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湖北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日战争时期湖北重大惨案:沔阳惨案

添加时间:2017-08-11 15:00:32 来源:湖北党史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沔阳惨案概述

  湖北省沔阳县(今仙桃市、洪湖市,汉川市、天门县一部分)地处江汉平原,毗邻武汉三镇,是中国抗战的后方物资供应基地和兵员补充基地,资源丰富,人口众多。1938年10月,日军华中派遣军在占领武汉后,其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郞中将)按第十一军军长冈村宁茨命令,组成今村支队(支队长今村胜次少将,原步兵第十一旅团旅团长),沿长江溯江西攻沔阳。1938年11月至1945年2月,沔阳遭到日军飞机多次轰炸。其中,最为惨烈是1938年11月下旬对沔阳县境内沔城(今为仙桃市沔城回族镇所在地)、峰口、沙湖的大轰炸,制造了在一个集炸死800余人、炸伤450余人的重大惨案。在两天的轰炸中,炸死炸伤无辜平民达1700人以上。

  1938年10月下旬,中国军队在武汉失守后从鄂城退驻沔阳城。

  11月21日(农历九月三十日)这天,沔阳城内热闹非凡。商贾大户开张经营,人群熙熙攘攘,各摊点业主都在招徕顾客,街上到处是挑担的、提篮的、卖柴的、卖菜的、贩油的、贩米的、打货的、采买的,还有爱国学生在街头演讲。

  上午8时许,日军飞机20余架突然而至,3架一排对城内进行穿梭轰炸、机枪扫射。第一、二颗投下的是燃烧弹,先投在龙家湾,再投到头天门。这是城内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街道顿时两头起火,形成堵截之势。日机盘旋低飞,有的甚至擦到屋脊,每次俯冲,机枪就会对准人群扫射。

  第一颗炸弹炸中了沔阳城内的龚万泰商行,除老板龚良智外出讨帐、妹妹新嫁未归幸免于难外,其余的家人,从老板的祖母、老婆、儿子、雇员及从武汉来投亲13人,全部被炸死。

  定家面馆有食客两桌,计有15人,无从记得姓名,家人5人除其祖母和躲在谷囤里保命及外出串亲戚的儿子定光栋幸免外,全部被炸死。城厢71联保主任马楚侠因在户外拉钟报警,来不及躲避,藏在斑茅丛中被机枪射死。曾永康药店老板、管账先生、徒弟共被炸死5人。邵德昌药店管账先生纪金海和做饭的陈师傅在轰炸中丧身。王永昌广货店炸死了老板娘、管账先生和徒弟计5人。

  杨崇茂大杂货店炸死了许多米贩子,叫卖的、采买的,共有数十具尸首,无法录下姓名。有一个米贩子,是淤家渡人,肠子被炸出来了,还向前爬行,一直爬到官粮桥才断气。米贩子中多是施家港、胡卢坝、莲子口、谢仁口、颜家塔、门闩头人。马家酱园被炸死了10人。吴家饭店的30名食客正在吃饭,一枚炸弹正好落在餐厅中间,全被炸死。正在醉霞楼用餐的顾客近20人,也被全数炸死。

  江北村周则贤父母3人向北门方向逃跑,被机枪射死。笔铺老板刘昌元被炸死时,杨家大老爷因被炸倒的镔铁棚压倒而保命,后被搜救出来。从武汉逃难至沔阳城的钱阿訇一家6口,除媳妇幸免外,5人均被炸死。浮桥拱下躲藏一农妇,刚伸出头部张望,被炸得有身无首。洪湖一位米贩子,被炸得只剩下一条血淋淋的小腿,其妻子前来寻夫,因识得其夫鞋袜,只好抱着血腿回家安葬。

  结伴乞讨的8名叫化子,先躲在答家桥下。后有7人惊魂未定者爬上河坡,日机俯冲过来,丢下一颗炸弹,7人被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城内县衙门也被炸弹击中,十字街有7人被困在屋里烧死。陶家台有一位老太婆钻到炉膛里被闷死[ 陈仲刚、刘昌洛著:《沔阳县抗战史料》(1947年11月),仙桃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00,目录号2,案卷号70;刘正岗主编:《沔阳人民革命史》,武汉大学出版社1989年1月第1版第159页;魏光荣主编:《沔城志》,1990年5月内部出版,第144页。]。

  李顺遂在七里城被炸死,其兄李顺救、弟李顺来为他立了碑,上书“胞妹李顺遂之墓,民国廿七年九月卅日被日机投弹,惨遭炸死”。

  城内居民第一次经历飞机投弹,吓得惊惶失措,四处躲藏。在家的往自已家里桌下钻,柜里钻,床下钻。有地窖的钻地窖,没地窖的连炉膛也钻。在街市上抛头露面的就惨了,很多米贩子、卖柴郎无处躲藏,只得在惊惶中丧身,在乱窜中毙命,有的还被塌倒的墙压死,被炸飞的砖木石块击死撞伤。

  死难者的惨状,令人触目惊心,有的被炸成两截,有的肠肚挂树枝,还有的被炸得血肉遍地,脸皮蹦贴墙壁之上。总之,破脑开肠者,断臂折腿者,身首异处者,身无头影者,尸骨焦灼者,肉模糊者,累累一街。

