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校史黄埔分校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千古风流话武冈(中)

添加时间:2019-12-14 08:55:42 来源:杨运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三国时,武冈属于吴国,但作为蜀国丞相的诸葛亮曾带兵来过湘黔一带,为征服湘黔边境的少数民族,曾七擒孟获,采取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建兴三年(225 年),诸葛亮一路南下到了城步,“筑土城巫江上”,后来城步人就把这座城称为“诸葛城”。武冈也曾在他的掌握之中,因而也留下了珍贵的文物。清朝末年,有人在资水岸边挖河沙时,竟挖出了一个诸葛亮使用过的“鸡鸣枕"。鸡鸣枕是陶器的,人疲倦了枕在上面就可以睡觉,天亮了人枕在上面就不舒服,催人早起,所以叫做鸡鸣枕。对于这样一件珍贵文物,谁知道获得者愚不可及,他以为这稀奇的陶器里面还有比这更值钱的珍宝,于是操起铁锤,三下五除二,将这个鸡鸣枕敲了个粉碎。正如清诗所言“惜哉俗客不相.识,少见多怪心惊惶,铁锤击破机关露,片片散裂随风翔”。这个故事以惊喜而开始,以遗憾而告终。还有一个更为惊喜而又令人遗憾的故事是,20年前,有人在武冈一座古墓中挖掘出了一颗金印,印很小,仅大拇指大,印下面的印文是“司马炎”,印上面的印文是“内宫”二字,金印装在印盒里,印盒里还有印泥,这印泥还没干,还能拓印,拓出来的印呈暗红色,很分明。这司马炎是晋朝的开国皇帝,史书上从没有他来武冈的记载,他的印怎么会到武冈来了呢,真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这位司马炎尽管是开国皇帝,却一生作为不大,因而并不怎么出名。在武冈来说,他后世的一位臣子陶侃比他出名多了。陶侃是武冈史书上第一位有名字记载的地方长官,《武冈州志》上说, 他在武冈时,为当地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其中一件是亲自勘察地形,修建学宫,即创建官办学校。并亲手在学宫前栽了两棵银杏,这两棵银杏经历近两千年的风雨,活到了现在。1965 年7月29日中午,风雨大作,傍西向的一棵银杏被雷击中,一劈两开,据目击者说,树刚一劈开后,几条像蜈蚣一样的虫子从里飞出,不知去向。不久,树枯死。另-棵也于1979年4月11日,遭雷击后被大风拦腰刮断,所幸枝干尚存,至今葱绿如故。《晋书》里有记载说,陶侃在武冈为县令时,因“与太守吕.岳有隙,去官”。人走了,业绩留了下来,武冈没有忘记他,《武冈州志》、《武冈乡土志》都留下了赞扬他的记载。武冈人民更没有忘记他,将他的名字作为开发区的一条街名,永久纪念他。
 
  秦汉时期,连年战争,全国人口稀少,不足千万。武冈虽已有了侯国和县治的建制,但全县人口不多。汉承秦制,管理万户以上的县官称为“县令”, 管理万户以下的县官只能称为“县长”,1958 年长沙出土的那颗“武冈长印”,说明武冈当时人口尚不满万户。到了唐代,经过唐太宗李世民的“贞观之治”之后,全国财富明显增加,人口也增加了不少,休养生息,老百姓得到一定的安定环境,可是后来的皇帝却加紧了对老百姓特别是少数民族的盘剥,人民不堪重负,纷纷揭竿起义。唐元和六年(811年),张佰靖率领湘黔边境的苗民起义,唐朝廷派御史中丞柳公绰派兵镇压,大获全胜。柳公绰的侄子、著名散文家柳宗元撰《武冈铭》一文予以颂扬。为垂久远,两年后,将这篇铭文刻于同保岩。其后,这篇文章又被收入柳宗元的文集《柳河东集》。武冈苗民被镇压不久,镇守武冈的将领王国良反叛朝廷,曹成王李皋带兵将其镇压。因李皋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之孙李明的玄孙,属堂堂的皇亲国戚,因而与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吏部侍郎、与柳宗元在文学上同样享有盛名的韩愈,主动上前巴结,写出了一篇拍李皋马屁的文章《曹成王碑》,李皋不是武冈人,因而这块碑也就没有立在武冈了。
 
