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淞沪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58师吴亚夫回忆血战罗店:1千日军一个不留

添加时间:2020-02-13 23:31:55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老兵档案:吴亚夫

  1909年出生于浙江省浦江县

  1927年就读于河南洛阳黄埔一分校

  1930年5月黄埔分校毕业,被分配到第5军58师347团2营6连任排长

  1936年10月随58师驻扎武汉汉口

  1937年8月参加淞沪抗战

  1938年历任第5军58师347团连长、副营长、营长

  1939年到浙江任浙江抗日总司令部第7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参加百步亭战役后回湖南长沙,定居至今

  一次在与同行交谈中得知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有一位参加过八·一三淞沪抗战老兵吴亚夫至今健在的消息,听后很兴奋。2007年下半年,受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所托,笔者乘飞机到湖南省长沙采访了抗日老兵吴亚夫。

  在当地有关单位同志的陪同下,笔者来到了长沙市天心区东瓜山1村某栋2门的吴亚夫老人家里。吴老已96岁高龄,中等个头,眼睛失明30多年了,不过身体硬朗,说起话来底气十足,吐词清晰。我们很快进入了采访。

  吴老告诉我们,他的祖籍是浙江浦江。他1909年出生,家中有二兄一妹,他排行第三,大家都习惯叫他老三。因父亲是小商人,家境小康,读完高小,就随父到河南洛阳经商和谋生。1930年考入河南洛阳黄埔一分校,就读步兵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第5军58师347团2营6连任排长。

  在常熟遭遇偷袭

  1937年8月10日,我58师接到上级命令,从汉口赶赴淞沪前线备战。

  8月12日下午3时,我师乘6艘大型货轮,到达常熟。那年我29岁,在陆军第5军58师347团2营第5连担任连长。

  我军在未登陆前,日军已得知我军登陆消息,先派一小部分日军守在我军登陆处。我军大部队提前登岸先行,

  留下我营进行反击战。

  由于我营初次遭遇实战,缺乏经验,又中了鬼子的奸计。这一反击战,我营牺牲70多人,包括3名排长,1名连长,营长也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了。之后由我代任营长。

  登陆后的第二天,我营再次接到师部命令,在赵宅阻截日军,这是我营登陆后接到的第二个任务。赵宅距常熟县50多里地。当时一个营有4个连,大概600来人。

  我们营被派往赵宅,其余部队留驻港口。当天下午全营步行向赵宅方向开进。当部队到达赵宅时已是深夜。赵宅郊外四周是树林,战士们摸黑前进,个个都十分警惕,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前进中官兵们都尽量放轻脚步,仔细倾听周围的动静,过了好一阵都未听见敌人动静。就在此时,随着“砰、砰”两声响,四周一片大亮,敌人点爆了两枚照明弹,紧接着“啪、啪”的枪声从上方传来,“不好,中计了!”战士们纷纷举枪向树上扫射,随着几声闷响,偷袭我军的鬼子被击毙,共6人。

  为了避免遭到敌人再一次的偷袭,我命令全营以连为单位,分四部分赶赴赵宅,并且必须在天亮之前到达目的地。凌晨四点左右,我营全部官兵顺利到达赵宅,立即开始备战。我命令1、 2连负责挖战壕,3连负责架搭临时指挥室,4连负责与当地老百姓联系,争取得到他们在生活上的帮助。我与营副及参谋长,观察地形,熟悉地形,找准火力防御地点。

  8月14日下午,200多名日军向赵宅扑来。我营全体士兵都在各自的阵地上作了战斗准备。日军进入伏击圈后,我们突然发起攻击,乘敌军队形混乱,展开反复冲锋,连续击退日军多次反扑,战斗一直打到第二天凌晨4点左右,打死打伤敌人20多人,迫使敌人溃逃。我营在这次战斗中无人牺牲,只有10人受了轻伤。

  罗店争夺战

  赵宅战役后,我又接到58师总部命令,带领2营前往宝山罗店镇参加争夺战。到达目的地后,战士们马不停蹄地挖散兵沟,因为距大海近,挖得越深坑里积水越多,战士们双腿一直浸泡在浑浊的泥水里,坚守了一个多星期。

  “那场仗打得苦啊!”吴老沉重地说。

  说实话,我已经记不清呆在壕沟里的一个多星期是怎么熬过去的,只知道日寇的军舰和战斗机上面的炮口都对着我宅基地阵地狂轰滥炸,人在沟里面,密密麻麻的炮弹从头顶“呼呼”飞过,炸弹爆炸声震耳欲聋。

  16日上午,罗店南北两面阵地均有激战,镇南我58师据守顾家阁、南北塘口一线。日军集中炮火轰击,我营掩护步兵猛攻,激战到了中午,敌人无隙可乘,由于雨后泥泞,敌坦克不能活动。这时,我军炮兵亦猛烈轰击,敌死伤惨重。我58师和王耀武51师乘胜追击,获敌22联队队旗一面及军用品甚多。

  这期间,当地的居民十分配合,见咱们来打鬼子,他们纷纷主动拆掉自己的住房,清除前方的障碍物,然后将棚子麻袋之类的东西搭在我们挖好的散兵沟上作掩护,我们就躲在沟里静候日军。

  16日日军遭到我军炮兵猛烈轰击,死伤惨重,不甘心,17日上午就派10余架飞机对我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这样的轰炸持续了三天三夜。当地的居民幸好已提前撤走,战士们则一直呆在沟里。

  轰炸过程中,我营有5名战士牺牲,10余名官兵受伤。轰炸过后,方圆百里的地面上全都是一个个大坑,埋伏在我们后方三里左右的炊事班的战士全都被炸死了。我们命大,没有被炸死,但之后一连几天我们滴水未进。

