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日军在扬州的暴行

添加时间:2017-08-12 15:47:33 来源:画家吴高龙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日军在扬州的暴行

  1937年12月14日,日军侵占扬州,2日后占领仪征、仙女庙(今江都),1939年又先后占领宝应、高邮。至此,扬州及各县县城全部沦陷。残暴的侵华日军实行“三光”政策,疯狂屠杀扬州人民,烧毁民房,抢劫财物,强奸残害妇女,其残暴程度令人发指。尤其是在扬州地区制造了一些惨案,如“万福桥惨案”、“仙女庙惨案”、“天宁寺惨案”、“高邮惨案”、“寡妇圩惨案”等等。这不仅给扬州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而且大肆掠夺财物,严重破坏了扬州的经济发展,扬州人民在“水深火热”之中度日。

  万福桥大屠杀

  万福桥全长406米,1937年秋复建完工,是当时江都往来扬州的必经之路。

  1937年12月14日傍晚,侵华日军京浦区右翼先遣队少将司令天谷率松井师团占领了苏北门户——古城扬州。当晚就窜到城东约十里路的万福桥。16日,日军小川中队彬之小队占领江都县重镇仙女庙,并在扬清公路仙女庙段的每道桥口派兵驻守,控制交通线。日军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淫掠,万福桥附近村庄100多民众被杀害,400多间民房被烧光。

  12月17日天未亮,驻扬日军拦街抓人,将抓到的200多名青壮年当夫役,押着运送枪支弹药和抢掠的财物去仙女庙。沿途又抓了100多人。到了仙女庙据点,日军发路单放回。这400多青壮年拿到回家的路单以为得救了,沿着公路向西飞奔。可是出仙女庙据点才到江家桥,守桥的日军就命令他们两人一排向前走。到了头道桥,桥上的日军哇哇乱叫,恶狠狠地将路单撕得粉碎,端枪执刀押着他们向西走。过了二道桥,前面就到万福桥了。前面的人走到万福桥中间被手执军刀的日军拦住,后面的人因不知继续往前走,当一齐拥到桥上时,突然哨声响起,架在桥两头的日军机枪猛烈扫射起来,人群纷纷中弹倒下,桥上一片惨叫声。灭绝人性的日军扫射过后,又冲上桥对准跳河逃命的人开枪射击,用刺刀将倒下的人挑下河去。前后大约半小时,除吉家庄的卞长福一人趁乱跳河,凭着好水性死里逃生外,400多青壮年全都遭难。

  天宁寺大屠杀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扬州天宁寺临时被改作抗战伤兵医院。当时医疗设备很差,加之战争局势恶化,伤兵医院设在扬州也很不安全。负责救护工作的扬州妇女运动知名人士郭坚忍曾要求国民党江都县长马振邦将伤兵转移,未被采纳,致使1937年12月14日扬州沦陷时,一些重伤兵仍滞留在天宁寺内,靠寺内僧人照顾生活。27日大早,日军搜索队进入天宁寺,发现寺内有伤兵,有的军队番号仍在胸前佩着,立即向日军首领报告。一会儿,开来一批全副武装的日军,手端长枪,枪头上全上着雪亮的刺刀,进入天宁寺后,立即关上大门,堵死后门,逐间房屋搜索。当他们搜查到地藏殿和观音殿时,发现有不少穿着僧衣的“可疑人员”,端起枪来就射。寺内有一宏度和尚会几句日语,听到枪声赶忙出来应付,称这些人都是“播裳”(日语和尚)。日军不信,就扒开他们的衣服,发现肩上有老茧或身上有枪伤,便认定他们均为中国伤兵,于是你一枪我一枪的把他们全部射死。那些躺在床上的伤兵毫无抵抗能力,残暴的日军将这些伤兵一个一个用刺刀捅死,附近的群众虽然紧闭着大门,仍然听到惨叫声不绝于耳。地藏殿、观音殿内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在残杀中国伤兵的同时,嗜杀成性的日军对于寺内的和尚和道人也不放过。烧火的小和尚李小瘌子躲在厨房里,被日军拉到天井东头的松树下当靶子,头被打得粉碎,旁边的日军竟然拍手称快。香火道人老王被枪杀在方丈室。撞钟的老和尚悟民身首异处,被日军用大刀砍死在钟楼房。弘元和尚在后天井被刺穿喉咙,尸首倒在门槛上。香火道人老丁在大雄宝殿西边被乱枪打死。南禅和尚从藏经楼刚刚出来,就被日军一枪打死。甚至连70多岁的香火道人陈文华也难逃此难,被凶残的日军用大刀活活砍死……

  姚家沟惨案

  姚家沟位于今高邮市界首镇维兴村三组。1939年11月30日,侵华日军进驻界首镇,常遭到驻防在界首东乡伍家沟、时家桥一带的国民党江苏省保安八旅十六团的袭击。日军以他们强盗式的逻辑,将此与无辜的老百姓联系到一起,常常对那一带的农民烧杀抢掠、肆意骚扰,报复中国军队对他们的抵抗。

