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淞沪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郑殿起回忆:孙立人将军智勇报国

添加时间:2020-02-13 16:33:41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郑殿起:当时系税警总团司令部参谋,后调总团第二支队司令部参谋

  七七事变之际孙立人将军是财政部税警总团(总团长黄杰)第二支队(相当于旅,支队司令官王公亮,辖第四、第五、第六团)第四团上校团长,驻在江苏东海县的新浦镇(即现在的连云港市)。七七事变后,黄杰升为第八军军长仍兼税警总团长,第八军的参谋长是周学海,我由总团司令部少校参谋调为第二支队司令部少校参谋。

  八一三淞沪抗战开始,税警总团于九月二十八日由海州调到上海参战,先后参加蕴藻浜和大场两个战斗。在战斗中。敌我双方伤亡均大。孙立人的第四团在这两个战斗中,阵亡营长一员,少校团附郑宗周(山东人,东北讲武堂第十期毕业)负重伤。由于孙立人指挥有方,沉着应战,在税警总团的六十团中,第四团的战绩最佳.受到上级的嘉奖,特别是受到宋子文和孔祥熙的嘉奖。

  孙立人指挥作战的特点是,在任何情况下,他手中都掌握一部分预备队,增援战况最紧急的方面。在大场战斗中,他曾两次亲带预备队去增援被敌人突破的第一营阵地。由于团长亲到第一线指挥,很快将突入阵地的日军击退。在大场战斗后,税警总团的两个支队司令官何绍周(何应钦之子)和王公亮均因指挥无方而被免职,第二支队的第六团团长钟宝胜(是桂永清的同乡,一九三六年初,黄杰由第二师师长调为税督总团团长时,由桂介绍给黄杰的)也因作战不力而被撤职。独有孙立人升为第二支队少将司令官,仍兼第四团团长。

  孙立人任第二支队司令官后,因第六团伤亡较大,将残余的官兵拨补第四、第五两团。将第六团番号暂时取消。十月十八日,我军退守苏州河南岸,孙立人的第二支队担任紧靠沪西租界的周家桥一带的防御任务。从十月二十日起到十一月三日止,敌我隔苏州河战斗将近两周,均很激烈,只在晚九时以后至翌日拂晓前.战斗较缓,我军才能升火造饭。因为我空军处于劣势,白天敌机不断在战场上空轰炸扫射,发现地面上有炊烟处即行轰炸,所以不论军民白天都不敢升火做饭。每天在拂晓前后和日暮之后,孙立人则带我和两名卫士到第一线视察,白天有时战斗激烈。则带我到战斗最吃紧的前线指挥督战。

  十月二十七日晨,日军趁涨潮和晨雾之际,用事先连接好的小型橡皮舟作浮桥,偷渡到南岸四五十人。隐蔽在岸下.岸高约二三米,中有间隔不等的储煤洞,日军躲藏在洞内。孙立人得报后,亲到第一线指挥第四团的两名班长,在岸边竖起四块厚钢板当护墙,连续投了一百多枚手榴弹,将敌军的橡皮舟浮桥炸断,然后将十几捆用汽油浸透的棉花包点燃后,推封岸下滚到储煤洞里.将大部日兵烧死。残存者因浮桥已断,进退无路,被我军打死。用了两个多小时,便将偷渡到南岸的日军全都消灭。

  从十一月三日拂晓起,战斗异常激烈,日军趁晨雾之际。先后将我左翼第一支队的阵地突破。第五团(在第四团之左)当面之敌,也正在利用橡皮舟连接的浮桥向南岸强渡。晨六时许,蒋介石在南京直接甩电话指示黄杰,速将侵到南岸之敌歼灭。于是黄杰带中校参谋李则尧赶到第二支队司令部指挥所(距第一线约二百米)指挥督战,孙立人则带少校参谋龚至黄赶到第五团圆部指挥所(距第一线约一百米)指挥。因中校参谋主任谢幕庄临时有病。我留在支队司令部指挥所。记录战报和与各方的联系。这天终日战斗激烈,第五团团长丘之纪(广求人,黄埔三期毕业,也是桂永清介绍给黄杰的)阵亡,第一营营长(云南人,姓名已忘记)负重伤。

