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惨案实录江苏惨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扬州抗战第一惨案:万福桥,四百余人遭集体屠戮

添加时间:2017-08-12 10:35:23 来源:扬州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史学界详细披露“扬州抗战第一惨案”始末

  2005年7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湾头镇万福桥。桥面上车辆往来穿梭,行人不断。在万福桥桥头,一些卖鱼的商贩一字排开,等待着生意。桥上有许多人倚靠在桥栏上架起了钓竿,悠闲垂钓;从万福闸下面蹿出的河水微微泛浑,偶有水花翻腾,转瞬间又归于平静。远处的河面上有两艘打渔的小船,在水中摇摆不定。

  眼前的这一切,让人们很难跟六十八年前的那场发生在扬州的大屠杀联系到一起。

  万福桥:日军烧杀掳掠

  1937年12月14日,日本人攻陷扬州城,当天下午,日军占领东乡湾头,灾难逼近万福桥附近的村民,而万福桥附近的居民,依然像往常一样起居、出行、劳作。没有人会想到即将有一场血光之灾冲散他们原有的生活;也有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士,已经意识到一场灾难即将开始,但是人们却怎么也想不到噩梦会降临的这么快。

  “尤德荣是当地的一个屠户,被抓去剥猪,猪剥好后尤德荣被日军推下河,一枪打死。16岁的张贵喜和吴开元等3人,外加3个路过的小青年,被日军吆喝着赶上万福桥,逼他们伏在桥栏杆上向下看,当他们刚倾着身子伏下去,日军就从后面抓住双脚,猛力向下一掀,把他们掼下河去。隆冬腊月,水冷彻骨,张贵喜等身着臃肿的棉衣在水中痛苦地挣扎,而日本侵略军却从上面一个一个地瞄准射击,随着枪响,鲜血透过被害者的棉衣,泛上水面。”

  看着遭枪击者在水中痛苦的挣扎,然后沉没,射杀者却哈哈大笑。在记述当年“万福闸惨案”的材料里,象这样以杀人为乐的例子比比皆是,受害者多为附近平民。

  “万福村的商恒堂、丘广海、潘小八等7人被集体屠杀,当场死2人、伤5人。日本侵略军又把受伤的人拉上草堆,放火活活烧死。被害者惨叫、挣扎,皮肉脱落,最后全身枯焦,无法辨认,家属收尸时只能从枯骨的长短判别亲人,惨不忍睹!”

  在万福村附近,当年的日本人究竟干了多少坏事,时间已经过去六十多年,随着当年亲历者的先后离世,已经很难做出一个准确的统计。但日本人的手上沾满了当地人民殷殷鲜血这是不争的事实。最令人发指的是,日军对当地妇女的侮辱,上至年迈老妪下至未成年的孩子,都未能逃脱惨遭凌辱的恶运。万福村两个14岁的女孩遭日军轮奸后屈辱死去,仅15、16日两天,日军在万福桥一处奸污妇女数百人。

  这样,从1937年12月15日到12月16日,仅仅两天的时间内,日军在万福桥附近一带就杀害无辜百姓百余人,仅有100多户人家的万福村,就有24人遇害。其他如房屋、牲畜等,则悉数被烧被抢。至此,日军的暴行并未停止,反而愈演愈烈,至12月17日在万福桥上集体射杀400多名青壮年劳力制造了震惊苏北的“万福桥惨案”而达到极至。

  谈及这段血泪史,向记者提供“万福桥惨案”相关史料的党史研究者韩承芝斩钉截铁地说出一句话:“日本人太残忍了。”

  四百余人被集体屠杀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当时扬州市广陵区党史办公室的扬振基、丁久均等人在查阅大量的资料之后,整理出一份关于“万福桥惨案”的详细材料。1937年,日本人在万福桥究竟犯下怎样的罪行,这份材料中有着详实的记录。而无论文字是怎样的详实和丰富,文字记录下的都仅是历史事件的一个静态的画面,更多凄绝的史实仍无法还原。

  1937年12月17日早晨,日军向仙女庙方向开进。此前,日军已经在扬州城里抓了两百多青壮年劳力,替其扛运子弹以及抢来的财物。沿途又在万福桥村、陈全庄等地抓了一批人,共四百余人。到仙女庙之后,日军允诺被抓的人员可以原路回家并给每个人发了路单。然而当这批人回到江家桥的时候,日军则要求大家列队前行,并派人在两旁押看。当队伍行至万福桥上时,此时日军已在桥的两头架起了两挺机关枪,向人群扫射。顿时,人群一拨拨倒下,并发出凄绝的哀号及对日本人的咒骂声。四百多名青壮劳力被射杀,仅有一人跳水幸免。当时桥面上,尸山血海,而桥下面的廖家沟瞬时变成了一条赤色之河,其状甚是惨烈。几个月之后,万福桥上仍然血迹斑斑。

