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日历史 > 综合资料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小日本可恶!有条造谣中国百年的东洋暗道!

添加时间:2017-08-11 16:25:21 来源: 海疆在线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回顾整个近代史,恐怕中国人感情最为纠结复杂的国家就是日本。近代以前,中国曾经是日本的老师;但过去一百多年,日本学西方,脱亚入欧,学到了很棒的工业体系,掌握了现代制造业,工业化做到世界前茅,一度将中国远远地甩到后面。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从国际政治角度来讲是日本侵略中国,从历史角度来讲,其实是工业打农业。日本跟中国对比,具备非常明显的全面的工业技术优势。这是个事实,必须尊重和承认,然后谦虚地学习改正。但问题发生在下一个环节,日本的理论家、政治家、战略家及部分中国知识分子把这一段时间的技术优势解释成了日本文明对中国文明永恒的优势,有一些人甚至直接把它解释成“日本人比中国人强”。

  上述人群散播其观点的主要途径就是:日本人编造文化谎言,然后由中国有些知识分子一百年来不断重复。

  

近代谣言

  之一:中国人“马马虎虎”。鲁迅临终时对内山完造说:“中国人正患着一种疾病:马马虎虎。“马马虎虎”若不治疗,就无法救中国……”胡适的《差不多先生传》虚拟的那个“属于各省各县各村的知名人士”也是在影射这一点。对于这一点,中国人民大学金灿荣老师告诉笔者,他在没出过国的时候是同意的,出国后才发现这是日本知识界先制造出来的概念。横向对比其他国家,更发现这概念不靠谱。“我去了美国,发现美国人跟我们一模一样;接着去俄罗斯才发现,那才叫马马虎虎,后来又去了巴西和印度,才知道真正马马虎虎的是他们,而且是没有底线的。中国在大国里面算好的,马虎竟然也被日本人说成是特有的毛病,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之二:中国人“不团结”。“中国人不团结,一盘散沙”的观念很影响中国知识界、政治界的,连民国之父孙中山先生都这么说。金老师感慨道,他之前也觉得这个判断是对的,后来在世界上一跑,美国去了一百多次,别的国家和地区也有70个左右,就发现跟正常人类比,中国人其实比他们多数都团结。

  金老师还给笔者举了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例子。比如非洲卢旺达大屠杀,图西族和胡图族在四个月时间,相互屠杀了130万人,太残酷了。然后你再看中东、北非和西亚,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太深刻了。有个阿拉伯谚语这么说的,在沙漠上遇到波斯人和毒蛇,一定要先打死波斯人。再看南亚,巴基斯坦和印度其实原来是一个文明圈,人种其实都是黑白混血,都是一样的,但现在势如水火。

  欧洲的斯拉夫分三块:西斯拉夫、东斯拉夫,南斯拉夫,西斯拉夫的代表是波兰,东斯拉夫代表俄罗斯,他们之间是相互仇恨,特别是波兰对俄国的仇恨,用布罗津斯基在《大棋局》的话说,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不需要教育的。再看东斯拉夫内部,白俄罗斯、俄罗斯、乌克兰三兄弟也很不团结,看看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仇恨有多大就知道。

  之三:中国汉奸世界最多。这个谣言的时代背景是日本侵华,大概意思是中国人当叛徒的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粉碎这个谣言,要拿数据说话,金老师提供了他的计算方式,笔者听上去挺靠谱。

  首先算算抗战时期中国的总人口数量。不少人熟悉谭嗣同的诗句“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并就此以为晚晴民国时期的中国总人口为4亿,但事实上这一数字并不准确。距离民国最近的人口调查数据应该在1951年,刚成立的新中国政府邀请苏联专家,搞了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人口调查,得出中国的总人口为5亿。将内战、抗战等战争减员因素考虑在内,中国在民国时期的人口数量可能超过5亿。

  以5亿为人口基数,我们很快可得出400多万伪军所在总人口的比例——0.8%。这400多万伪军已经包括了伪满洲国的“满洲国军”,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的华北治安军(俗称皇协军),以及汪伪国民政府的“和平建国军”。

  同一时期,被德国法西斯占领的捷克总共1500万人口,却出了150万伪军,比例高达10%,法国等地情况不比捷克好多少。因此金老师毫不犹豫地说,中国伪军统计数字不到5000万的时候,就没“资格”与别的国家pk世界第一。

  之四:北洋水师大炮上面晾裤衩。“主炮晾衣”说再见于著名历史学者唐德刚先生的《晚清七十年》。书中称:“1891年(光绪17年)7月9日,循日本政府之邀请,李鸿章特派丁汝昌率‘定远’‘镇远’等6舰驶往东京湾正式报聘。一时军容之盛,国际侧目……那时恭迎恭送,敬陪末座的日本海军司令伊东祐亨和东京湾防卫司令东乡平八郎就显得灰溜溜了……但当东乡应邀到中国旗舰‘定远’号参观时,他便觉得中国舰队军容虽盛却不堪一击——他发现中国水兵在两尊主炮炮管上晾晒衣服。主力舰上的主炮是何等庄严神圣的武器!而中国水兵竟在炮上晾晒裤子,其藐视武装若此;东乡归语同僚,谓中国海军终不堪一击也。”