  1940年5月1日,对于家庵、康家圩等地推行“三光”政策,进行血腥“扫荡”。在方圆20多里区域内,烧毁房屋13000多间,受害者达3000多户。特别是在姚家沟制造了惨无人道的血腥大屠杀。姚家沟从南到北29户人家,房屋全被烧光,32人惨遭杀戮,有6户全家老幼无一幸免。姚家沟的青壮年男子逃过此劫的少之又少,众多妇女遭到日军蹂躏。因幸存下来的多数为妇女和儿童,姚家沟后被人称为“寡妇圩”。

  菱塘桥惨案

  1939年5月12日午夜,驻扎在天长县的日军头目竹山带领19个士兵及部分伪军,直扑高邮菱塘乡,妄图一举全歼驻守在菱塘镇上的民间抗日武装陈文部队3营。13日,这股日伪军从镇东上庙登岸。陈文部队大多已经转移,日军就从东到西挨家挨户搜查,并把镇上的男女老少赶到镇西的下庙。少数未能撤走的陈文部队士兵也夹杂其中。第二天,日军从1000多群众中推出近200个所谓的“可疑之人”关进大王殿,拷打讯问。日军先用木桩打,木桩打断后换上榔头。镇上的单身汉小花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看到无辜群众惨遭毒打,陈文部队的一位名叫朱登银的连长,悲愤难忍,挺身而出,怒斥日军。但日军仍不善罢甘休,继续毒打群众,陈文部队中的战士一个个勇敢地站了出来,制止日军的暴行。

  最后,陈文部队中的连长朱登银,排长王清,士兵马俊、陆万林、徐德姚、吕文朝、陈xx及菱塘镇居民姚德俊、胡良、顾齐昌、李同璋、张长新、王达人、王国恩、胡克邦、李长山和孙xx、徐xx等18人,背上画上了黑墨圈,用一条长绳子,一个接一个地绑在一起,推出大王殿,带到庙西头的一条壕沟边杀害。

  火烧仙女庙

  1937年12月16日,日军第11师团步兵第10旅团一部由扬州东犯仙女庙,侵占运盐河南岸地区。沿路枪杀数十名难民,一进仙女庙镇,便开始疯狂屠杀,仅在都天庙、玉带桥就枪击老百姓近百人。17日上午,日军后续部队到达,乘橡皮筏向北岸冲锋。北岸国民党留守部队稍作抵抗后全部撤退。日军占领北岸后,见人便杀,见屋便烧,长达2华里鳞次栉比的300多家民房、店铺,1000多间房屋,顿成一片火海。运盐河浮尸累累,流水尽赤。仅河北的河边6个保300多户人家,1000多人口,除500余人于惨案发生前逃往乡间外,留下的近500人,绝大多数死于此难中。吴长兴旱烟店经理夫妇2人被日军追杀,在奔逃途中,妻子被日军抓获,遭到强奸,丈夫听到妻哀号求救之声,撕心裂肺。萧老太早已花甲,日军也不放过,被奸污后,老太悬梁自尽。姜家巷西首小商人王德章一家6口,只有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昏厥于母亲尸身之下,才得幸免于难。这个幸存的婴儿后来取名为王明堂。

  八·一二头桥惨案

  1938年8月12日,战火蔓延到头桥镇这个安详平和的江北小镇,并在这里制造了“八·一二头桥惨案”。日本兵把从头桥镇抓来的100多个青壮年男人,一起押送到镇上的东大桥和小人堂之间的空地上。“鬼子在人群四面架起了机关枪,让一个汉奸来认谁是"良民",谁是中国兵,摇头的”三十多人被赶到半干的水塘下面,日本兵就用机枪扫射,鲜血染红了头桥的河水。日本兵在杀完人之后,又命令那些没有被杀的幸存者,用修建东大桥的石块层层相叠,将死难者尸体和奄奄一息的重伤者压沉水底。除机枪扫射外,日军在头桥还刀砍火烧杀害平民总共约五六十人,被害者中有头桥镇本地原住民,也有外地来头桥的经商务工人员。

  高邮惨案

  1939年10月2日,驻防高邮城的国民党江苏省保安三旅和县常备旅不敌日本华中派遣军独立混成旅,弃城而逃。日寇很快占领了高邮城。

  日寇进城后的第一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人。从早杀到晚,先后在石工头、西门湾一带一下子就枪杀手无寸铁的市民200多人;在西后街北头一带又枪杀手无寸铁的市民300多人;在乾明寺南菜地里集体枪杀被抓去做苦力的农民数十人;在北门外麦粉厂厂房外面的路上和田里枪杀逃难的市民100多人。日寇进城不到一个月,连续在城里进行五次大屠杀,共杀害无辜百姓1200多人。据当年目击者资料记述,高邮城内“沿途遇害同胞,僵卧道旁,血迹模糊,不忍目睹”,在运河堤上,“堤土血迹殷红,两岸伤亡数百人,城里城外伤亡有数千人”。

