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纪念场馆和文物抗战文物文物背后的故事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多版本《论持久战》——抗战胜利的指路明灯

添加时间:2020-03-26 08:51:27 来源:中国抗战胜利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38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窑洞内撰写了《论持久战》,以卓越的洞察力科学地预见和规划了中日战争的结局“抗日战争是持久战,最后胜利是中国的”,是关于中国抗日战争方针的最重要的军事政治著作之一。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国民党内出现了“速胜论”和“亡国论”等论调。在共产党内,也有一些人寄望于国民党正规军的抗战,轻视游击战争。抗日战争的发展前途究竟如何?在这种危急情况下,毛泽东集中精力研究战争学,经过认真的思考、消化、研究、创造,毛泽东撰写完成了《论持久战》。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全面、系统、深刻地分析了中日战争所处的时代,以及敌我双方的基本特点,批驳了“亡国论”和“速胜论”的观点,深刻地揭示了抗日战争是持久战,最后胜利属于中国这一客观规律。

  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以《论持久战》为题发表了演讲,受到干部战士们的热烈欢迎。7月1日出版的《解放》第43、44期合刊上全文刊载了《论持久战》,广大干部群众争相传阅,展开讨论。为了让全国军民学习了解持久战这一伟大正确的战略,中共中央决定出版发行《论持久战》一书,各地相继出版了多个版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珍藏了多个版本的《论持久战》。

  1.延安解放社版最早单行本

  1938年7月,延安解放社出版了《论持久战》的单行本,作为抗日战争丛书的第二种。该版浅黄色封面,封面竖向题名“论持久战”,封面左下方署“毛泽东”。扉页有毛泽东的题词:“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坚持持久战,最后胜利必然是中国的。”延安解放社版是《论持久战》最早的单行本,其他版本都由它修订而来,非常珍贵。

  2.新华日报馆武汉版、重庆版

  1938年7月25日,新华日报馆在武汉出版了《论持久战》单行本,作为新群丛书第十五种。该版书名也是由毛泽东题签,封面上也是毛泽东的题词:“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坚持持久战,最后胜利必然是中国的。”武汉版《论持久战》距离延安解放社版仅20多天,出版速度非常之快。武汉沦陷后,新华日报馆迁往重庆,又于1939年出版了《论持久战》订正版。新华日报馆武汉版、重庆版《论持久战》出版数量巨大,且印刷精美,在国统区广为流传,影响深远。

  3.各抗日根据地版本

  1940年6月,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黎城会议决定,成立了太岳军区,由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兼军区领导机关,陈赓兼任司令员,王新亭兼任政委,司令部位于沁源县。为了指导太岳军民更好地学习游击战和持久战的战略战术,太岳军区司令部印制了《抗日游击战争战略问题、论持久战》合订本。抗战期间,太岳军区军民团结一心,谱写了一首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壮歌。

  为纪念新华日报(华北版)三周年和四周年,新华书店于1942年和1943年连续出版了《论持久战》。《新华日报》(华北版)是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机关报,1939年1月1日在山西沁县创刊,是当时敌后第一个铅印的抗日报纸。1943年10月,改为《新华日报》(太行版),成为中共中央太行分局机关报。

  胶东联合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山东解放区建立最早、最著名的图书出版机构,成立于1938年6月。1942年2月胶东联合社出版的《论持久战》颇具特色,封面是“世界巨人、中国共产党领袖、中华民族解放的领导者毛泽东同志”的肖像木刻,炯炯眼神中写着坚定。胶东联合社在敌人频繁“扫荡”、人员较少、设备简陋等艰苦困难条件下出版书刊,为抗日军民源源不断地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

  4.上海孤岛版本

  上海华界沦陷后,华商报刊受到迫害和排斥。中共江苏省委文化界运动委员会(文委)利用租界的特殊条件,于1938年1月21日以英商名义出版《每日译报》,宣传和介绍中国共产党坚持抗战、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1938年8月23日起《每日译报》连续登载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引起租界各界的强烈反响。9月4日,每日译报社又出版了单行本,深受租界民众欢迎。

  5.英文版

  1938年10月,在邵洵美、项美丽等的帮助下,中共女地下党员杨刚在Candid Comment(《自由谭》英文版)上公开连载了《论持久战》英文译文,并秘密出版了英文版《论持久战》,引起了世界上热爱和平人士的高度关注,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论持久战》系统阐明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持久战方针,回答了困扰人们思想的种种问题,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论持久战》将游击战争提到战略高度,制定了指导抗日战争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和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是中国军民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赢得抗战胜利的指路明灯。

  (陈亮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原文地址:http://www.1937china.com/views/newsdetail/news_detail.html?id=80&newsSession=kzls_kzgs&parentPage=kzls_kzgs&fileName=20190904/156757542595545669410.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保卫卢沟桥》和《卢沟桥》话剧剧本——文艺界抗战的呐喊
下一篇:王孝慈给弟弟的家信—— “你应立即奔上抗日的战场”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3-26 09:05:26

文物背后的故事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