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淞沪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99师方靖回忆:虬江、宝山、月浦、广福血战记

添加时间:2020-02-13 18:31:59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 战前敌我双方的情况

  八一三淞沪抗战前,第七十九军第九十八师原驻武汉,八月十一日奉命轮运南京担任卫戍。于十二日乘轮东下,十三日午后抵南京下关时,得知日军已在上海方面发动侵略战争,企图占领上海,形势紧张。我师于十四日下午奉命车运上海,十五日拂晓前到达南翔车站下车。天明后,敌机四十余架对南翔车站大肆轰炸,幸而我军已提前向四郊疏散,未受大的损失。

  第九十八师编制是两个旅(每旅两个团)及直属部队炮、工、辎重各营。师长夏楚中,副师长王甲本,参谋长罗广文。第二九二旅旅长吕国铨,副旅长陈集辉,第五八三团团长路景荣,第五八四团团长侯思明,第五八八团团长向敏思。师的装备是以国产装备为主,每团三个步兵营,每营有重机枪一个连;每团有八二迫击炮一个连;每步兵连有捷克轻机枪六挺;师炮兵营有江南造七五厘米山炮六门。

  二 第九十八师在淞沪抗战的经过

  (一)虬江码头战斗

  八月十五日晚,第九十八师第二九四旅奉命由南向车站进至新市区马玉山路,接替第八十七师沈发藻旅在马玉山虬江码头向公大纱厂之攻击准备位置。第二九二旅亦须进至马玉山路以西地区结集,暂归第八十七师师长王敬久指挥。我当天夜间到虬江码头,经交通壕进到趸船上,见有市政府的武装警察一个连担任守备,同时看到三四百米远出的黄浦江有日本兵舰两艘,没有灯光。我当时看到阵地防御工事太薄弱,担心易被登陆之敌攻破,必须增构钢筋水泥工事。

  八月十六日,敌机数架从早到晚对我不断轮番轰炸扫射,因制空权在敌手,致使我军部队日间行动大受限制,只能在黄昏后开始活动。八月十六日至二十日,每晚协同第八十七师向马玉山路公大纱厂一带敌人阵地进攻,因无重火器,皆未能奏效。我空军在日间,偶尔出动两三架飞机,如遇到敌高射炮射击即行飞避,不起丝毫作用,从二十日以后,不再见到我飞机。

  (二)宝山、月浦战斗

  八月二十日,日增援部队盐泽师团一部宝山狮子林登陆,侵入罗店,向我第十一师进攻。当晚,第九十八师奉调令到宝山月浦方面,归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当时师的部署以第二九二旅第五八三团守备宝山及狮子林炮台之线,阻敌登陆;第二九四旅在月浦以东地区占领阵地,构成村落防御,拒止敌人。因此时我后续部队尚未到达,必须固守阵地待援。

  八月二十五日,日军在狮子林炮台及宝山之间大举登陆,首先攻占狮子林炮台。至八月底,我第五八三团第一营(营长姚子青)固守宝山县城,被敌攻破,全营官兵壮烈牺牲。此时日军约有两个联队向我第二九四旅月浦阵地展开攻势,利用海军炮击我阵地,每分钟发射炮弹百余,并用系留汽球升空观测,命中效力相当标准。但敌步兵前进缓慢,每进一小段必构筑机枪掩体工事。敌以步炮空联合作战,而我则以步枪、机枪、迫击炮应战。有时派出逆袭部队与敌激战,利用村落构成据点工事,逐村防守,约坚持一星期之久,所有村落阵地多被敌机敌炮击毁,我官兵伤亡很大,但士气很旺盛。后改变以村落房屋为据点的办法,在村落阵地前缘百米的空地构成阵地坚固工事,拒止敌人,因伤亡日渐减少。某日正在激战中,接到保安总队吉章简电话,传来消息说,国共两党现已真诚合作,共同抗日,共产党承认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中国今日之必需,愿为促其实现而努力。当时全战场官兵感到无比欢欣,士气更加旺盛,认为这是中国人民团结抗日无比坚强的力量,胜利一定属于我国人民。

  九月初旬,已形成阵地战,每天都有相当大的伤亡。因在战争初期缺乏经验,所构筑的工事太薄弱,不能抵抗十五厘米榴炮弹,因此有许多人员武器被敌炮击埋葬在掩蔽工事内。全师官兵伤亡达四千九百六十人,内阵亡团长一人,伤团长一人,阵亡连营排长约二百余人。经过三四次补充,所补的官兵都是由后方部队中抽调而来,随时补入联队,发给武器,立即开上火线,加入战斗。有的刚上去就负伤,送入医院,他还不知自己所在部队番号。每天每营、连要增补几个营、连长,因为当时防御工事不坚固,官兵不能擅自后退,只有拼死与阵地共存亡。

  九月十日晚,第九十八师将阵地移交给胡宗南部第一师接替,后撤至嘉定县城极其外围,一面整补,一面构筑预备阵地。

  据我所知,在九月十日前后,我军已有十几个师先后到达上海战场,陆续加入南翔南北之线阵地。先后投入战场的计有第八十七师、八十八师、九十八师,十一师,十四师、六十七师、三十六师、一师、九师、六十师、九十师、五十九师,三十二师,十三师、六师“及两广部队、川滇部队等等,还有些不知道番号的部队。此时蒋介石为了鼓舞士气,已明令发表胡宗南为第一军军长,李延年为第=军军长,王敬久为第二十五军军长,宋希濂为第七十八军军长,夏楚中为第七十九军军长。