  “寡妇圩”惨案

  1939年11月30日,日军进驻界首镇,因常遭到驻防在界首东乡一带的国民党江苏省保安8旅16团的袭击,因此常对那一带烧杀抢掠,以报复中国军队的抵抗。1940年5月1日,1000多个日、伪军分三路到界首东面的姚家沟、于家庵、康家圩进行血腥“扫荡”,被烧毁的房屋有1.3万多间,受害的村民有3000多户。其中,500多个日兵到后,见男人就杀,见女的就奸,见房子就烧。躲在坟堆里的20多名村民被发现后,一阵枪杀刀砍,无一幸免。藏在草荡边的90多名妇幼老人被发现后,全部被剥光衣服,跪成一线,任凭他们凌辱。由于此处男性村民基本都死于日寇的屠刀下,留下的基本是妇女,这里便被称为“寡妇圩”。

  因此,虽然当时这块长约10米宽约7米的土塘不大,却是这起悲惨事件的最好见证,也使得这里成为让人痛心的“寡妇圩”。

  高邮黄家庄惨案

  1940年3月6日,日寇来到一沟乡黄家庄,就像疯了似的,见人就杀,见房就烧。64岁的老人张汝标因双目失明躲在家中,被日军发现后用刺刀刺死;村民朱德荣和妻子、儿子一家3口人全被杀害;最惨的是朱秀英一家三代5口人中,有4人被杀,还不包括她母亲腹中的胎儿,当时还是儿童的朱秀英又差点被日兵摔死。当天被杀害的村民就有29人,其中男15人、女14人。3月14日上午,日寇第二次到黄家庄屠杀村民,又有10男、2女被杀害。3月16日,穷凶极恶的日寇第三次到黄家庄烧杀抢掠,全庄143户村民的670多间房屋全被烧毁,又有43人惨遭杀害,27名妇女遭强奸。有名躲在草粪堆里的妇女被发现后,遭到6个日兵的轮奸。

  杭集惨案

  民国二十七年农历八月初一(1938年9月24日),一队日军从仙女庙(江都)方向朝杭家集开来。他们得到汉奸吴德权、吴德顺(解放后被镇压)的密告,称杭家集有“支那兵”(日寇称中国抗日军队为支那兵),借口抓“支那兵”,日军在杭集杀人、放火、强奸,制造了八月初一杭集惨案,100多人死于枪杀。

  八月初一清晨,日军汽艇在芒稻河巡逻、监视,见到可疑人员就开枪射击。一队日军从北边进入杭集,走到裔家庙,抓住陪伴新婚妻子回娘家的刘正存带路。

  在今天的王集地界,农民刘鸿璧给儿子送早饭,走到王里墩老屋墓处,听到嘈杂声,说日本人来了。他赶紧躲进麻田里,被发现后,打死在麻田边。

  翟家庄附近三个女青年相约赶集,日寇发现后追赶,女青年慌不择路跳进河里,仍被拖上岸并遭到强奸。

  在镇上,赶集卖米的杨兆夏吓得躲进人家房门后。日军紧追不舍,进屋后看到房内顶上的铃子晃得直响。推开门,见一男子浑身哆嗦浑身像筛糠一样,随即举枪把杨兆夏打死。

  临近杭集街时,日军一路上已抓了二十多人,被枪杀和枪托砸死的有十多人(其中有刘正存)。日寇进了街,把来不及逃跑的居民一起押到东下街的“小人堂”(原下街东侧的慈善育婴堂)。凡被怀疑是“支那兵”的,均遭枪杀。

  日寇继续向南,来到原太阳站(今夏庇村小兴圩南),又枪杀我不少同胞,其中有卖盐的陶正荣的父亲陶寿祥(人称大祥子),陈家圩梅嘉福的大儿子遭枪杀,二小圩的一个姑娘遭强奸,在江边抓住余久原的弟弟带路到新联小八巷江滩,又被枪杀。第二天(八月初二),日寇又到史家大庄,放火烧了陈宗干家的房子,隔壁陈公甫家房子也被烧。连同曹三家的房子,共有60余间。

  其中最悲惨的是船村一个妇女,因怀孕9月,即将临产,被日寇枪杀后,母亲死了,婴儿尚在腹中蠕动。后来这名婴儿的儿子成了著名的学者。

  其他暴行

  1938年6月29日,日军兵分三路包抄杨家庙(今属邗江区),进镇后大肆抢劫,杀死无辜百姓29人,致残5人。同年8月5日,又出运100多人将湾头镇团团围住,放火纵烧东岳庙,庙内的避难者全遭不幸。

  1938年6月,仪征地区有400多名平民被日军杀害,200多名妇女被日军强奸,近2000间民房被日军烧毁,1800多石粮食、10万多包食盐被日军抢走。

  1940年4月1、2日,日军在宝应大、小瓦甸镇和夷家沟的11个村庄烧毁房屋1366间,枪杀49个无辜百姓。

上一篇:“口述扬州沦陷史”引极大反响 杭集惨案亲历者讲述日军暴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2 15:50:07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