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热点新闻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时期的七大伪政权

添加时间:2015-05-07 09:41:34 来源:苍天有眼-冷眼回眸的新浪博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抗战时期,一些民族败类在日寇的诱迫下,或半推半就,或明目张胆,先后在东北、华北、南京、华中、内蒙古等地建立了一系列伪政权,为其主子军事上进攻、政治上统制、经济上掠夺、思想上欺骗中国人民充当帮凶。

  (一)“满洲国”:中国近代第一个伪政权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即宣称要在东北“建立一个由日本国支持、领土包括东北及蒙古、以宣统皇帝为元首的中国政权”。为实现此目标,

  1931年底,日军将清代废帝溥仪从天津带到旅顺,后又带到长春,加紧筹备建立伪满洲国步伐。

  1932年2月,关东军加紧建立“新国家”步伐,接连召开所谓“建国幕僚会议”,制订了建立伪满洲国方案。

  1932年3月1日,关东军发表所谓“建国宣言”,宣布伪满洲国成立。

  1932年3月9日,溥仪“就职”典礼和升“国旗”仪式举行。伪满洲国“定都”于长春,改名“新京”,年号为“大同”,以新五色旗为“国旗”,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东北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

  1932年9月开始,关东军特务开始策动各地汉奸“独立”。

  1933年1月,吉林、辽宁、黑龙江3省及东蒙先后宣布脱离国民政府,并建立了伪政权。此后,日寇便开始策动清废帝溥仪到东北建立伪中央政权。

  1934年3月,伪满洲国改年号为“康德”。伪满洲国改称为“满洲帝国”,“执政”改称“皇帝”。郑孝胥任“国务总理”(后由张景惠接任),赵欣伯任“立法院院长”,于冲汉任“监察察院院长”,张景惠任“参议院议长”。

  各“部”长官为“部长”,由汉奸们担任,但是实权掌握在由日本人担任的各“部”次官手中。由日本人担任的“国务院总务厅”长官为实际上的“总理”。“总务长官”由驹井德三担任,继任者为星野直树和武部六藏。各“部”的日本裔次官每周二举行聚会,商讨并决定“国家”政策和各种具体事务,被称为“火曜会”。

  伪满洲国成立后,溥仪就同日本签订了卖国条约《日满议定书》,甘当被日本人玩弄的傀儡。此傀儡政权“领土”包括现中华人民共和国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全境、内蒙古东部及河北北部。通过这一傀儡政权,日本在中国东北实行了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使东北同胞饱受了亡国奴的痛苦滋味。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发布《停战诏书》,宣布接受《彼茨坦公告》所规定的各项条件,无条件投降。至此,伪满洲国彻底灭亡。

  (二)“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昙花一现的日本帮凶

1935年11月24日殷汝耕“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宣告成立。

  日军武装侵占我国东北后,又立即把侵略矛头指向华北地区。1935年4月起,日军开始积极策动“华北自治运动”。10月,日本内阁会议通过“鼓励华北自治案”,“分离华北”成为日本侵华战略的一个的重要内容。

  一开始,日本驻天津司令官多田骏把策动的目光瞄准了29军军长宋哲元、河北省主席商震、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和山西绥远绥靖主任阎锡山,妄图把这4个华北实力派拉拢在一起,拼凑一个“自治政权”。但4人都不愿出头,策动工作即宣告失败。

  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南次郎把土肥原派到华北,“积极建立满洲所希望的亲日亲满政权”。土肥原在策动宋哲元失败后,决定让掌控冀东军政大权的殷汝耕[1]首先脱离南京政府,撕开“华北自治”的口子。在这样的背景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出笼了。

  殷汝耕是浙江省平阳金乡镇人,同盟会元老殷汝骊之弟。殷汝耕早年留学日本,日本鹿儿岛第七高等学校造士馆毕业后加入中国同盟会,二次革命失败后,李根源等在日本为党人设志成学校,由殷汝骊主持,殷汝耕任翻译。殷汝骊厌恶殷汝耕,曾对陈铭枢说:“此弟品质极坏,只要有利可图,他就能卖友,甚至会出卖民族。”因之关系疏远,并禁止眷属往来(时汝耕已娶日女为妻)。

  1935年11月24日,河北省蓟密区行政督察专员殷汝耕在日军唆使下,在通县宣布独立,通电全国,发表《自治宣言》,宣称:“自本日起,脱离中央宣布自治,举联省之先声,以谋东洋之和平。”“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宣告成立,殷汝耕担任“委员长”。

