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淞沪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黄维回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淞沪战争

添加时间:2020-02-13 16:50:26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黄维:当时系第十五集团军第十八军第六十七师师长.

  一九三一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在我国东北发动九一八事变,武装侵占我东北三省以来。我国军民为了救亡图存,要求对日抗战的热潮,日益高涨。我原任国民党陆军第十八军第十一师师长,为了提高个人的军事素质,准备进行抗日战争,于一九三六年请准赴德国考察和研究军事。几经周折,于一九三七年二月由上海乘船赴德。是年七月,日率侵略军在北平卢沟桥发动七七事变,向我国当地驻军大举进攻。我军英勇抵抗,战局急剧扩大。在日本侵略军疯狂进攻面前,我国实现了国共第二次合作,从而展开了举国一致的抗日战争。

  这时,我应召回国参加抗战,于八一三事变的那天。由柏林起程回国。当时。获悉日本侵略军又在上海向我国发动进攻,使我心急如焚,恨不能辖地有术,此时,只能照原定旅程,经热那亚搭乘康特罗梭号邮轮回国,船到香港,己不能驶往上海,而改由火车经广九路、粤汉路,浙赣路、沪杭路转赴上海。在枕州到上海的火车上,遭到日机空袭,走走停停,九月下旬.我才抵达上海前线。

  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激烈战斗

  我到上海后,立即到第十八军军部,向军长罗卓英报到。罗军长指示我到罗店附近我军阵地,视察战况。此时,第十八军的主力正在罗店以南,与日军对峙,时有步机枪声划破长空的静寂。经过几天的调查,我了解了一些情况:

  八一三事变爆发后,在吴凇方面,我第八十八师第二六四旅旅长黄梅兴,于指挥攻击日海军陆战队所占据的持志大学的坚固据点时,在激烈的战斗中,英勇牺牲了。黄梅兴是八一三淞沪战争中,最先牺牲的将领。在沪西罗店方面,我第十八军的第九十八师姚子青营,死守宝山城,在日军的强大攻击下,营长姚子青及全营官兵壮烈殉国。第十八军的第十一师和第六十七师,在沪西与日军为争夺罗店进行拉锯战,鏖战逾月,战况激烈,为凇沪战场所仅有,敌我伤亡惨重,第十一师团长韩应斌阵亡。官兵伤亡累累。第六十七师师长李树森负伤,团长傅锡章负重伤,旅长蔡炳炎,团长李维藩均阵亡,其以下官兵伤亡极大。在反复争夺罗店的过程中,官兵前赴后继,愈战愈勇,出现了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激烈战斗场面。我亲自看到这些部队,经过这么大的激烈战斗之后,正在继续抗击日军,士气甚盛。

  现在回顾:淞沪抗日战争,迫使日本侵略军在淞沪地区,使用十几个师团的兵力,作战三个多月,使日军受到沉重的打击,陷入泥沼,无法自拔。并使疯狂一时的日本侵略军,付出无比高昂的代价,达不到侵略的目的。

  赤心报国,罗店鏖战

  我到达上海前线才三四天,便接任第十八军第六十七师师长职务。这时,该师己在罗店与日军进行拉锯战,坚持了大约近一月,伤亡惨重,特别是干部伤亡更大,已逐步后撤至接近罗店的金家宅既设阵地之线,与日军阵地对峙中。时有小规模的战斗,白天是日机在阵地上空盘旋侦察和小部队的进攻。我们的部队白天烧饭冒烟,便会招来敌机的扫射轰炸,由于制空权,完全为敌方所掌握,所以我们很被动,但一到夜里,便是我军调动部队和向敌搜索骚扰的时候。而敌军一般都在夜间龟缩不动,这样比较沉寂的状况,大致延续了个把星期,我们预感到日军在向我正面增加兵力,将对我发起大规模的进攻。

  当我接任第六十七师师长后,军长罗卓英转到太仓方面指挥。第十八军的其他各师均调走了。仅第六十七师改归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薛岳指挥,仍在原阵地与据守罗店的日军阵地相对峙,时有局部战斗。我回到师后的大约三四天吧.就在拂晓时,日军开始炮击,向我阵地发动全线进攻,其主攻的重点在我右翼的第七十四师方面。对我师的进攻并不猛烈,对我攻击之敌,被我火力所拒止,双方对战。此时.罗店全镇毁于炮火,成为一片焦土。我军经常趁敌机不能活动的晚间,发动夜战以夺回白天丧失的阵地,有时进行肉搏战,双方伤亡都很大,第六十七师伤亡过半。这时,我接到命令,上级指示于夜间主动后撤到南翔集结。我师在友军的掩护下,安全撤出阵地。这是我罗店方面作战部队的一次主动后撤行动。

  由于第六十七师参加沪西罗店方面的作战,经过长时间的苦战,部队建制残破不全。后撤到南翔后,一面担任构筑工事的任调驻防在后方的第九十九师等部队的官兵三千多人开到战地,及时补充。还有各团均派出多数得力官兵,到后方和医院动员组织大量本师和其他师的伤病愈归队士兵,一并调整补充。并且所损耗的武器、弹药、装具也得到及时的补充。这时,我们抓紧一切时间,在全师进行了作战检讨、战斗训练和精神教育,固结军心,激励士气,做了很多工作。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把部队整补完成,基本上恢复了战斗力。

  四天五夜的北新泾战斗

  十月上旬以来,日军使用新增援的强大兵力,由蕴藻浜北岸强行渡河,向南岸猛烈进攻。我放手部队,乘其渡河,予以反击,累挫凶锋.但日军不顾牺牲,继续增加兵力,扩大地盘,使我军在该方面陷于苦战。