  下午六时,军部转来第十七军团胡宗南的命令,第二支队的防御阵地由第三十六师接替,限当日晚九时以前变接完毕。但周家桥西端有一小红楼(两层楼)在入夜时被二十余名日军侵入,第五团第一营虽几次攻至楼下,但日军在接上顽抗,因此接防部队以上级命令中未说南岸已有敌兵为理由而拒不接防。当时孙立人仍在第五团指挥所,他说:“好吧,等我们将侵入小红楼的日军消灭后,再把阵地交给你们。”于是他打电话给我。令我要求军部速送二十个地雷来,准备甩地雷将小红接炸毁。于是我给军参谋长周学海打电话,报告前方曲情况,并要求速送二十个地雷到第五团。不久,军部派参谋处长米致一封第二支队司令部指挥所来协助消灭小红楼的日军。因军部没有地雷,得向上级请领,我和米致一数次向军部打电话催要,于四日凌晨三时许,军部才将地雷用汽车送到第五团指挥所,此时目军已开始拂晓进攻前的炮击。孙立人知道地田已送到,很高兴,立即走出持挥所掩蔽部,弯腰低头用手电筒看地雷,一颗榴散弹在他的上空爆炸,将孙立人的背部臀部及两个上臂炸伤十几处,有八九块弹片进入体内,幸好因戴着钢盔,正低着头,所以头部未受大伤,即将他抬到掩蔽部内。当时他满身是血,军医抢救裹伤.但拖仍坚持令第四团第二营营长张在平代理第四团团长,并负责用地霄将小红楼炸毁,消灭侵入的日军。然后孙立人则由军部派汽车送到上海租界辣斐德路宋子文临时所设的医院治疗。在孙立人由周家桥赴上海市内的途中,军长黄杰赶到看望,慰问了他。四日上午,第二支队的阵地全部交给第三十六师接替,支队司夸部率第四、第五两团撤至徐家汇附近休整。

  十一月六日,我和龚至黄到上海市内看望孙立人,问明他住在二楼的单人病房内。我俩到二楼后,先向护士说明是来看孙立人司令官的,我俩是他的参谋(当时我俩都穿便服,因为当时规定穿军服的不能进入上海租界)。护士说,宋部长有手令贴在孙司令官的病房门外,不准任何人探视。我俩又找护士长,说明孙司令官负伤时,我们在一起,现在特意来看望他的。于是护士长领我俩到孙立人病房的门外,果然看到有朱子文写的不准任何人探视的手令贴在门上。护士长告诉我俩在门外等一等,她则进到病房内报告孙立人。不久,护士开门招手请我俩进入病房,见他侧卧着身体,面向外,我俩向他敬礼后,他向我俩点头还礼。他面色苍白,上身及头部均裹着绷带,但精神还好,他先问部队驻在什么地方?然后说:“ 你俩在上海休息几天再回去,”我说:“今天报纸上登了,登陆日军已到松江方面,我俩今天即须回到防地。”他说:“情况紧急,你俩就赶快回去吧。”还送了我俩每人五十元钱,我就辞别回到部队。

  一九三八年七月初,我随黄杰将军在汉口缩写第八军在归德战斗的战斗详报时,正赶上孙立人伤愈由上海经香港转到汉口。这时原税警总团因在上海抗战中人员伤亡过多,武器损失严重,面财政部孔祥熙不给补充,(原税警总团的经费由财政部支付)乃由第三战区司夸长官顾祝同建议,于当年初改编为第四十师,脱离丁财政部。孙立人到汉口后,孔祥熙将原税警总团存在财政部仓库的可装备一千师的武器装备交给孙立人,重新成立税警总队,孙立人任步将总队长,辖三个步兵团和炮、工、通、辎各一营,在贵州都匀训练。一九四一年改编为新三十八师,孙立人任师长,归杜聿明指挥入缅作战。后卫转到印度北部,扩编为新一军,孙立人任军长。一九四五年初,该军配合远征军.打通了滇缅路后回国。

  本文摘选自《八一三淞沪抗战》 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中国文史出版社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淞沪会战殉国的十五位国民革命军将领
下一篇:文强回忆:戴笠领导的抗日别动队和反间谍斗争

责任编辑:

淞沪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