  1935年12月25日,殷汝耕在日本支持纵容之下,公然宣布将“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改组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自任“政务长官”,池宗墨任秘书长。该“政府”宣布脱离国民政府,并且将通县、临榆、抚宁、昌黎、卢龙、迁安、滦县、乐亭、丰润二十二等县纳入其辖下,因此被国民政府通缉。

  “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下设民政、财政、外交等五厅。各厅县都聘用日籍的顾问与秘书,所属伪军也聘有日本教官,军政大权均被日本人操纵。此伪政权成立后,全面奉行亲日卖国政策,虽名曰“自治”,实为日本彻头彻尾的傀儡。

  冀东伪政权成立后,全面奉行亲日卖国政策:在军事上,与日本建立攻守同盟;在政治上,大聘日本人作顾问;在经济上,大肆出卖国家经济主权,成为彻头彻尾的日本的傀儡。

  (1937年,抗战爆发后,全国锄奸浪潮在中华大地上兴起。戴笠的特务系统火速秘密展开暗杀汉奸行动,第一个要杀的对象就是殷汝耕。戴笠根据对方的情况,给向影心(民国时期的美艳间谍,曾被戴笠拉拢,后将她嫁给自己的亲信毛人凤)下达密令:打入殷汝耕内部,尽快刺杀殷汝耕,要求下毒了结。在戴笠的安排下,向影心与殷汝耕见了面,并博得殷汝耕的好感,成为他的小老婆兼秘书。一天晚上,向影心笑吟吟地说:“汝耕,你饿了吧?今晚我要亲自下厨为你煮夜宵!”向影心一到厨房,便叫仆人们退下,自己开始煮面,等面煮好了,她取出戴笠给的毒药,投入碗内。殷汝耕接过面碗和筷子,正要吃时,恰好友人来访。那客人与殷汝耕竟足足聊了3个小时,等殷汝耕回到房中时,见碗内面条变色,便断定面里有毒,霎时令人把向影心绑了。最后,戴笠通过内线,将向影心救出。(摘自《特殊少将的特殊使命—杜重石传奇》文/吴越)

  1937年7月29日,殷汝耕后来在发生的通州事件中失去了日方的信赖;1938年2月1日,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被并入王克敏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殷汝耕后又应伪国民政府“代理主席”兼“行政院院长”汪精卫之邀赴南京,先后担任伪“全国经济委员会特派委员”、伪“治理运河筹备处主任”、伪“治理运河工程局局长”等职。

  1947年7月,南京高等法院作出判决:“殷汝耕连续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外,没收。”

汉奸殷汝耕被绑赴刑

  据《前夕》[2]透露,厅审时,殷针对法官称其为“老牌汉奸”进行了辩解。他辩称,当年之所以‘搞冀东自治,为的是暂图缓冲日寇之毒手,以谋华北数省之安全。自己表面上暂行脱离中央,虚与日人委蛇,应该算是“曲线爱国”。

  话虽这样说,但殷汝耕私下却自知难逃一死。因此在公审期间,殷不仅心平气和,而且还不失“风度”,穿着一袭绸袍,在优雅、安详之外,竟还显得有些飘逸,丝毫不像一个已经年过花甲的“老牌汉奸”摸样。(摘自《人物春秋》)

  1947年12月1日由高等法院检查处对殷汝耕执行枪决,押赴刑场执行死刑。殷汝耕临刑之时不忘口念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执行庭设在南京可容万人的朝天宫大殿,这天殿内殿外挤满观看的市民。

  (三)伪蒙古军政府:大元帝国的迷梦

  东蒙三盟加入了伪满洲国后,日军关东军得陇望蜀,继续向西蒙地区渗透。德王正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开始迈出背叛祖国的第一步。

  德王(即徳穆楚克栋鲁普亲王)[3]生于1902年,6岁继承王位,10岁晋升和硕亲王,22岁升任锡盟副盟长。

  德王是成吉思汗第三十世孙,是一位泛蒙古主义的主张者与推动者,十分醉心于内蒙古独立运动。

  1929年,德王被南京政府委任为察哈尔省政府委员。日本关东军十分看好德王,多次上门游说拉拢。

  “九一八”事变后,锡盟盟长索王在德王和关东军内外压力下称病去职。德王代之,由此掌握了盟务大权。

  出任盟长后,德王复辟大元帝国的野心毕露。此时,日本关东军为了染指西蒙,频频向德王示好。而南京政府为了防止西蒙伪化,也不得不派人前去安抚。德王左右逢源于关东军和国民政府之间。