  在唐代,还有一位官不大,诗的名气却很大的边塞诗人王昌龄,被贬为龙标(今黔阳县)县尉时,也曾在两首诗里提到武冈,“冬夜离觞在五溪,青鱼雪落鲶橙齑,武冈前路看斜月,片片舟中云向西。”“ 沅水通流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诗中的沅水指的不是今天武冈市治的资水,因为资水流不到黔阳,只有城步的巫水才流经黔阳进入沅江。当时武冈县治在今天的城步,从行政管理的地域来说,王昌龄的诗是包含了今天的武冈的。
 
  宋代时期,武冈县治几经迁徙,终于移到了今天这个地方,历八百年岁月,不再变迁,留下了许多人文佳话。著名的古典小说《警世通言》第三卷有一个“王安石三难苏学士”的故事,其中有一大段说的就是武冈。有一天,大学士苏东坡和当朝宰相王安石在一起比学问,王安石指着自己书房里的许多书夸口说:这些书不但都读了,而且书里的每-句话都记得。苏东坡不信,就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沾满灰尘的书,翻开随便读了一句:“安乐君尚在否?”王安石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如何就不晓得?这是一桩小故事, 汉末灵帝时,长沙郡武冈山后有一狐穴深入数丈,内有九尾狐狸两.....”故事说完,直把那饱读诗书的苏学士惊了个目瞪口呆。小说的情节可以虚构,但是王安石对武冈情有独钟却是实实在在的。当年,他得知武冈同保山上溪流湍急,风光迷人,就提笔写下了“脉岩”两个大字,大字旁边落款留有“半山”两个小字,《警世通言》 里第四卷“拗相公饮恨半山堂”里说,王安石“乃居于(南京)钟山之半,名其堂曰‘半山”。因此,以后他就以“半山”作为自己名字的代称了。这四个字在同保山至今尚存,除两个小字有点模糊以外,“脉岩”两个大字还清晰可辨。其后在武冈留下墨宝的还有著名文人、官至南宋参知政事的楼钥,他在法相岩朝阳洞留下“碧玉簪”三个大字。他是浙江四明人,故在落款处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写有“四明”二字。这些题刻历八百多.年风雨,至今清晰如初。
 
  南宋初年,金兵大举南侵,中原沦陷,著名爱国诗人,后来曾被朝廷任命为南宋参知政事的陈与义,为避兵乱,从中原南下,辗转来到武冈,而且在武冈一住就是六年。他在武冈写下了大量的诗歌,这些诗歌被后人收入《陈与义集》的达20首,收入《武冈州志》的达35首,是外地在武冈留诗最多的一-位诗人。清代湖南著名学者、《宝庆府志》总编邓显鹤先生说:“ 自来诗人多浪漫湖湘间,如少陵(杜甫)、退之(韩愈)、柳州(柳宗元)及刘梦得(刘禹锡)、王龙标(王昌龄)辈,皆托迹沅、澧、湘、衡、永间,绝无有至吾郡(邵阳)者,有之,自简斋始。”这简斋就是陈与义,他字去非,自号简斋居士,故后人称他为简斋先生。武冈秀美的山水给了他心灵很大的慰藉,他用诗歌回报武冈的父老乡亲,也给我们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文化史料。他用诗歌吟咏武冈的名胜十景,用诗歌描写乡村的.农民生活,他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黄昏吹角闻呼鬼,清晓持竿去牧鹅,蚕上楼时桑叶少,水鸣车处稻苗多。”从这首诗里我们可以了解到800年前的武冈先民曾有过栽桑养蚕的习俗,而且武冈至少在宋代就有了养鹅的记载。随着岁月的流逝,武冈栽桑养蚕的习俗至今已不存在了,然持竿牧鹅的习俗却一直流传下来,且发扬光大,成了今天的“铜鹅之乡”。“持竿牧鹅”是武冈养鹅的最早的文字记载。
(未完)

  (原载湖南人民出版社《武冈黄埔情----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纪念文集》)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千古风流话武冈(上)
下一篇:千古风流话武冈(下)

责任编辑:徐永帅
最后更新:2019-12-14 08:58:03

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