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顾山惨案调查实录

添加时间:2017-08-11 14:54:02 来源:无锡史志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为深化对江阴抗战历史的研究,2006年,江阴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再次对抗战时期发生的“顾山惨案”进行了深入的调查。调查过程中,组织人员查阅了相关历史资料和现有的研究成果,先后赴顾山镇现新龚、红豆、古塘、南曹庄、顾山五个行政村和下辖的原陈俞家堂、陆家堂、塘前村、老罗家塘、邓巷、红豆树坞、古塘巷、三家村、五房巷、低田里、中杏里、曹家堂等自然村进行了社会调查,对健在的幸存者及知情者进行了普查和了解,对重点当事人进行了个别走访和座谈了解,并在相对的范围内进行了填表统计,获得了许多口述证据。调查表明,在“顾山惨案”中有125人惨遭日军杀害,被日军奸淫的妇女达52人。由于被害人中有的是外来难民,有的已被全家杀绝,有的后人迁居外地,有的未能获得正式姓名,故现在尚能列出姓名的被害人为62人,尚能统计到的财产损失主要为烧毁房屋250余间、烧毁和糟蹋稻谷720余亩。

  现将调查情况实录如下:

  1937年11月12日,侵华日军攻陷上海。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率第9师团、第13师团、第16师团分兵三路向南京进犯,其中日军第13师团重滕支队于13日在常熟沿江高浦口登陆,第16师团在徐六泾口、野猫口登陆,19日攻陷常熟。接着,日军继续西进,直逼江阴。21日(农历十月十九日)凌晨,日军第13师团从福山沿海经鹿苑进犯江阴杨舍(今属张家港市)、北和顾山地区,途中遭到国民党政府军103师的顽强阻击。上午,日军冲锋队遭受重创后,自东里界桥入境后分三路侵入顾山地区,便开始疯狂杀戮。

  当时,顾山地处江阴、无锡、常熟3县交界。由于兵祸战乱连年,国民党政府军屡屡强征民夫,因此各村青壮年每闻战事常常外出躲避,一部分老弱妇孺留守家中。日军到来时,百姓还误认为是国民党广西军队调防,直到日军开始施虐后方才醒悟。

  一路日军,从周家码头冲入顾山红豆村后,就四散开来。

  有一小队日军进入陈俞家堂时(现红豆行政村),村民闻讯纷纷逃跑。一个名叫俞福妹的姑娘(13岁),刚跨出门口,就被日军发现,顿时日军群逐而来。姑娘急中生智,迅即转身退回屋内,从后门逃走,未受其害。日军追到屋内,找不到福妹,见到身患重病、躺在床上的俞老太太(84岁,俞才宝的祖母),就开枪把俞老太太打死,鲜血淌满床上。

  几个日军搜寻至另一村民家,发现屋内躲着两个姑娘,兽性大发,轮奸了她们。日军走后,其中一位姑娘的母亲回来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两个姑娘,急忙叫人进行抢救后才幸免一死[1]。日军到陆浩生家,发现墙角放着一桶洋油,随即将洋油洒在屋内,放火焚烧。陆浩生、陆永生、陆涛生3兄弟的16间房屋全部被烧毁。

  下午,15岁的放牛娃陆汝根在邓巷西面竹院里向外张望,被东面搜寻的日军发现后开枪射击,击中大腿,数月后才治愈;10岁的小男孩李福全躲在村边西大墩的树丛内向外张望,被日军发现后开枪射击,子弹穿过手心,留下一个血洞。躲在外村的李佛根,因牵挂家中的2头耕牛,就偷偷返回村里,藏在罗金保家祖坟内(现顾山化工厂),因天下雨,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被日军疑为国民党政府军散兵而遭枪杀,时年64岁。2头用以耕作的黄牛亦被日军牵走。村里有10多个妇女躲在村东北双泾的秆棵里,被日军发现后匆忙往秆棵深处逃,赵月芬不小心滑到了河里,俞红清的妻子在拉她上岸时又双双落入河中,日军追上后将她俩拉上岸,带到村里俞汝根家里奸污了她们。