  1933年3月,日本关东军西侵热河。

  1933年4月,日军再占察东多伦。德王决计乘势破釜沉舟,加快“独立”步伐。

  1933年7月,德王召集西蒙各旗王公召开第一次“自治会议”,联袂向南京政府发出请求“自治”通电;8月,再电南京政府,宣布西蒙准备成立“自治政府”,局势骤然紧张。蒋介石担心德王投向日本,决定退让一步,成立直属行政院的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由于其他王公大多年迈多病,蒙政会大权一开始就落在德王之手。

  蒙政会成立不久后,德王感到非但“独立建国”愿望没有实现,其活动还要受国民政府,甚至是察哈尔、绥远两省的制约,心存上当受骗之意。加上关东军加紧了对德王的策反工作,向其提供了大量枪弹和经费。于是,德王决定铤而走险,彻底走亲日路线,开始频频与关东军接触,密讨建立“蒙古国”事宜。

  1935年12月27日,伪蒙军李守信部在日军配合下,从多伦出发,侵入察哈尔东部。1936年1月上旬,陆续占领张北、宝昌、康保、尚义、沽源、商都、化德、崇礼等县,控制了察东的8个旗。

  为了防止西蒙全部被德王裹胁而去,国民政府于1936年1月25日,明令将蒙政会一分为二,另行组织绥境蒙政会,将德王所辖一部分改称察境蒙政会。1936年1月29日,张北设立了伪蒙军司令部和日本特务机关。

内蒙王公德王(德穆楚克栋鲁普)

  1936年2月10日,德王在苏尼特右旗王府举行“蒙古军总司令部”成立典礼,自任总司令,聘请日本军官做顾问。并以成吉思汗30世子孙名义宣读誓词,表示“誓愿继承成吉思汗伟大精神,收复蒙古固有疆土,完成民族复兴大业”。日本关东军参谋长西尾到会表示祝贺,强调“日蒙携手,亲密合作”。

  1936年5月12日,德王在日本侵略者的支持下,正式成立“蒙古军政府”,自任总裁。以云王为主席,索王为副主席,卓特巴扎布为政务院长,李守信为蒙古军总司令。德王在成立会上宣称要“在友邦日本帝国的热心帮助下,驱逐党国,实现蒙古建国”。

  随后日本关东军与德王商定,武力西犯绥远,结果被傅作义所部一举摧毁关东军特务机关,并重创德王的伪蒙军。七七事变后,傅作义奉命向德化进攻,德王仓皇逃回苏尼特旗王府,再度挂起察境蒙政会招牌,以此为缓兵之计。伪蒙古军政府遂名存实亡了。

  (四)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群奸同流合污

  1937年8月,日本军部批准关东军对西蒙直接用兵,以实现侵占整个内蒙的夙愿。关东军随即组建察哈尔派遣兵团司令部,并在多伦设立前方指挥所。蛰伏在苏尼特的德王被召至多伦,准备协同关东军西犯绥远。

  1937年8月20日,伪蒙军配合关东军西犯,一月之内先后占领多地,并赶走了傅作义,占据了绥远省城。忘形之余,德王再做“建国”迷梦,准备“定都”归绥,但遭关东军拒绝。

  1937年8月27日,日本关东军携伪蒙军攻占张家口。张家口商会于品卿投敌,组织“张家口治安维持会”。

  1937年9月4日,在日本关东军操纵下,以“张家口治安维持会”为基础成立,“察南自治政府”。

  1937年9月13日,日军占领大同,即如法炮制“维持会”,后又成立“晋北自治政府”。其间,德王虽多次要求“独立建国”,但无奈主子以时机不成熟予以否决。

  1939年5月,诺门坎事件爆发后,侵华日军北进计划被苏军挫败,日本军部深感北方防务软弱,指示驻蒙军加快“蒙疆防共地带”建设,促成各伪政权合并统一。

  在日本关东军应允将察南,晋北伪政权降为地方政权后,1939年8月29日,德王召开“第4次蒙古大会”,通过了政权合并方案。

  1939年9月1日,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成立,德王担任“主席”,于品卿、夏恭为“副主席”。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成立后,德王会同侵华日军,采取严格的经济统制政策,开发产业、垄断金融、控制交通,对“蒙疆”经济资源和人民财产进行了野蛮劫掠。

