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回忆先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时期的父亲二三事

添加时间:2020-02-13 10:04:27 来源:党建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我的父亲李代耕于1918年3月出生于河南省林县城关,先后于1933年、1936年12月在林县立师范学校、安阳农林学校毕业后,于1937年10月参加革命,1938年2月入党,1938年10月参加新四军。

  1941年皖南事变后,新四军重建。华中局要打通与北方局的联系,派父亲前往设在山西的八路军总部取绝密的电报密码。从淮南到山西,沿途都是敌占区,任务之艰险可想而知。他为避开正面敌人,绕道淮北固镇乘火车。郭石1990年时谈到:代耕同志对党忠心耿耿,多次不怕牺牲地出色完成党交给他的艰巨任务,表现了一个革命者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为了顺利完成任务,组织上决定派蒲思澄陪同他到北平。蒲思澄的父亲住在北平,是伪政府北平官员,他知道儿子是共产党。代耕到达北平后就住在蒲思澄家里,蒲靠他父亲的身份掩护代耕的安全。以后经过地下党介绍,通过石家庄附近一个伪军关系转山西到八路军总部,并见到彭德怀同志,彭德怀与代耕一起吃过一次饭,问了一些情况。代耕同志取到密电码后,为保证安全,他将密电码隐藏在牙膏壳里,时刻不离身。他深知这牙膏壳里的秘密宝贵,马虎一点都会给党的事业造成巨大损失。回来时他到达徐州住旅店,因为越是敌巩固区越安全。为防止敌人搜捕,他将牙膏牙具袋挂在墙上,保证时刻能看到。几经周折,渡关过卡,胜利完成了任务,受到上级的嘉奖。

  何伟夫人孙以谨在1986年曾做过细致的描述:1943年8月,傅秋涛(时任七师代理师长)和何伟(时任七师政治部主任)奉命去延安参加“七大”,陈沛然和我同行。我们一行于黄昏时渡黄洛河,夜跨津浦路到达新四军军部新铺。傅秋涛携带长子阜宁,何伟刚患过急性盲肠炎,两人行动多有不便,走老解放区需要穿过山东、山西几道封锁钱,才能进入太行。经研究后便采取走敌占区到太行。当时华中局为了保证各地区去延安开会的负责同志的安全,便由曾山亲自选择李代耕为政治交通负责带路,傅秋涛已先期由代耕送到太行,我们于10月间,何伟病后休养了一个月,才穿上便衣,由解放区熟人搞到两张河南民权县民证与代耕走向征途。我们和代耕虽然第一次见面,但由于他的纯厚、和霭、谦虚,便一见如故了,同行的还有钱进(郭述申原夫人),她为人活跃,何伟性好诙谐,加上代耕的纯朴善谈,四人同行,沿途总是好开玩笑,欢声笑语,减轻了旅途的紧张,虽然日行不止数十里,但不觉疲劳,就这样从新铺到四师师部所在地申集,再向固镇前进。记得在距离固镇不远的一个地主家宿营,计划好尽量减少在固镇桥(现安徽固镇县)停留的时间,大家就严肃紧张起来。午饭后,便搭上津浦北上火车到徐州转车。为了保证旅途安全,何伟与钱进坐的二等车,他们打扮的衣着也讲究一些。我与代耕并肩坐 了三等车,手中提着点心,像走亲戚一样。车停徐州车站,我们因要转车继续前进,便找了一个小饭庄住下。我们都遵守代耕嘱咐的行军纪律,不要轻易进出,要提高警觉。这样我们平安地到达河南安阳车站。到了安阳,代耕就平静多了,因为他有个旧时同学在那里作警官,因此人家对我们很放松。安阳在林县解放区附近,夜间有人来检查,由于那个警官曾来住地看过他,我们就避免了检查,次日便向林县(敌占区,当时是伪军孙殿英占领)的水冶镇前进,这儿是敌我交界区,出水冶镇不到十里,便到解放区的兵站(红村)为了安全起见,何伟与代耕当时即先行进入解放区,我同钱进以妯娌相称,住水冶镇,税务局长等派交通来接我们,我们对别人说钱进爱人在孙殿英部队当官,何伟是他兄长,代耕是表兄弟,他们先去找这位“官”,再派人来接我们。代耕是林县人,这儿地形人事都较熟悉,他带着何伟翻山越岭,找到兵站,以避开水冶镇后的检查站。两天后,便派人来接我们,我头顶黑包头(当地妇女用的)化装成小镇的中年妇女,与钱进随来人到了镇外接上头,休息一下,便走向解放区。那年的山西、河南交界处是特大荒年,眼看沿途男女老小都面黄肌瘦,东倒西歪,甚为凄惨。代耕在我们到后,又留了一夜,即转新乡了。

  据徐雪寒回忆文章:约在1944年初,代耕奉命陪同潘汉年经敌占区去延安参加七大,临行时我、冯定、范长江、于毅夫送他们走,看着他们骑马向西北方向走去,大概是到津浦路去搭车吧。过了十来天,代耕回来了,只知道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别的就不知了。哪知过了不久,华中局负责人突然找我去说,汉年在北平等候晋察冀边区交通员过期不至,他不得已潜回上海,要华中局派代耕再送他走,所以决定要我到上海找到汉年,再在上海交给代耕,让他负责送去。这次确实完成了任务,汉年出席了七大;但代耕并未告诉我究竟怎样送去的。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李海阳)

原文地址:http://dangjian.com/specials/kzzwdj/zwzs/201506/t20150625_2696430.s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祖父得到中共的抗日嘉奖令
下一篇:南侨机工殷殷家国情——忆我的父亲利汉平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2-13 10:05:47

回忆先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