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回忆先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我的母亲叶英

添加时间:2020-02-13 09:11:34 来源:人民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5年新四军时期的叶英

  我的母亲叶英,原名李慧英,祖籍江苏省江都县(现扬州市)。1923年10月16日出生于上海。1936年至1942年,先后在上海惠中女中,明德女中,民立女中学习。1943年,考入中华无线电学校,后又考入复旦大学英文系。1939年,在上海加入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学生救亡协会。1941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11月参加新四军。

  一、中学时代投身学运,参加上海地下党。母亲出生在上海,一个在扬州乡下拥有地过二、三百亩,房屋数十间的殷实家庭,接受了中西方融合的大、中、小学教育。“八一三”淞沪抗战后,日寇的铁蹄踏碎了上海,母亲家居住在法租界马当路(现“新天地”),她每天上学要经过“法国公园”(现复兴公园)门口就竖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这样的耻辱深深地灼伤了她幼小的心灵。根据地下党的指示,她将原名李慧英改为叶英。她躲在“亭子间”内与同学一起阅读《共产党宣言》的情景,也影响了她的弟弟、妹妹陆续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受党派遣,她瞒着家人离开上海到华中根据地后加入了新四军,外婆曾因得不到她的消息,悲痛欲绝,大病一场。

  二、受党派遣到华中根据地加入新四军。1944年秋,遵照上海地下党的决定,母亲从上海来到敌后抗日根据地,当时是华中局城工部的刘长胜和张承宗同志接转了她的组织关系。据母亲回忆:接转党的关系后,发给我一套军装,并派我到整风轮训班参加整风学习。曾先后跟我在一个小组参加学习的有乔石、金德琴、沈正光等同志。我们刚到根据地,因不太了解根据地的情况,大部分人开始时只是听,很少发言。年底,召开了一次学习毛主席《论联合政府》一文的大型讨论会,地点在我们小东庄驻地附近的小王庄,华中局政策研究室和新华社的同志们也都参加了。以后才知道,在讨论会上作长篇发言的是徐雪寒、李代耕、姚溱、于毅夫等同志。按照组织上的规定,我们这些刚从敌占区来的同志,每人都要写一份自传,在轮训班结束时,我的自传也已写完。一天,刘长胜同志召集我们开会,宣布一部分同志回上海,留下来的同志立即打背包,分散隐蔽到盱眙县的几个小村子里去,因为这里有情况(指日本侵略者要来扫荡)。我是属于留下来的,随后,在老乡家住了一个月左右,一天,于毅夫同志通知我到新四军军部组织部报到。

  三、在华中建设大学学习,与父亲相遇、结合。1945年初,抗日战争胜利在望,华中局决定创办“华中建设大学”,为抗战胜利后的各方面工作培养骨干。当时的华中建设大学人才荟萃,许多老师都是经过实际斗争考验的知识分子。校长是彭康,副校长是张劲夫,系主任有陈同生、梅益、姚耐、陈修良、朱大章、李代耕等。华中局的领导同志也轮流来讲课。学员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是当地脱产干部,一部分是南京、上海、杭州一带到解放区来的知识分子及部分地下党撤回来的同志。母亲在军部工作了三个月左右,也被调到建设大学去学习。据母亲的回忆:因我在沦陷区时念过复旦大学经济系,(应该是从英文系转到经济系),组织上就将我转到财经系,离开新铺街住到一个小村庄,和喻方、张茜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前后院(当时陈毅军长到延安参加“七大”了)。我记得是换上新的单军装去建大报到的,当时建大在新铺街上,代耕担任民运系主任,就住在新铺街校部。没过几天校部要调几个同学帮助抄写教材,我也是其中一个,教材是代耕亲自编写的,内容有:抗战的意义,如何发动群众,如何开展知识分子工作,建党工作中要反对两种倾向—关门主义与拉夫,等等。当时条件很差,讲义是刻蜡板以后,一张张油印出来的,讲义编写得很生动,一些理论联系实际的例子,都是代耕从工作中总结出来的。那是他27岁,但老成持重,有时沉默寡言,相处久了,才知道他讲话滔滔不绝,能言善辩。周围的人,从校部到财经系的同志,都对我们的感情发展表示赞许,并帮助促进,我们商定抗战胜利后便结婚。8月13日传出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消息的那天晚上。我们坐在一个小院子里,在月光下端出点燃一根灯芯的小油灯,向组织写了结婚报告,由孙湘同志(赖传珠夫人)第二天送华中局组织部,曾山同志当即签字并批语赞成。9月3日,我们在建设大学新铺街上结婚,学校杀了一头猪(是自己生产的成果),大家高高兴兴地改善了一下生活。约二、三天后,代耕接华中局指示,要他赶赴前方新四军一师粟裕将军处传达中央命令,他毫不犹豫地执行任务去了。

  母亲完全可以选择另外一种人生,但她与我们这个曾经满目疮痍,一穷二白的国家,苦难的民族一起经历了血与火的重生。她生长于十里洋场,却鄙视现时的奢华和拜金;她始终恪守中华传统文化,克己勤俭,相夫教子。在她身上保留着那一代人共有的奋斗卓绝的历史印记和人生价值。

原文地址:http://dangshi.people.com.cn/n/2015/0707/c396447-27265459.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爷爷身上的刀痕和枪眼
下一篇:祖父得到中共的抗日嘉奖令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2-13 09:12:11

回忆先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