  20日下午,日军飞机停止对我军阵地轰炸。我们显身手的机会终于来了!三天三夜的狂轰滥炸之后,日军终于露面了,几艘登陆舰将1000名日军送到岸上,早就在四周埋伏的我师347团2、 5、 8营战士突然从三面冲出来,瞄准敌人开始猛烈射击,1000日军一个不留!军刀、小钢炮、枪支弹药缴了一卡车,我们战士可高兴了!小鬼子也尝到了中国军队的厉害,看他狗日的小鬼子还敢嚣张。

  这一迎头打击,使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痛不欲生,他马上给总部申请援兵。松井石根得到增援之后,还是将主力放在上海西北部的郊区,进行对中国军队的侧翼包围作战。我军从抗击登陆转入抗敌包围深入的纵深防御作战,利用地形及工事,实施节节抵抗。

  由于种种原因,罗店血战旬余,伤亡枕藉,在残酷的争夺战中,罗店镇已成一片焦土。最终罗店失守了,后来我们得知守卫罗店一线的第11师死伤官兵2120多人,第14师死伤849人,第67师死伤3100人,第98师死伤2590人,第56师死伤380人,第75军的第6师两个旅仅剩1600人,我58师也牺牲了1200人。

  这一仗,真惨啊,真壮烈啊。

  从罗店撤退后,我营又接到命令,赶赴宝山大场,参加争夺上海大场山冈制高点的战斗。虽然全营官兵疲惫不堪,但想到已死的战友,没有一个人退缩的。

  当时我军在山冈这边,鬼子占据山冈另一边,咱们拼死都要拿下山冈制高点!我军十多个团与敌军正面交锋,敌人近在咫尺,战斗十分激烈,到处都是喊杀声。

  当时,我带领2营战士在山冈的左侧方向。主要任务是掩护主力冲锋。战斗刚打响,我营战士还有序地掩护主力冲锋,当战斗打到下午3点左右,看到身边一个个鲜活的战友瞬间没了,打红了眼,也忘了自己的任务,不顾一切地往山冈上冲,“杀啊!”战士们义愤填膺,这些日子心里积聚的怨愤,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双方兵力相当,火力也相当,拼的就是士气。两军时打时停,晚上就在山冈下的泥地上挖个小坑躺一躺,喊冲时就继续杀敌。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苦战,中国军队终于夺下山冈制高点!但打得太惨了,大场战役中我方就有数万战士伤亡。

  掩护大部队负伤

  大场之战后,我营接到命令撤出大场,赶赴金山地区,参加阻击日军登陆战役。

  1937年11月5日,日军先以舰炮对金山卫附近中国军队阵地轰击数小时,然后命令第10集团军从公亭、金丝娘桥、金山卫、金山咀等地登陆。中国守军在沿海海岸担任警戒的部队为第28军步兵第63师的2个连,兵力薄弱,被敌军击破,日军登陆成功。我带领2营协助62师掩护大部队撤退。

  11月9日,日军在上海金山登陆。我守军开始全线撤退,避免与日军登陆部队正面冲突。右翼部队第9、第15两集团军开始沿京沪线两侧地区撤退,因遭敌机轰炸,联络中断,陷于混乱,险成溃退。为掩护右翼后撤,左翼部队第15、第21两集团军在新泾河一线坚守至12日夜。日军登陆部队朝青浦方向追击中国军队,妄想把我军歼灭在上海。我军队赶紧往南方撤退,当时,我带领的2营作为掩护部队走在大部队的最后。就在战士们匆匆赶往目的地的途中,只听见后方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我转头向天空一看,只见半空中黑压压的一片,日军有20多架飞机正朝中国军队逼近!

  “趴下!”我大喊一声,话音刚落,就听见后上方机枪声响起,地面被机枪扫射得尘土飞扬,敌机从后方一直扫射到前方,没有停过!我们全部趴在地上,飞机就从头上飞过,机枪往我军方向扫射……这种地毯式的扫射持续了20分钟,许多战士都在扫射中牺牲了。

  吴亚夫老人近影

  活着的战士试图站起来,但很多人却中了弹,我也未能幸免,双腿中弹:左大腿外侧中两枪,右大腿内侧中一枪。被子弹射中的大腿不时抽搐,血大量向外涌,身体动弹不得。四名警卫兵跑过来扶起我,

  把我护送到港口医院治疗。

  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养好伤归队之后,休整没两天,我又接到师部命令,前往浙江参加抗日战争,

  任浙江抗日总司令部第七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并参加百步亭战役。

  浙江省海盐县百步亭镇的那次与鬼子的遭遇战之后,大伙儿都开始叫我“神枪手”。

  当时,我和另外5人作为部队先锋前往当地打探敌情。我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刚转弯,就见迎面走来5个鬼子。见到我们,鬼子们马上钻进身旁的民房,从窗户眼里朝我们开枪,我避开火力,绕到窗户边,对准里面就是五枪,“啪、啪、啪”,鬼子们就没动静了!

  我5枪击毙了5个敌人,因此被称为“神枪手”。

  后来,我又随部队参加百步亭战役。1940年12月来到长沙。随后并定居下来。

  后记

  采访快要结束了,吴亚夫老人拿出一个四方形,红色的小盒子,盒子里面装的是他一生引以为豪的抗日勋章。

  “吴老,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笔者问。

  沉默了一会,吴老说:“那场抗战,我们的军队官兵很英勇、很顽强,希望后人不要忘记他们,要弘扬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多么朴实的话语,这就是一个老兵的心声。

  (采访日期:2006年12月21日)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88师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武干卿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振中

淞沪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