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口述扬州沦陷史”引极大反响 杭集惨案亲历者讲述日军暴行

添加时间:2017-08-12 15:36:04 来源:扬州晚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陈谦吉老人

  

 陈恭默老人

  12月13日,我国迎来第二个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国家公祭日。日军在中华大地的恶行不容忘却,为了让国人牢记历史,不忘国耻,珍爱和平,扬州大学生们深入老城区,向抗战经历者收集“口述扬州沦陷史”。昨天本报报道刊出后,引起市民极大反响,两位曾经历过杭集惨案的老扬州主动联系本报和大学生志愿者,讲述了他们曾亲眼目睹的日军暴行。

  市民:希望年轻人记住历史

  日军在南京犯下累累暴行,而在一江之隔的扬州,日军在侵略期间同样欠下一笔笔血债。上周末,来自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工程学院的14名大学生志愿者,在老城区四处寻找曾经历过沦陷岁月的老扬州人。学生志愿者们共收集到十多份口述历史,而这些“口述扬州沦陷史”,将被整理在一起,供更多年轻人去了解那段充满血泪的历史。

  大学生们整理的扬州沦陷口述历史多来自老城区的原住民,如扬州中学、万福桥、绿杨旅社等地。本报昨刊发报道后,引起市民的极大反响。多位市民致电本报,表示这一行动非常有意义,“经历过抗战的老人已经不多了,现在的年轻人对历史遗忘得厉害,希望他们能收集这些真实的历史,以史为鉴,以后成为国家的栋梁。”

  两位老人亲历日军在杭集疯狂屠杀

  在本报报道发出后,两位曾经历过杭集惨案的老扬州联系到本报和大学生志愿者,希望讲述他们曾亲自经历的扬州沦陷历史,以及日本人在扬州犯下的罪行。

  昨天,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工程学院的教师谢金之带领大学生志愿者们来到杭集,与老人面对面聆听了他们的口述。在他们的讲述中,那个残酷的岁月再度映入年轻人的眼帘,血与火的扬州,在脑海中重新浮现。 记者 邵伟

  【新闻附件】

  两位老人的“口述沦陷史”

  日军枪杀无辜村民,孕妇都不放过

  口述人:陈谦吉 性别:男 年龄:87岁 地点:杭集太阳站

  “一九三八年八月初一上午九十点钟,日本兵向江都发了三炮,枪杀了无辜的赶集村民,百姓躲在江边芦草堆里。下午于庄有火,房子被烧毁,死了三十多人。”陈谦吉老人说,他有一个干爹,名叫严兆岁,也被日本人打死,16岁时,老人一个人带着红纸包去祭奠干爹。

  在双隆村永风组,鬼子又来了,陈谦吉老人的母亲(曹得真)、隔壁聂万珍的婆婆及史娣滢的姑妈,躲在草堆旁边。史娣滢的姑妈头伸出来被日军发现,日本人瞄准她就是一枪。当时史娣滢的姑妈已怀孕,死得很惨,连胎儿都弄出来了。陈谦吉老人母亲(曹得真)、隔壁聂万珍的婆婆当时都很恐惧,幸好后来鬼子看了一眼就走了。

  在原锚墩(现船村)、康庄(锚墩的附近),有一名60多岁的老人叫康德能,耳背,是陈谦吉老人的亲戚(三奶奶之弟),在水稻田里灌水时被鬼子发现,鬼子叫他不要跑,老人因耳背没听见,被打死在稻田中。

  日军留下海报:所到之处“和平立宪”

  口述人:陈恭默 性别:女 年龄: 90岁 地点:双隆村

  一九三七年时,陈恭默就读于扬州琼花观小学,当时正读五年级。因为日军攻陷了扬州,陈恭默只好辍学在家,学校已空无一人。

  八月初二,日军来到抗日新四军陈仲干家里,没有发现陈仲干,便放火烧了陈仲干家里前后五进房子。

  陈恭默老人说:“当时日军举着枪,看见人就打死!日本人还放话,要烧杭集的三个庄子,最后是烧了陈仲干家和于庄的三四户人家。” “我还听到后门有老人在喊孙子,却被日本人听到,日本人开枪打了老人就离开了。”

  陈恭默老人回忆,有一枚抗日戒指让他们差点遭遇危险。

  八月初八晚饭后,陈恭默老人的祖父陈丙宁在后院上厕所,被日本人发现,喝令祖父放下木板让日军小分队过水沟。日本人进了陈家以后,在陈家翻箱倒柜,发现了一枚有“抗日”字样的戒指和当时的泰县日报,报纸上都是些抗日的内容。

  祖父和母亲都极力地向日本人解释,戒指是小孩捡回来玩耍的。日本人说:“既然说是小孩子捡的,就叫小孩子回来。”陈恭默祖父则说:“小孩子看到你们吓跑了。”双方纠缠了很长时间,日军就找隔壁的陈宜林祖父陈隆向对证。陈隆向解释说:“他们家里两个老人,一个妇女,还有两个小孩,想抗日也不能啊。”日本人这才罢休。

  陈恭默回忆说,那只是一枚普通的戒指,是她母亲回娘家时一个小姐妹送给她的,谁知道惹来一场风波。

  陈恭默还记得日本人走之前丢下一张画报,内容大致是:“日军所到的地方和平立宪。”因为家里人害怕日本人再来找茬,便将画报贴在家里墙上。

上一篇:南京大屠杀真实图片资料
下一篇:日军在扬州的暴行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2 15:38:32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