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纪念场馆和文物抗战文物文物背后的故事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摄影家沙飞与他的牛皮挎包

添加时间:2020-03-23 09:04:23 来源:中国抗战胜利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收藏一件非常珍贵的文物—抗日战争时期任华北军区政治部书报社主任沙飞用过的牛皮挎包。这只牛皮挎包伴随着沙飞无数个日日夜夜,是他抗战生活的真实写照。在民族危亡的时刻,沙飞选择将摄影作为终生事业,立志做一名战地摄影记者,他要用手中的相机见证历史、记录历史。他拍摄了数以千计的摄影作品,全景式地展现了晋察冀根据地的方方面面,为新闻摄影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沙飞刚一参军就赶上平型关大捷,便立刻赶赴平型关搜集资料和采访,拍摄到了《缴获日军的战利品之一部》《缴获日军九二步兵炮》《缴获的日军电台》《缴获的日军汽车之一部》等珍贵照片。1938年6月,白求恩率领医疗队从延安来到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正在住院的沙飞顾不上治疗就去拍摄。白求恩医生除每天做手术、开处方外,还亲自设计图纸,指挥木工制作医疗器具。沙飞成了这里的常客。白求恩医生那种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高超的医术和敬业精神深深地感动着沙飞。沙飞经常用并不流畅的英文与白求恩交流。他们很自然地谈论摄影,在战场上使用哪种相机效果最佳,战地摄影与一般摄影的区别,怎样摄影又快又清楚等。沙飞发现,白求恩医生不仅是一位出色的胸外科专家,还多才多艺,喜欢摄影、文学、绘画,他来中国前还买了一个新型的带有柯达镜头的莱丁娜照相机,后来白求恩逝世前留遗嘱将这架照相机赠送给了沙飞。

  1942年,为了让边区军民早日看到第一本《晋察冀画报》,沙飞提出了要在“七七”拿出画报、为抗战五周年献礼的口号。全社同志紧急动员起来,以冲锋陷阵的姿态投入了紧张的战斗。沙飞亲自参加第一期画报的选稿编辑工作。有些内容缺少,他就马上组织记者或亲自去拍摄。因为时间紧任务重,生活又非常艰苦,沙飞累得咯血,但他怕影响着大家的情绪,一直都不告诉别人。7月1日,沙飞带领画报社的工作人员装订出第一本《晋察冀画报》创刊号,向党献礼,并于7月7日又把1000本画报全部装订出来,为抗战五周年纪念日献礼。聂荣臻元帅后来在《聂荣臻回忆录》中给予《晋察冀画报》很高的评价。他写道:“《晋察冀画报》既朴素、又美观,办得很出色,在山沟沟里,能够出版这样的画报,曾使许多外国人深感惊讶!”

  沙飞随部队参加百团大战,拍了不少照片。后来聂荣臻司令员怕他在前线出危险,去电要沙飞随司令部行动。事有凑巧,沙飞刚刚回到司令部,就亲眼见到了聂荣臻照顾日本小姑娘,很敏锐地用相机拍摄下来。当聂荣臻准备将救下的日本小姑娘送还敌方时,沙飞又及时地拍下了很多珍贵的照片。他对部下说:“这些照片现在可能没有什么作用,等几十年后发到日本,可能会发生作用。”作为一个记者,能预料到他的作品在几十年后发生作用,没有政治头脑、历史眼光是做不到的。

  1943年秋,反“扫荡”开始了。由于画报社经常转移,携带许多重要机器设备不利于转移突围,于是大部分设备都隐藏起来了。最使沙飞放心不下的,便是装满了摄影底片和照片的四只牛皮箱和两个牛皮挎包。因为照片和底片都怕潮,一旦在山洞中漏水受潮,后果将不堪设想。照片特别是底片,不像照片制版设备和印刷器材等还可以制造和购置,底片是不能复得的。

  一天,突然出现了敌情,必须马上突围。沙飞提出:“人在底片在,人与底片共存亡。”他郑重地将两个装满底片的牛皮箱子亲手挎在了警卫员的肩上,自己也跨上了装着部分底片和重要文件的两个牛皮挎包,向外冲去。在突围中,沙飞和战友被鬼子冲散了,有的战友牺牲了。沙飞也负伤倒下,但是他却紧紧地搂住被它视为生命的牛皮挎包。第二天沙飞才被人们发现,此时他的双脚已经几乎被冻烂了。这次突围中,画报社牺牲了9位同志,沙飞的警卫员也牺牲了。值得欣慰的是,他们把大部分照片底片保住了。

  当得知自己的双脚因冻伤太重需要截肢时,他苦苦哀求大夫:“我是摄影记者,新闻摄影就是我沙飞的全部价值,生命的所有意义啊!截掉了我的双脚,我的生命还有什么价值?什么意义?保住了我的双脚,就保住了我从事新闻摄影的权利,就还给了我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可以说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啊!我就可以又像我以前那样:哪里想起了枪声、炮声,我就迈开我的双脚往哪里奔跑……”沙飞的一番话,将在场的大夫和伤员都感动得热泪盈眶。此后,他积极配合大夫治疗,双脚竟也慢慢康复了!

  沙飞冒着随时都可能牺牲的危险,艰难地保住了珍贵的底片。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陈列中,有相当一部分历史照片就是出自沙飞之手。

  后来,毛泽东在接见当年晋察冀画报社的工作人员时曾说:“你们把战争年代的底片、珍贵文物保存下来,是一个大贡献。”这其中沙飞功不可灭,他的精神和他的摄影作品将永远激励着后人前进。

  (张英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原文地址:http://www.1937china.com/views/newsdetail/news_detail.html?id=76&newsSession=kzls_kzgs&parentPage=kzls_kzgs&fileName=20190904/156757384024925331928.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贺绿汀的《游击队歌》手稿
下一篇:台湾报人李纯青的衣帽——从工业看日本侵略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3-23 09:05:09

文物背后的故事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