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曹鲍村惨案调查实录

添加时间:2017-08-11 15:00:14 来源:无锡史志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为了全面、真实地反映曹鲍村惨案的历史事实,2006年,江阴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核实,查找有关方面的历史资料和研究成果,对健在的幸存者、亲历者及知情者进行个别走访和座谈了解,并在可能范围内进行填表调查,获得许多珍贵历史资料。调查表明,“曹鲍村惨案”主要包含了日军在转奚墩(村)的屠杀和“兵燹灾民”两大部分,以及在曹鲍村的个别杀戮。曹鲍村被日军杀害的不仅仅是“兵燹灾民”墓地中的42个村民,还有被村民分散掩埋他处的东、西曹鲍村、转奚墩(村)的近30位村民。曹鲍村在不到24小时的短时间内,共被日军残忍地杀害了70位平民百姓,同时被毁房屋40间,还有已无法统计出确切数据的家具什物、粮食牲畜等。

  现将惨案调查情况实录如下:

  曹鲍村现隶属于江阴市澄江街道办事处花北行政村,地处江阴市城区以南、花山北麓。曹鲍村由原东、西曹鲍村和转奚墩(村)组成,村中主要以曹、鲍、汤、奚、周等姓为主,坐落在曹家浜河南北两岸。曹鲍村由南北向的小石桥(现为堤坝)分成东、西曹鲍村,小石桥以东为东曹鲍村,小石桥以西称西曹鲍村。曹家浜河东至东曹鲍村村首,西接银泗河(现为改造后的工农河),全长约600米。村中的小石桥向北经八家桥、板桥可达江阴城区。小石桥向南通往朱家村、王家村、花山等地。小石桥向北600米为四面环水的转奚墩(村),仅在南面有个便桥与外界相连。该处早先毁于太平天国战火。民国初,曹鲍村的曹继根、曹云坤、鲍大郎、鲍锦才、鲍锦宝、奚小度和奚桂才的祖父等数户村民,从曹鲍村迁居于此,建造房屋。为方便劳作和安全考虑,转奚墩村民将便桥改成活动桥,晚上收回切断与外界联系。

  1937年12月初,日军第13师团的铁蹄开始践踏花山北麓的村庄。12月3日上午,100多个日军从村北闯进了东曹鲍村,少部分村民四散躲避,大部分村民没有出逃。日军进村后,恣意抢劫村民的粮食,掠夺百姓的牲畜,并用抢托和刺刀威逼村民把自己的东西搬出屋外,强迫村民曹金林(54岁)在曹士荣家为他们做饭、杀鸡、宰杀猪羊等。下午,一部分日军到周边几个村庄去烧杀,一部分日军在东、西曹鲍村进行搜刮。

  傍晚时分,一队日军闯进了转奚墩。转奚墩的一位年轻村妇卫二妹(常州人),正在为被日军拉夫刚回来的丈夫曹云坤准备晚饭。她抬头发现日军径直朝她家走来,就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筷,推着丈夫躲进阁楼上的干草堆中。很快,日军来到了门口,他们一见到卫二妹,顿时发出了狂笑,像一群野狼似的扑了进去。日军不用分说将她搂倒在地,意欲进行强奸。卫二妹拼死反抗,兽性发作的日军,拔出了随身佩挂的刺刀,猛地扎进了她的心窝。卫二妹惨叫了一声“伯婆救命”,横卧在血泊之中,慢慢地合上了眼睛。她那3岁的儿子曹雪度,见妈妈倒在地上,伸开两只小手,哭喊着奔向妈妈。嗜血成性的日军,提起了他的小腿,狠命地往场外一摔。只听得“噗”的一声,可怜这刚出娘胎尚不足三载的娃娃,顷刻惨死在日军的魔掌之中,被摔死在门前石碾上[①]。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在转奚墩另一村民鲍锦才的家里,也同样发生着不堪入目的惨剧。4名日军闯进了鲍氏的家门,鲍家17岁的姑娘鲍锦妹首先遭到了这群畜生的糟蹋。接着,鲍锦才年轻的妻子鲍奚氏和他的嫂嫂鲍韩氏也先后遭到日军的奸污。鲍氏兄弟不堪妻妹横遭日军的欺凌,愤怒地欲上前与日军拼命,但没容他们兄弟动手,日军罪恶的子弹已射穿鲍氏兄弟的胸膛。