  玉带河里飘着浮尸,莲花池畔躺着死尸,许多牌坊上溅满了血污肉浆。到处是喳喳哇哇的人群,到处是哀哀戚戚的哭声,悲惨气氛笼罩全城。

  事后人们为了记下日军的这笔血债,专门清点了损失,城里城外,计投弹190余枚。其中有两枚投在清真寺附近和准提阁门前没有爆炸。5座城门均被炸毁,许多牌坊也炸飞了。共毁坏房屋300余栋,仅一条下关街上炸死300余人。

  同一天,日军侦察机一架到沙湖上空侦察,盘旋20分钟后,又来轰炸机6架,炸毁房屋20余栋,死伤30余人[ 刘正岗主编:《沔阳人民革命史》,武汉大学出版社1989年1月第1版,第153、159页;魏光荣主编:《沔城志》,1990年5月内部出版,第67、212页。]。

  当天上午9点左右,3架日机又飞临峰口集镇上空开始投弹,制造了在一个集镇炸死800余人、炸伤450余人的重大惨案。

  第一颗炸弹扔在鱼行老板杨公堂家中,他一家父母妻儿6口人全部炸死,无一幸免。接着,日机又以3架一编队,9架一批次,共三批次、27架次轮番投下炸弹、凝固弹、汽油燃烧弹。顿时,烈火烧红了蓝天,峰口镇变成一片火海。黄启新的“黄益大”商行、何传芳的杂粮行、朱经明的“朱隆盛”商行等150家被炸毁。谢南斗、谢朱氏、谢氏、陶氏、徐德春、何传芳、何瞿氏、何杨氏、黄格正、刘氏、王同选、杨公堂等800余人被炸死,48户绝户。朱书传、黄致德等450余人被炸伤。10小时的大火,烧毁房屋400余栋。

  11月23日(农历十月初二日),日军为追逐中国军队,又遣飞机10余架在沔阳城内轮番轰炸6次,投弹40余枚,城内大小十字街一带全部被炸毁。古柏门街是沔阳县政府所在地,大街两翼的古朴典雅建筑和装饰讲究的民宅,被炸得所剩无几。

  县政府和文圣庙被炸毁,公共体育场设施全遭破坏。特别是熊、肖、高等姓人家的大瓦屋, 都是前后五六层,均被夷为平地。也有的屋上瓦片全部被震落,成为歪斜的空架子。县城内外,满地是瓦砾砖渣,还有间杂着的炸弹飞片和机枪弹壳。

  县府广场上,直径约2米、深1米的小弹坑就有10处之多,直径约五六米深四五米的大弹坑也有4个。居民墙上留下的机枪弹洞,举目难数。七里城下清真寺附近的墙壁上,所留弹洞,数以百计。

  这次轰炸,人们虽然有所防备,但魏家横堤麻林里,还是有不少人倒在血泊中。大朝门夏宅有4位老太太被炸弹声震死在堂屋中央。九贺门周家母子3人被炸死在城墙半坡[ 陈仲刚、刘昌洛著:《沔阳县抗战史料》(1947年11月),仙桃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00,目录号2,案卷号70;魏光荣主编:《沔城志》,1990年5月内部出版,第67、212页;谢守道:《沔城浩劫》,载《沔阳文史资料》第三辑,1985年7月内部出版,第10—14页。]。

  同日敌机三架轰炸沙湖,炸毁房屋八十余栋,当地民众被日军机枪射死达190余人,伤者30余人[ 陈仲刚、刘昌洛著:《沔阳县抗战史料》(1947年11月),仙桃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全宗号100,目录号2,案卷号70;刘正岗主编:《沔阳人民革命史》,武汉大学出版社1989年第1版,第266页。]。

  日军1938年11月21日、23日两次轰炸沔阳城及近临的沙湖、峰口镇等地,据仅有的资料不完全统计,共炸死炸伤无辜平民达1700人以上,造成了极大的财产损失。经历此番大轰炸,千年古城沔阳毁于一旦。峰口镇从上场到下场,从牛行到瞿家巷子、大巷子、沿河街等主要繁华街道皆成废墟,整个峰口镇哀声遍地,景象惨不忍睹。

  (仙桃市抗战课题组供稿 钟文整理)

  主要参考资料:

  1. 《日军轰炸沔阳》,陈仲刚、刘昌洛著:《沔阳县抗战史料》(1947年11月),仙桃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档案号全宗号100,目录号2,案卷号70。

  2. 谢守道:《沔城浩劫》,《沔阳文史资料》第三辑,1985年印行,第10—14页。

  3. 《峰口轰炸惨案》,李秉新、徐俊元、石玉新主编:《侵华日军暴行总录》,河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091页。

  4. 《日军在沔阳的暴行》,沔阳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沔阳县志》,华中师范年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464—465页。

  5. 《轰炸沙湖》,刘正岗主编:《沔阳人民革命史》,武汉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66页。原载《沔阳抗战史料》,1947年印行,第3页。

上一篇:抗日战争时期湖北重大惨案:沙洋大轰炸
下一篇:抗日战争时期湖北重大惨案:随县惨案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8-11 15:00:57

湖北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