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纪念场馆和文物抗战文物文物背后的故事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郝济民烈士用暗语写就的家书——“下定决心把生意做好”

添加时间:2020-03-24 09:21:22 来源:中国抗战胜利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抗战时期,战事不断,交通时常断绝,再加上日伪横行,搜检严密,所以想要安全顺利地收到或寄出一封家书都是非常困难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藏有一封极为特别的家书。

  这封家书写于1945年2月17日,书写者是新四军阜东独立团团长郝济民。说这封家书特别,是因为郝济民团长要将它由抗日根据地的江苏省阜宁县邮寄给沦陷区的河北省正定县父母,所以使用了大量暗语。如果不了解当时的特定情况,一般人很难理解信中所要传递的真正信息。信中写道:

父母亲大人膝下叩禀者:

  元月十六号来示,在二月十七日收到,函中所示一切均悉!希双亲勿念!兹将小儿所处环境深禀如左:小儿名叫良弼的那个仁兄他去年在八路军某部任团的参谋长,现在他又在×县独立团任团长了。他在各方面都有了进步,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他的进步还不快,还不能报父母之恩!他还要下很大的决心再去求得他更大的进步!

  我的朋友已经进步了,可是我还是作生意。我的生意也不错,因为有成千的朋友们帮助我,什么困难都没有,一切都很好,希双亲勿念。虽然我没有困难,可惜是我的生意太大,我的能力太差,了(料)理不开这么大的生意。虽然如此,我还要努力去学习做生意的办法,以我的学习与进步来孝敬双亲。此次来函对儿的玉属(嘱)与期望!双亲勿愁,小儿一定要下最大决心来报答与孝敬你们的!

  双亲已经能得到村中办公人员的优待,这是小儿最愉快与最放心的一点,也是小儿最惨(惭)愧的一点!为什么呢?因为我的生意还没有做的很好,所以我惨(惭)愧。小儿一定要下定最大决心来把生意做得更好,来回答村中办公人员对双亲的照顾!

  双亲问道这边的环境吗?这边的环境很好,在小儿刚到这边来时老百姓是饥寒交迫,讨饭的难民是成群结队。这几年来群众的生活日渐改善了。现在我做生意所走过的地方连一个讨饭的人也看不见了。大家都有饭吃有衣穿,民情非常高张!这边的大米卖到千二百元法币一戽(一戽四十八斤),其他小麦?头卖七八百元一戽,物价在去年上涨最厉害今年好了。

  双亲要来看看小儿吗?从咱家打平汉路的车到开封,捣(倒)陇海路的车到海州下车,骑行经响水再到东坎镇,足足有两千多里路,途中又不好走,再加上双亲年迈体弱,异常不便。小儿还是恳求双亲不来为妙。自然双亲能得到办公人员的劳心帮助与优待,何苦还要到小儿这里来呢?小儿希望双亲不要来,恐双亲路遇不利。儿望双亲在堂好好保重玉体,不必远行,是儿之幸也!

  希双亲经常给小儿通信教训。余言再禀告!

  专祝春安

  儿郝济民叩

  郝济民(1904—1946),原名郝良弼,河北省正定县人。1936年参军,后在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任职,参加了平型关战役。1938年郝济民任第六八七团二营七连指导员、二营特派员。1940年任八路军第二纵队新二旅六八七团副营长、营长。1940年10月郝济民随八路军第五纵队二支队六八七团南下,进入盐阜区。后部队被编为新四军第三师八旅二十二团,郝济民任一营营长。1941年底,郝济民被调入阜东县总队。1943年7月,阜东县召开人民武装代表会议,郝济民被选举为阜东县人民抗日自卫武装委员会委员,薛尚实任武委会主任,领导全县抗日武装斗争。1944年,第八旅兼盐阜军分区先后组建了9个独立团。6月15日,阜东县总队改编为阜东县独立团,郝济民任团长,薛尚实任政委。1946年8月,时任华中野战军第十纵队八十二团副团长的郝济民在苏中战役(亦称苏中七战七捷)第六仗邵伯保卫战中牺牲。

  信封上的文字显示,这封家书的邮寄地址是江苏省阜宁县东坎镇阜东商店。然而阜东商店可不是一家普通的店铺,它是新四军第三师八旅在东坎镇开设的敌工、商贸机构,不仅为三师八旅部队筹措军需物资,还是收集情报的合法店铺。

  由这封家书的第一句话可知,郝济民父母1945年1月16日写给他的信,郝济民迟至2月17日才受到,之间相隔了有一个多月,可见当时收到一封家书是多么的漫长和困难。由于收信地属沦陷区,日伪检查极为严苛,抗日家属处境极为危险,为保密起见,回信时郝济民只能用暗语向双亲报告自己的战斗生活情况,如,良弼的那位仁兄指郝济民本人,我的生意指革命事业。信中郝济民还表达了自己献身革命的坚定信念,同时介绍了盐阜地区根据地人民生活因新四军的到来而发生的显著变化。

  2015年9月11日,郝济民烈士外甥仝建军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捐赠了这封珍贵的家书。

  (陈亮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原文地址:http://www.1937china.com/views/newsdetail/news_detail.html?id=603&newsSession=kzls_kzgs&parentPage=kzls_kzgs&fileName=20200304/158330059874753956141.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韩述彭烈士的毛毯——首位抗日殉国将军唯一遗物
下一篇:胡红霞为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秘密运送武器的皮箱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3-24 09:23:14

文物背后的故事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