  还有一个青年女教师,化装成老妇在转奚墩避难,不幸被日军识破。日军不仅轮奸了她,而且还置她于死地,用刺刀从她的下身挑开了她的肚皮……

  眼看着自己的同胞一个个地被日军残害杀死,身强力壮的青年鲍大郎被激怒了。他赤手空拳,勇敢地与日军进行搏斗,一连打翻2个日军,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日军用刺刀刺死。

  日军血洗转奚墩后,点火将所有房屋烧毁。由于转奚墩四面环水,南面唯一的出口堤坝又被日军堵死,当晚,全村近30位村民,除曹云坤等少数几个村民侥幸逃脱魔掌之外(曹云坤躲在阁楼上,见日军开始放火,趁着夜色逃走,幸免遇难;奚忠兴的伯爷爷奚汝潮,当年42岁,被日军刺了数刀,后来醒了幸免遇难;杨大郎(女)的右手臂、右肩膀、右脸等被日军的刺刀留下了13个伤口,昏死在死人堆上,第二天凌晨醒来后,从死人堆爬出转奚村,涉过小河,逃回曹鲍村老家(旧屋)躲起来,后来也幸免于难),其余在家和外来避难的村民、难民计23人,均被日军残忍杀害。村上的18间房屋同时遭殃,被日军烧成一片瓦砾[②]。

  同日下午,一部分在东、西曹鲍村进行搜刮的日军从西曹鲍村民周仲民的屋里搜出了一套旧军装,便怀疑村上有中国军人,把全村男女老少全部关进了东曹鲍村村民曹士荣家院子及5间住屋和2间碾屋内,并布上岗哨,站岗的日军还用刺刀在地上划了“男女分别”[③]的字给村民看。傍晚,少数村民在曹士荣家后屋(牛棚)小便时,隐约听到转奚墩(村)传来阵阵“救命”的呼喊声,大家都不敢吱声,提心吊胆地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日军当天驻扎在东曹鲍村,分散在村民家中居住。

  第二天上午,荷枪实弹的日军,把全村无辜的百姓押到曹士荣家前的晒场上,将青壮年男子驱赶着靠墙壁站立。其中,个子瘦小、近60岁的曹春林因体弱,站立不住便靠着墙壁蹲了下去,日军见状用枪指着,将他驱赶到老弱妇幼一边;还有17岁的汤艺宝,个子瘦小,又穿了件大人的衣服,更显矮小,与比他小三四岁的周阿兴、曹阿林一起,被日军赶到老弱妇幼一边,向西曹鲍村驱赶。留下来的青壮年男子,被日军用枪押着将东村各家的门板、家具、织布机等木材拆下,然后全部堆放在村民周林根2间单独的碾屋周围和场上。

  向西驱赶老弱妇幼的一部分日军又在西村搜索,发现青壮年男子就押往东村,老弱妇幼则被继续向西驱赶。西曹鲍村鲍正桂奶奶由于瘫痪在床,没与鲍正桂他们一起走。日军搜索到鲍正桂家,发现了鲍正桂的奶奶,不仅将她刺死,而且还把她的尸体扔在屋前场上,并放了一把火,将3间瓦屋全部烧毁。西曹鲍村同时被烧毁的还有汤永根家2间、王金根家3间、鲍二妹家4间、鲍林汝(坤根)家4间、鲍桂林(坤才)家2间、鲍桂宝家2间房屋以及无数家具用品等。

  被驱赶的少数走得快的村民径直向西逃离曹鲍村。其中11岁的曹士云,由他的母亲曹鲍氏(二妹)带着,和7岁的妹妹曹荷妹一起向西逃到果园亲戚家避难。大多数村民因惦记自己的亲人而不愿远离。他们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房屋被大火吞噬,谁也不敢随便走动。

