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新闻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老兵林上元当选黄埔军校同学会第六届理事会会长

添加时间:2020-05-01 09:30:11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据黄埔军校同学会官网4月24日消息:日前,黄埔军校同学会以通讯方式先后召开第六次会员代表会议和六届一次理事会议,审议通过了第五届理事会工作报告和《黄埔军校同学会章程(修正案)》,选举产生了第六届理事会及领导机构。

  受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同志委托,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谭天星代表中央统战部,对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他指出,黄埔军校同学会自成立以来,高举爱国主义旗帜,秉承“发扬黄埔精神,联络同学感情,促进祖国统一,致力振兴中华”的宗旨,广泛团结海内外黄埔同学和亲属,围绕反对“台独”分裂势力、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特别是进入新时代以来,黄埔军校同学会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对台工作决策部署,充分发挥自身特色和优势,展现了新作为,作出了新贡献。他强调,黄埔军校同学会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巩固思想共识,深化对台交流,增强工作实效,为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实现祖国统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奋斗。

  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林上元代表第五届理事会作了工作报告,全面回顾了五年来的工作,充分肯定了成绩,认真总结了经验,明确了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目标和任务。他强调,黄埔军校同学会工作处于重要的历史节点,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要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周围,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大力弘扬黄埔精神,携手同心,开拓奋进,为开创新时代黄埔军校同学会工作崭新局面,为早日实现祖国统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会议选举林上元为黄埔军校同学会第六届理事会会长,王强、张修忠、陈知庶为副会长;选举王辛等32人为黄埔军校同学会第六届理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央委员会等七家单位致信祝贺。

  公开简历显示,林上元出生于1924年2月,湖北新洲人,历任民革中央常委兼祖国统一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员、黄埔同学会副会长。2009年6月,林上元当选为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

  林上元也是一位抗战老兵。新华网2015年9月就曾刊文《“没有国,哪有家?”——访抗战老兵林上元》介绍他的抗战经历。当月,他获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与国家领导人一起阅兵观礼。

  报道介绍:林上元于1924年2月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外公是辛亥革命元老张难先,父亲林薰南是国民党中将,筹划指挥了粤北会战、曲江保卫战等战役。自小受到家庭熏陶,林上元心中早就埋下戎马保家国的理想。父亲不忍心让长子林上元再走“上军校、上战场”的道路,希望他报考重庆大学经济系。年轻气盛的林上元不顾父亲反对,1941年高中毕业后,投考了黄埔军校,成为黄埔军校第十八期二总队的学生。

  1942年,林上元以第二名的成绩从黄埔军校毕业,本有机会留校,他却毅然选择上前线,成为驻防广东曲江的第十二集团军教导团步炮连的排长。令他感到遗憾的是,当时所在的部队未有机会与日军正面交战。

  “没有国,哪有家?这绝不是一句空话。”林上元说,他们那一代年轻人在枪林弹雨中成长,都深刻体会到救亡图存才是个人幸福的根本前提。

  “现在的年轻人很幸运,生长在和平时期,而且我们国家不断强大不断繁荣。但在幸运中一定不要忘记,我们国家曾几乎要亡国灭种,是中国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胜利来之不易,和平来之不易,我们时刻不要忘记历史!”

  林上元寄望年轻人:“中国的前途要靠着你们。不要躺在和平上面追求安乐享受,而应发愤图强,以天下为己任,把民族复兴的责任担当起来,捍卫世界和平、维护世界公平正义,这样才是对牺牲的先烈们最好的纪念。”

原文地址: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5120364159622170&wfr=spider&for=pc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郝柏村循一级上将军礼送别 安葬台湾五指山国军示范公墓区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5-01 09:30:59

抗战新闻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