  唯一幸存者 控诉日军暴行

  家住万福桥西边二里的吉家庄上的农民卞长福是此次大屠杀的唯一幸存者。据当年参加整理“万福桥惨案”史料的广陵区党史办公室的扬震基、丁久钧等人介绍,卞长福可能已经去世。在已经泛黄的广陵党史办公室编的《广陵史料》第十五期中,我们找到了1951年3月13日的《苏北日报》第三版在头条的位置刊发的题为《万福桥大血案》的长篇报道,及其后又刊发的对卞长福的的访谈记录文章。据当年卞长福的回忆:“当年冬月十五日(阴历11月15日)下午,我们四百多人,手无寸铁,被日军押到万福桥上。一刻工夫,日军就从桥两头架起了两挺机枪。我们一看这情形晓得不好了,桥上人就全轰动起来,喊的喊,叫的叫。日军的机枪‘咯咯咯’张了嘴。我站在桥的中间,当时看到桥两头人堆子直朝下倒,鲜血直流,惨叫声使得人根根毫毛都竖起来,又恨又急又伤心。我想:中国人就派受外国侵略者这样的罪吗?嗨!心一横,与其等死,不如拿‘命’拼吧!横竖我还有点水量(会游泳),要活就活在河里,要死也死在河里。主意一定,我在日军机枪刚扫时撕掉棉袍,翻过栏杆,‘扑通’跳下河。”

  “当我再从水肚里冒出水面时,离耿家营又有老远了,这时我在河里把头抬起来看看,唉啊!河面浮着一层死人。遇害人的尸体已经被日本兵踢到河里,一群一群的飘在水面上,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来,夜上就睡不着觉。当时,我跟着这些尸体一道往南淌,又淌了有四、五里,到了罗家桥。这时天已晚了,对面看不见人,晚上又刮大风、下冰雹,全身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光了,身上没得一点热气。想爬上岸找个地方暖暖,但浑身冻麻,手脚僵硬,岸又陡,地上冻得挺硬的,爬上去又滑下来,再爬再滑,终于无力的倒在河坎上,后来又滑到河里。眼看有只渔船,想喊救命,但嘴唇麻木,只能喊出一种‘啊啦啊啦’的哆嗦声来。

  后来卞长福被一条同样躲避日本人的渔船上的人家救起。

  “在那个早上不知晚上事的日子里,大家的性命都连在一起,渔船上的人连忙把我抬到船上,脱光衣服用几条棉花胎裹起来‘焐’。一位看船的老奶奶同亲生娘样的生怕我死掉,过一个时候就揭开棉花胎望望,揭第二次时,我已有点转阳了,心里有了点数,以后我就醒过来了,脸上也有点血色。老奶奶第三次揭开来一看,才认出我是她家孙儿的舅舅。看到这个悲惨情景,她忍不住的哭起来,全船上的人也都跟着哭起来。”

  铭记历史 警钟长鸣

  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历史,尤其是发生于六十多年前的那段屈辱的历史。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先后走访了当年较早对“万福桥惨案”进行整理的广陵党史办公室,及当年负责整理和搜集此史料的扬震基和丁久均等人。据他们讲,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关于“万福桥惨案”已有媒体做过相关报道,在他们进行整理的过程中他们发现,除个别处有出入外,基本都与史实相符。后来,在1951年3月13日的《苏北日报》上及其后续报道中,扬震基和丁久均找到当年苏北日报的一个记者采访卞长福的报道形成的《卞长福的控诉》一文,便将此报道全文转录下来,附在他们自己整理的材料后面,作为补充。

  一九九五年八月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扬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在湾头镇境内的万福闸西首建立“侵华日军万福桥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碑”,警示人们不忘国耻,碑呈书状形,两面用天然白色大理石镶嵌,碑文为楷书。一九九六年,该处被列为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几天前,记者专程来到万福闸,在闸西首看到呈书状的“侵华日军万福桥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碑”。纪念碑被一圈黑色的铁栅栏与周围隔离开来,纪念碑周围已经很久没人清理,到处是青的或枯的杂草。在杂草丛中,纪念碑显得孤寂而落寞,而碑身上金色的碑文依然清晰可辨。

上一篇:芦花飘飘思故乡——为纪念扬州万福桥惨案70周年而作
下一篇:镇江惨案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2 10:37:20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