  (三)广福战斗

  笫九十八师经过上一十月的整补以及构筑预备工事,复于十月二十日晚进驻广福镇方面第一线阵地,接替第十三师防务,与敌激战。当晚广东部队第一六〇师,协同第九十八师、第二九二旅由广福镇阵地正面向敌阵地猛攻,已陷入敌火网内,直至二十一日天明未能奏效,我接班部队后撤整理。此役我第九十八师第二九二旅四十营自营长以下官兵皆壮烈牺牲。

  二十一日晨,我第二九四旅接替第十三师广福镇阵地后,继续与敌战斗,此时阵地形势是由罗店西北向南沿徐行,罗店间,经刘行、广福、老陆宅至公共租界西侧之线。敌我各方皆构成坚固工事,形成阵地战.我方阵地工事掩体系用铁路的钢轨作横梁支柱.能抗十五厘米榴弹炮弹,异常坚固。同时奉指示说,国联正在开会,要我们官兵尽力固守阵地。这是幻想国联开会。强令日军撤出中国。

  此时,第九十八师的阵地正面,不足一公里,敌我对峙,每天伤亡不多。我阵地左翼是第九师第十八军部队,右翼是广东部队第一六〇师,再右是第八师周岩郭及第三十二师等部。 相持至十一月初。整十战场情况起了变化,因敌军增援都队由杭州湾金山卫登陆,向我右侧背大迂回。此时作战中心已移至松江、青浦县朱家角方面。因此全军即于十一月十二日晓间放弃上海战场全部阵地,全线向常熟、昆山方面撤退。当时官兵思想,认为常熟、昆山有国防永久坚固工事。能作持久抗战,待机反攻.因此在撤退时并不气馁。

  十一月十二日晚十时.我第九十八师由广福镇阵地撤至嘉定城预备阵地,担任掩护右翼友军安全撤退。十三日晚问.经嘉定向太仓、常熟撤退时,有十几师的部队拥挤在一条公路上,争先恐后,遇到敌人的飞机在上空投照明弹,不断轰炸扫射。致使秩序太乱。尤其在太仓县分路口,原定第十五集团军第九十八师与第二十一集团军广西部队皆向右往常熟,其他各部队皆向左往昆山。此时混乱不堪,有前应向昆山的,却向常熟,有的应往常熟的,却向昆山走。

  三 国防工事近似虚设

  十一月十五日拂晓,第九十八师刚抵常熟,即命第二九四旅迅速占领城东既设阵地,第二九二旅任城防守备,迅速进入阵地工事。当时发现既没有现地工事位置图,找不到工事位置,亦找不到钥匙。据当地老百姓说,工事位置图和钥匙是由保长保管的,而保长早就逃跑了。

  我官兵随即技打向寻找工事位置。所谓国防工事,钢筋水泥机枪掩体在公路大道两旁南北三四百米之线.仅有十几处象坟堆的土包一样,当时掘开上层,有的是机枪掩体,没有钥匙打不开,只有立即钻开。有的扒开了是棺材,不是水泥工事。再向三四百米以外去找寻,就找不到水泥的掩体工事了。我们只有急急忙忙地占领阵地,构筑临时工事。阵地前面隔着一道十余公尺的小河,对岸的树木房干很多,从前没有扫清射界。我们正在占领阵地时,而敌人也到小河沟对面占领阵地,开始战斗。我所占领的掩体工事皆没有联络交通壕,每十掩体工事仅能容一班兵,一挺轻机枪,在日间不能联络,后方粮弹也送不上来,只有在夜间补给。我官兵满以为退守到国防工事线上定能持久抗战,现在看封公路南北两侧二三里处,仅有十几座水泥掩体工事,如再往远处就没有工事了。至于湖内湖边上.皆没有防御设备,使官兵大失所望。

  本日下午,有敌机二十余架对常熟城轮番轰炸,同时有日军一个中队从我两个集团军的间隙,如入无人之境,窜入常熟城北能俯瞰全城之虞山(当时罗卓英第十五集团军同廖磊的第二十一集团军之间有八华里的空隙)。

  十六日,在虞山上的敌人增到一十大队以上兵力,以机枪和轻榴弹炮火力控制常熟城。十七、十八、十九日,罗卓英亲自指挥笫十八军第十一师(师长彭善)反攻虞山,曾一度将虞山夺回,毙敌甚众。经过反复争夺,井于十八日增加第四十四师协同进攻虞山之敌,敌人由浒浦镇方面登陆,向常熟城郊进攻。我第九十八师在常熟城沿北门,东门至大悲桥以南之线,与敌激战。直至十九日下午,奉命同第十八军第十一师、第二十一集团军(广西部队)及第四十四师,撤出常熟阵地,强行通过被敌炮火封锁的第二十四号桥。二十日下午。又同各友军先后退到无锡市。二十二日,第九十八师奉命随同第十八军向皖南广德方面撤退,第二十一集团军向浙西方面撤退,其他部队向常州方面撤退。

  本文摘选自《八一三淞沪抗战》 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中国文史出版社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曾达池:空军抗敌纪实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振中

淞沪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