  下午,日军将被押的所有男子用绳子背靠背地两个两个地捆绑起来,进而推进周林根家2间独立的碾屋内。日军在屋子的四周早已堆满的门板柴草上面浇了汽油。此时,几个尚没被推进屋子的小伙子,要想进行反抗,结果全被日军开枪打死,并扔进屋内。日军随后开始放火,霎时间,熊熊的大火腾空而起,烈火随着风势,形成滚滚火柱卷进屋内,屋子里顿时发出了阵阵凄惨的呼救声。其间,青年村民曹云才奋力挣断了身上的绳子,推倒被火烤得通红的墙壁,拼死冲出屋来。可是,嗜血成性的日军,没容他的双脚站稳,就用刺刀在他的身上和腰部狠狠地扎了七、八刀,活活地将他杀死。另一个浑身着火的村民鲍坤才也冲了出来,被日军刺死在场边莶棵边,其余村民全部被活活烧死在碾屋内。躲藏在西曹鲍村内的曹根林听到呼喊声,不放心被日军抓去的儿子曹阿毛,在西曹鲍村东边弄口一探究竟,被日军发现打死在弄口。周林根的女儿周宝娣当天下午从陈奚埭回娘家曹鲍村,也被日军打死在靠近她家的弄口。

  傍晚,曹鲍村的日军开始离开,被驱赶到村西河湾西坟头的村民悄悄地四下逃散,好在日军没有开枪而幸免于难。曹鲍村逃亡在外的村民奚汝潮夫妇(奚阿土的父母),前往蔡村附近的一个庙中躲避,途经刘村石宕桥时,奚汝潮被日军在额头上刺了一刀,后被邻村八家桥村民戚汝培相救,过了半年才流浪回家,其余村民都在事后陆续回村。

  在12月3日~4日两天短短不足24小时内,曹鲍村被害村民、难民达70人。其中,转奚墩(村)被日军杀害的村民有奚炳根、袁美云、奚惠宝、奚小度、鲍大郎、鲍朱氏、卫二妹、曹雪度、鲍锦宝、鲍韩氏、鲍锦才、鲍奚氏和不知姓名的一位女教师等23位,这些被害村民、难民等,均被亲戚和就近村民掩埋在上高头和陈奚埭的西坟头等地。

  东、西曹鲍村凡是在家里被抓的青壮年男子,除了村民曹金林被日军拉夫烧饭,当天幸免于难,其余都在3日傍晚至4日下午被日军烧死或打死。曹金林(54岁,曹士郎之父)于5日随日军行军至花山西南周板洋桥时,不慎摔破头顶的大铁锅被日军当场枪杀。

几天之后,村民们怀着极其悲愤的心情清理火场,由于遇难者被烧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有的三两个抱在一起,无法分辨,也无法分开,只得将其中的36位村民连同外来避难的6个难民的尸骨,全部收拾在一起,安葬在东曹鲍村东首、曹家浜北岸六分地的土
上。这42位殉难者中,年龄最大的已73岁,最小的只有17岁。另外曹云才、鲍坤才、曹根林、鲍正桂的奶奶鲍氏和周林根女儿周宝娣5人,均被家人另行安葬在村西银泗河河岗、村东上高头、陈奚埭的西坟头、鲍家山头等地。 1938年春,由曹鲍村村民曹传根和曹金林(孤寡老人,曹春林的哥哥)发起,死难家属集体在六分地土
的墓前树了一块石碑。该碑上额横刻“兵燹灾民”四个大字;碑面左侧竖刻“民国二十六年阴历十一月初二受灾”和“经手人曹金林、曹传根同立等”字样。与此平行,从上至下分四列刻着曹鲍村36位死难村民的姓名和年龄;碑面正中的下端,竖行刻着“众等之位”四个黑字。原碑于1963年被送往江苏省“阶级教育展览馆”展览,墓前现在树立的是按原样复制的碑[④]。