  1945年8月,苏联出兵东北,苏蒙联军迅即占领德王府。德王等人逃遁,由日本人一手扶植的伪蒙小王朝顷刻之间土崩瓦解。

  (五)“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华北傀儡政权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为进一步并吞和控制华北,即着手在华北沦陷区策划建立伪政权。

  1937年7月,日军相继攻陷北平、天津,随后便着手在平津两地组织汉奸维持会,以取代名存实亡的国民党地方政权机构。

  1937年7月30日,在北平成立了以北洋军阀余孽、汉奸江朝宗为主席的“北平地方治安维持会”。

  1937年8月1日,又在天津成立了以直系军阀、政客、汉奸高凌蔚为首的“天津地方治安维持会”。

  1937年8月初,不久,平津两地“维持会”又成立“联合会”。华北沦陷区各市县亦陆续成立了数十个汉奸维持会。

  1937年8月底,新组建的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上任伊始,立即策划在华北成立统一的伪政权,他委任喜多诚一为特务机关长,具体筹措伪政权的成立。

  起初,喜多看重与南京政府无历史渊源的靳云鹏、吴佩孚、曹汝霖等人,多方设法游说他们“出山”,却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后又把目光转向王克敏[4]、董康等北洋遗老。

  王克敏曾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在冀察政务委员会中是有名的亲日分子,深得日方青睐。“七七”事变后,他蛰居上海。喜多亲赴上海,两人一拍即合。1937年10月,日本政府派喜多诚一为北平特务机关长,扶植汉奸筹建统一的华北伪政权,以王克敏、董康、汤尔和、朱深、王揖唐、齐燮元等为伪“政府筹备处”成员。

  1937年12月14日,南京陷落后,在日军的指令下,王克敏匆忙粉墨登场,在北平成立了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并发表宣言,以五色旗为“国旗”,以卿云歌为“国歌”,“定都”北平,并将北平改为北京,辖河北、山东、山西、河南4个“省公署”和北平、天津2个“市政府”。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也并入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王克敏组织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设在中南海

  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以王克敏为行政委员会委员长,汤尔和为议政委员长,董康为司法委员长,以王克敏、王揖唐、江朝宗、齐燮元、朱深等为临时政府委员。

  伪政府下设6部:行政部总长王克敏,治安部总长齐燮元,教育部总长汤尔和,赈济部总长王揖唐,实业部总长王荫泰,司法部总长朱深。

  1940年3月30日,即汪伪政权在南京成立的当日,华北的王克敏临时政府被降格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名义上是汪伪政权的下属,实际仍由日本华北方面军控制。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华北群奸顿时失去靠山,或逃亡,或托关系依靠新势力。历时8年之久的华北伪政权,就这样土崩瓦解,曲终人散。

  (六)“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北洋遗老通敌

  1938年1月初,日军占领华中大部地区后,决定在华中建立亲日政权。起初,华中日军特务机关长原田熊吉看上了唐绍仪,多次前往上海游说让其出面“组阁”,但不久唐被刺身亡。后来,原田熊吉选中了曾在北洋政府任职的梁鸿志[5],认为他是“进行新政权机构建设的最合适人选”。

  1938年3月28日,“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在南京成立,梁鸿志任“行政院长”,温宗尧任“立法院长”,陈群任“内政部长”,下辖苏、浙、皖3个“省政府”和南京、上海2个“特别市政府”。华中伪政府成立后,梁鸿志一伙以“维新政府”的名义组建汉奸军队,订立卖国条约,出卖华中资源,劫掠人民财产,发行伪钞,控制金融,犯下了累累罪行。

  1940年3月,汪伪国民政府成立后,该伪政权被吞并。

伪维新政府行政院院长梁鸿志(前左)与华北汉奸首领王克敏(前右)在南京的集会上

王克敏等在机场迎接汪精卫,戴黑色礼帽和墨镜的就是王克敏

  (七)伪国民政府:汪精卫叛国求荣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身为国民党中央副总裁、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国民参政会议长的汪精卫[6]就积极鼓吹“抗战必败”的亡国论调,竭力鼓吹妥协和投降。