  然而事实上,除重要当事人东乡平八郎时任职务有重大讹误外,北洋水师“定远”等主力舰主炮根本不可能作晾衣之用。按照“定远”级铁甲舰原始设计图,另据打捞上来的致远舰残骸,其305毫米口径主炮的炮管外径接近半米,距离主甲板的高度接近3米,平时主炮炮管露出炮罩外的长度不足2米,攀爬到这样高、短、粗的柱子上晒衣服甚为困难,有跌落摔伤的危险,况且彼时炮管材质为生铁而非现在常用的钢铁,所以“主炮晾衣”根本不可能。

  金老师对这段历史做过些研究。据他查阅资料,唐德刚提到的史料出处实为当时日本一个反华小说家写的小说。况且,受技术条件限制,近代海军军舰上没安空调,因此各国海军习惯每周设立一个内务日,官兵在军舰上统一打扫卫生、清洗衣物,北洋水师晾晒衣物的场景很可能发生在内务日。

  北洋水师在作风纪律上的颓丧,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这并非意味着对那段历史可以张冠李戴。

  

谣言与革命

  类似的谣言还有很多,比如“东亚病夫”等。这些谣言通常由日本学者编出,中国学者进口后再加工,出口再转内销,最后散播开来。

  谣言与人性有关,人们在信息交流时,会有选择性地接收他们想要的信息,或者更倾向于接受他们相信和愿意相信的东西。结果是,当一个信息模糊不清时,人们想把这个支离破碎的不完整的故事明晰化,这样,每个人都可能有意无意地往信息里面掺杂自己的情感、需求及记忆。因此,尽管很多学者努力去寻找,但至今很难找到制造谣言的人。

  事实上,当下争论谁如何制造谣言意义不大,更重要的是梳理过去100多年这些谣言对中国社会的影响。

  就动机而言,日本人为保持所谓“种族优越”,制造这些谣言污蔑中国,贬低中国人是一种战略需要。在中国社会,有意或无意间传播这类谣言的知识分子动机较为复杂,很难一概而论:一是对国家及社会现实相当不满,借谣言以泄私愤;二是被这些谣言激发了革命热情,并试图通过传播相关信息,燃点更多人的革命热情。

  历史老人的安排确实很奇妙也很吊诡。日本人的批评辱骂反而激发了中国人的革命热情,以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等为代表的进步知识分子不时借日本人之口自我反省旧中国的国民性及社会结构。这股革命热情,在中国共产党上世纪20年代登上历史舞台,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后,融入新民主主义革命及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洪流。

  从某种程度上说,谣言所致的错误认知激发出一种革命激情,而这种激情又是中国现代化所必须的。打乱中国的既有社会结构很不容易,没有革命热情,就没有土改等一系列工业革命需要的条件。

  时光老人来到世纪之交,来自日本的此类谣言并未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而消退,国内的“日吹”大有人在。

  

最新谣言

  之一:日本工匠精神源远流长。工程师主要不是学校培养的,而是在工作过程中培养的;再优秀的工科学生如果不在生产一线锻炼,也很难成才。这是世界通行的道理。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日本产品跟20世纪末的中国产品一样质量不好,东洋货彼时还是劣质代名词。然而受益于美国赐予的“韩战特需”“越战特需”,日本大量引进西方技术改进生产工艺,日本制造终于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成为模范。

  之二:日本经济并未“失去20年”。纵观日本排前十名的公司,不是汽车企业,就是与汽车相关的配件软硬件公司,产业单一化显而易见。随着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到来,特斯拉、比亚迪等企业正后来居上,日本企业能否继续领跑未可知。况且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日本海外投资的失败案例比比皆是,丰田等企业的成功只是特例。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对此早有研究: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家电企业在东南亚和中国的投资几乎全军覆灭,它们本想将第二流的技术转移至中国和东南亚,没想到却助推中国康佳等企业崛起,挤占其原有的市场份额。

  一些“日吹”学者还喜欢引用“日本GNP是GDP好几倍”的数据,但事实上,日本GNP只比GDP多3%。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他们研究日本,与日本接触多,对日本有感情,如果日本被证实是那么的不堪,他们自身存在的价值也没有了。

  古往今来,谣言经久不衰。尤其在国家遭遇连续失败时,国人往往很难保持定力,即使如熊十力般的新儒家对未来有些信心,也被旁人视为异类。但回看革命建立新中国、新中国工业化的过程,又在某种程度上离不开谣言的刺激,历史逻辑的复杂与玄妙之处正在于此。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日本正视历史方能持久和平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7-08-11 16:37:25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