  “兵燹灾民”墓地是江阴人民控诉日军残杀暴行的铁证。半个多世纪来,墓地青草绿了又枯,枯了又绿,渐渐失去了先前的模样。但是曹鲍村惨案带给人们刻骨铭心的痛苦,并未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被淡忘。为牢记这段血和泪的苦难历史,1994年冬天,在江阴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江阴市委党史办公室和要塞镇党委、政府商议修缮墓地,决定增设碑面、开阔墓道。经过多方努力,1995年8月26日,江阴市委、市政府和要塞镇党委、政府在修缮一新的“兵燹灾民”墓地,举行重修揭碑仪式。修缮后的“兵燹灾民”墓地,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场所。

  (执笔人: 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赵修平 江阴市澄江镇花北村 汤建刚 奚忠兴)

  附 录:

  曹鲍村惨案口述证据

  证据之一:

  当事人:鲍阿凤

  年 龄:83岁

  住 址:江阴市澄江镇西曹鲍村26号

  身份证号码:32021919******6528

  调查人:江阴市澄江镇花北村 汤建刚

  调查时间:2006年8月23日

  公证书:(2006)澄证民内字第2330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1937年12月3日(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初一),一群日本兵来到曹鲍村,下午将我全家在内的所有村民,全部关在曹士荣家里。第二天(4日)早上,日本兵将我父亲鲍小郎(47岁)、伯父鲍金大(52岁)与我和母亲分开,将我们向村西驱赶(老弱儿童),将剩下的青壮男子赶往东村各家去拆门板、家具等。我在被向西驱赶时,悄悄回家发现老邻居杨大郎(鲍桂荣妻子)浑身衣服湿淋淋,身上还有血,我告诉她日本人又要来了,不要响!并帮她将棉衣棉裤换好,见她右手臂、右肩膀,右脸被刺刀戳了十几刀,早上刚刚从转奚墩的死人堆中爬回来。我弄她藏好后又回到娘身边(村西河湾的西坟头),与被赶过来的老老小小一起坐在田埂上,中饭也没有吃到。鬼子还一会儿过来用枪点着我们的人头数数,大概到4点多,大家四散逃跑开了。

  在我们被赶到村西河湾后不久,西村的曹正桂等好几家的房子着火,谁也不敢去救火,下午东村又有房子着火。原来鬼子将我父亲和伯伯等村上36个壮劳力和几个外来难民一起被烧死在周阿林家的二间碾屋里。后来村民在清理时因无法分辨,有的还二、三个人抱在一起,无法分开,最后将碾屋内的42个遗骸埋在村东六分地的土岗上,后来又竖了块碑。

  我家被日本人抢掉玉器2件,银洋50枚,铜钱不计其数,家中3只羊16只鸡全部被杀,5匹布及门窗什物家具被劫一空。

  (鲍阿凤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二:

  当事人:曹士云

  年 龄:80岁

  住 址:江阴市澄江镇花北村曹鲍村12号

  身份证号码:32021919******6513

  调查人:江阴市澄江镇花北村曹鲍村 奚忠兴

  调查时间:2006年7月15日

  公证书: (2006)澄证民内字第2327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我家被杀4人:祖父曹汝郎,73岁;父亲曹阿虎,47岁;叔父曹虎宝,37岁;同母哥哥孙阿云,17岁。那是1937年12月3日上午,日本人来到曹鲍村,下午,一部分日本人在转奚村杀人放火,一部分日本人在我们村上,将全村村民一起关进了我家的5间房子和2间碾屋里,还在门口站岗。4日上午,日本人开始将青壮男子押到靠墙壁站立。我祖父、父亲、叔叔、哥哥和村里的青壮年男子被留下来,被日本人用枪押着将东村各家的门板,织布机等木材拆了,全部堆放到东西曹鲍村中间的周阿林家2间碾屋外周围和墙上。我当时10岁,与村中妇幼一起被驱赶到村西后,母亲曹鲍氏(二妹)带着我7岁的妹妹曹荷妹,径直向西,逃到果园里亲戚家避难。回来后知道,当天下午日本人将村民中的青壮年男子两个两个背靠背地捆绑在一起,并赶进西边周林根家的碾屋里用火活活烧死。在清理火场中,由于42具遇难者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有的两三个抱在一起,无法分辩,也无法分开,只得将包括我爷爷、父亲、叔叔、哥哥4个在内的36位村民连同外来避难的6个残缺不全的难民尸骨全部收拾在一起,安葬在东曹鲍村东首、曹家浜北岸六分地的土上(田边)。这42位殉难者中,我爷爷年龄最大,73岁,我哥哥年龄最小,只有17岁。逃出火场的曹云才、鲍坤才,躲在村中的曹根林、曹正林的奶奶和其余包括转奚墩被日本人杀害的村民难民等被自己家人、亲戚和邻近村民另行安葬、掩埋。