  1939年,国民党开除汪精卫党籍,并撤销其一切职务,同时决定在汪筹组伪政府之前将其杀掉。但由于情报失误,刺杀行动失败。

  1939年底,汪精卫和日本秘密签订《日华新关系调整要纲》,以出卖国家领土主权为代价,换取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

  1940年3月30日,汪精卫将北平、南京的傀儡政权合于一体,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自任“代理主席”兼“行政院院长”。

左图:汪精卫;右图:汪伪政府在南京举行还都典礼

  汪伪政权建立后,一方面,实行与日本所谓“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原则,疯狂劫掠沦陷区经济资源,协作“大东亚圣战”;另一方面,积极在敌占区建立各级伪地方政权,组建伪军,以“和平反共建国”为口号,破坏抗战,配合日军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清乡”和“扫荡”,残酷杀害沦陷区人民。

  日本投降后,陈公博主持召开了汪伪中央政治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决定解散伪国民政府,会后发表了《国民政府解散宣言》。至此,汪精卫傀儡政权正式宣告灭亡。

  注释:

  [1]殷汝耕(1885年-1947年12月1日),浙江温州平阳人(今属苍南),字亦农。中国的财税官僚与近代政治人物,并曾出任日本扶植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要职。殷汝耕于1885年出生,早年留学日本,后加入同盟会,曾追随黄兴参加辛亥革命。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以后再赴日本留学。1919年从早稻田大学毕业回国,进入北洋政府财政部里担任司长,与殷同、袁良(前北平市长)、程克(前天津市长)并称日本通四巨头。殷汝耕也用妻姓,取了个日本名叫井上耕二。

  [2]中国历史上、耗时最长、影响最深远的一次公审活动,当数上世纪40年代中期抗战结束后,国民政府对4692名汉奸的公审。原国民党《中央日报》记者龚选舞先生当时目睹了这次公审对几个大汉奸执行死刑,在他新近撰学的《一九四九国府垮台前夕》一书中,他以一个亲历者“口述实录”的方式对诸多汉奸的人生最后一刻作了生动的描写。本文简称为《前夕》。

  [3]徳穆楚克栋鲁普(德王)——(1902年2月8日-1966年5月23日),出身察哈尔地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苏尼特右旗,作为伪蒙疆首要战犯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押,1950年被囚禁于张家口。1963年被特赦释放,并恢复政治权利。他被聘为内蒙古文史馆馆员,曾主持编成《二十八卷本词典》(蒙文),著有晚年回忆录《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1966年5月23日在呼和浩特逝世。

  [4]王克敏(1879年5月4日-1945年12月26日),浙江杭州人,字叔鲁。中华民国成立之后,王克敏曾于段祺瑞执政期间出任中国银行总裁、财政部长等多项要职,并且三度出任财政部长。也因为王克敏本人在北洋政府的地位,1927年蒋介石北伐成功后便发布通缉令捉拿王克敏,王克敏便逃往大连。1931年,王克敏在张学良支持之下出任北平财政处理委员会的副委员长,1935年任职于国民党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并且出任东北政务委员会、北平政务委员会等多项要职。二战结束之后,王克敏被重庆的国民政府以汉奸罪名逮捕,1945年12月26日于北平第一监狱中自杀身亡。

  [5]梁鸿志(1882年-1946年),字众异,一字仲毅,晚年号迂园,福建长乐人。近代官僚、汉奸文人。1946年3月2日,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归案,押解上海。1946年5月21以叛国罪被判处死刑,梁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11月9日受民国政府最高法院密令在上海被处决。

  [6]汪兆铭(1883年5月4日—1944年11月10日),生于三水县署(今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河口镇),字季新,笔名精卫,因此历史上多以“汪精卫”称呼。曾谋刺清摄政王载沣,未果。袁世凯统治时期到法国留学,回国后于1919年在孙中山领导下,驻上海创办《建设》杂志。1921年孙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汪任广东省教育会长、广东政府顾问,次年任总参议。于抗日战争期间投靠日本,沦为汉奸。1944年在日本名古屋因“骨髓肿”病死。

  本文来源于苍天有眼-冷眼回眸的新浪博客,有小部分改动。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d86ef0101aj3n.html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专家学者:抗日战争的胜利也是多党合作的胜利
下一篇:中国空军的八年抗战

责任编辑:石江鹏
最后更新:2015-05-07 09:50:50

热点新闻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