  十一月五日,我第六十七师奉令由南翔附近增援苏州河南岸的作战。当夜以第四〇二团、第四〇一团、第三九九团接替北新泾方面厅头我第八十七师(师长王敬久)及其以东第三师(师长李玉堂)的阵地。以第三九八团控制于八字桥为师预备队。师指挥所设地虹桥飞机场东北角独立家屋。我左翼的邻接部队为占领姚家宅阵地的第四十六师(师长戴嗣夏)。六日拂晓,日军把主攻指向我师,发动猛攻,用系留气球升高在我阵地上空.指导炮兵向我阵地射击,敌飞机助威滥炸,并以战车掩护步兵向我猛烈进攻。当时,我官兵沉着应战,双方伤亡惨重。

  与此同时,我占领姚家宅之第四十六师在日军攻击压迫下溃退。使日军直插厅头第四〇二团左侧阵地,包围该团。此时,我在八字桥之第三九八团,措手不及,不得己在原处应战。与第四〇二团几乎成—个九十度的拐角,形成向西的作战正面.势甚危殆。幸而作战的第二天即七日,广东部队巫剑雄师到达增援,但该师不是向敌军外翼反包围,而是对向西正面延伸,老老实实地在那里挨打。

  战斗的第三天,第四〇二团仍坚守厅头。逐屋争夺.团长赵天民负伤,以后成残。中校团附叶迪负重伤,少校团附王家骏阵亡,营长连长基本上伤亡殆尽,士兵前赴后继,伤亡更为惨重。但到最后仍有部队死守厅头的一角,屹然不动,直到作战的第五夜,才把阵地移交给教导总队接替。

  在八字桥之第三九八团团长曹振铎负伤后,仍带伤坚持指挥作战。第四〇一团联接第四〇二团右翼,受其影响,曾一度动摇。作战的第三天下午,一时电话中断,我很担心出问题,立即率工兵营向该团增援。当我们接近第四〇一团阵地时,见到该团团长朱志席和零星部队向后转移。当他们看见我亲自率部到前线时,该团立即稳定下来,转危为安,继续激烈的战斗。我军官兵就是在这样的激烈战斗中坚持下来,使敌人的攻势徘徊不前,再衰三竭,这次战斗竖持了四天五夜,才由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这个总队比一个师的实力还强)接替我第六十七师的全部阵地,由他们继续阻击日军进攻。

  扼守苏州河上泗江口公路大桥

  九日夜间,第六十七师把阵地移交完毕后,于十日凌晨前开向七宝镇休整。部队开到七宝镇,只休息了一天,当夜接到薛岳的命令,限第六十七师务必于十一日到达安亭车站附近,扼守苏州河泗江口公路大桥,掩护全军总退却。

  我接到命令时,的确感到部队已经打得七零八落,精疲力尽.如何完成这一重大任务。当时为了应急,决心把四个团的战斗兵集中编到第三九八团和第三九九团,每团编足两个营,以便投入战斗,归第一九九旅旅长胡琏指挥。而把其余所有的勤杂人员,编为第四〇一团和第四〇二团两团的营底,归旅长杨勃率领。立即开赴后方接领新兵。十一日上午,部队编配调整完毕,即分头行动。

  我率第一九九旅实则是四个营的兵力,于十一日傍晚到达安亭火车站附近。在泗江口公路大桥的苏州河北岸占领掩护阵地。此时,公路大桥已由第十九集团军的工兵部队装好炸药,只要一按电纽,便可将公路桥彻底炸毁。当时,安亭以西所有材落房舍,俱已有部队宿营,非常混乱。师部和旅部在一起,都在距离泗江口公路天桥以西相当远的小河边的村落宿营。入暮以后,由东而来,由南而来,向西退却的大军,漫山遍野,争先恐后,如潮涌一般向西急行,部队混乱不堪言状。

  师部很快与在济公桥的第十九集团军指挥所架矗了电话。我与薛岳总司令通了话.我向薛总司令报告当面情况,告诉他,我师只有四个营的兵力,在这里掩护,我师以东以西都没有联系到掩护部队。薛总司令告诉我,他已命令巫剑雄师在我师右翼担任掩护。于是我派人四出寻找巫剑雄师部,最后,终于找到了,与巫剑雄取得了联系。但是,巫剑雄与所属部队失去了联络,对部队失去了掌握,无法将部队配置于掩护位置,以执行任务。因而,误了大事。

  当日深夜。日军挺进队在泗江口以西十几里的地方,偷渡过苏州河,骚扰和袭击我退却部队,造成了我军更大的混乱,以致有自相践踏等现象。当夜,我正在电话中向薛岳总司令报告情况.突然在电话中听到了枪声。薛总司令在和我讲话时,惊惶失措地中断了电话。当时.我判断集团军总部可能遭到袭击。事后听说,日军的挺进队是夜间由泗江口以西十余里的两颗树渡口,混在退却部队中渡过苏州河,向我混乱的退却部队袭击时,同时也袭击了薛岳总司令的指挥所。在这一情况下,我即转移到泗江口,直接掌握部队,为应付情况的变化.出乎意外的是泗江口公路大桥方面平安无事。快天亮时,退却部队已通过完毕,公路大桥也己由负责的工兵部队炸毁。于是我指挥所部向北进入丘陵地带,经无锡、宜兴、广德、誓节渡、宁国达到皖南山区.进行保卫南京的外围作战。我师在宜城附近与日军相持。

  本文摘选自《八一三淞沪抗战》 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中国文史出版社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文强回忆:戴笠领导的抗日别动队和反间谍斗争
下一篇:郭汝瑰回忆:第十四师杀敌见闻

责任编辑:

淞沪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