  (曹士云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三:

  当事人:奚忠兴

  年 龄:54岁

  住 址:江阴市澄江镇花北村曹鲍村29号

  身份证号码:32021919******6513

  调查人:江阴市澄江镇花北村 汤建刚

  调查时间:2006年7月22日

  公证书:(2006)澄证民内字第2329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听我父亲讲:1937年12月3日,一群日本人一路烧杀抢,来到转奚墩并进行血洗,其中有曹云坤的儿子被日本人用刺刀活活地挑在枪尖摔死在碾石上。有个村民鲍大郎,面对日本人的暴行,奋起反抗,赤手空拳与几个日本人搏斗,最后被刺死。,转奚墩全部房屋被鬼子烧毁,被烧死杀死的村民计20余人,仅有5人侥幸活了下来。其中有:杨大郎(女,20岁,鲍桂荣妻),日军见她年轻貌美将她奸污,还用刺刀刺了她十多刀,当时就昏死过去,后来醒了以后爬回曹鲍村家里,侥幸活了下来。另一个是我伯爷奚汝朝,时年42岁,被鬼子刺了数刀,奄奄一息,幸免于难。

  4日下午,我爷爷奚纪朝,时年38岁,被鬼子活活烧死在周林根家的碾屋内,一起遇难有42个人。

  转奚墩(村)在曹鲍村的东北角,四周环水,只有一条堤坝(便桥)连接外界,毁于太平天国的战乱,民国初年,曹鲍村的村民为了方便劳作,少数村民在那搭建房屋居住,其中有曹继根、曹云坤、曹桂荣、鲍大郎、奚桂才等数户。

  (奚忠兴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四:

  当事人:鲍小兴

  年 龄:56岁

  住 址:江阴市澄江镇西曹鲍村

  身份证号码:32021919******6516

  调查人:江阴市澄江镇花北村曹鲍村 奚忠兴

  调查时间:2006年7月30日

  公证书:(2006)澄证民内字第2328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听我父亲鲍桂荣生前说,1937年12月3日晚,日本鬼子冲进了我们村(转奚村),当时我两个伯伯鲍锦才、鲍锦宝连同二个伯母一起被日本人杀死了,我娘杨大郎被日本人刺了十几刀,第二天清晨醒来后爬到曹鲍村后幸免一死。

  我父亲被曝日本人拉夫,给他们烧饭,挑担,一路到南京,亲眼看见日本人在南京杀死了成千上万的人,后来趁鬼子不注意逃走了,再一路讨饭回到了家。

  家中已被日本人烧个精光。我父亲于2001年去世,享年85岁。我母亲于2003年去世,享年85岁。我的一家人被日本人杀死后,都葬在西曹鲍村西坟头。

  (鲍小兴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①] 《日军在花山嘴的暴行》,引自江阴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江阴县志资料》第2期,1985年7月印行,第1—9页。

  [②] 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军事》,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10页。

  [③] 汤艺宝口述,蔡伯仁整理:《日军在曹鲍村的暴行》,引自江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江阴文史资料》第十辑,1989年9月印行。

  [④] 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军事》,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11页。

上一篇:顾山惨案调查实录
下一篇:卢家村惨案调查实录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1 15:04:57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