  另有几股日军分别窜进陆家堂、赵家堂、界泾岸、肖家堂、红豆树坞、陈罗家堂、邓巷、陆家宅基等村庄,枪杀村民7人,奸淫妇女3人,烧毁房屋66间,赵家堂宅基化为一片焦土。他们还放火把53个稻垛约650亩田的稻谷化为灰烬,直接损失粮食32.5万斤(以当时每亩产量500市斤计)。日军所到之处,把各户人家的家具物品砸坏,还把塘前村周培初家的一头耕牛抢走驮物,村民损失惨重。

  日军在红豆村烧杀掳掠后,又继续南窜,进入古塘村,开始挨家挨户搜杀、奸杀和烧掠。他们见逃跑的村民就开枪射击,夏掌千的母亲被枪杀在村边,吴留松未及逃过官乐塘就被枪杀在河中,连痴呆子郭景康也被打死在户外水车垄上。郭鸿飞老人(80多岁)因惧怕而未开门,被日军破门而入后打死在家中;王炳生从顾山回家的路上碰上日军,日军要求带路,因语言不通也被枪杀于古塘巷前石径丘麦田里;张业勤被日军绑至顾山邓家弄里,用刺刀活活刺死在河塘里,肠子流淌在外面,一月后才被家人找到,后儿子又患病死亡,妻子悲愤欲绝投河自尽;古塘巷王彩妹和祖母李氏为免遭日军凌辱,双双投河自尽;陈祥生被日军拉壮夫后失踪,再也没有音讯。

  22日晨,一批日军冲进古塘村的西村里,村民王陶宝正在吃早饭,被日军无辜开枪打死在饭桌上。次日,有1000多名日军窜入西村里进行搜索,把顾山东街的张专岐打死在西村里东宅基的田岸上;把王桂生绑在木梯上,灌冷水,受尽酷刑,经救治后幸免一死。最后日军纵火烧掉半个宅基30间房屋,致使10多户人家无家可归。

  此外,日军在奔赴顾山镇时,因下雨路滑,就把尚未脱粒的稻垛推到后拉去铺路,糟践稻谷70多亩约3. 56万斤,沿途共枪杀村民10人,奸淫妇女14人。

  另一路日军,从周家码头直奔顾山镇,约在21日上午九时左右到达顾山镇东巷门,守住巷口,每见行人出来就开枪射击。到中午,日军见无反抗,便进入东街,挨家挨户搜索。

  当日军走进东巷门口开豆腐店的陈小大家时,发现他家藏着其哥练武术用的一把单刀,就把他家大小5口活活戳死,只有陈小大在外,幸免于难。镇区一位老人手提红漆提桶正欲逃走,被日军发现后一刀劈去天灵盖,另一刀切下头颅,而日军竞肆无忌惮地狂妄大笑。另外,还有东街上的周而成、唐重逵,中市大湾上的顾阿文、顾阿二兄弟2人等相继都被枪杀而死;庵前浜的老皮匠瞿仁林、唐奎南也被殴打致死。常熟支塘人平楚材因家乡遭日机轰炸,全家逃散,特来顾山寻找逃散的妻儿,也遭日军戕害。镇上少妇章氏,被日军奸污后,又用竹竿塞进阴户活活戳死; 18岁的少女胡某,抗拒日军强奸,跳河自尽。一名常熟冶塘的妇女逃难到古塘村王家宅基顾阿兴瞎子家里,怀孕已近临产期,日军发现后要强奸她,她拼死反抗,被日军破腹致死,孩子破腹掉在地上仍在蠕动,也被日军刺死。日军如此惨无人道的兽行,令人发指!

  一批日军行进到顾山西街,发现费德昌典当行大门紧闭,就在典当行后门,用小钢炮轰塌垛墙,从轰塌的墙头上爬入典当行内打开大门,蜂拥进去搜查,把典当衣物等扔到室外场地上集中进行焚烧,还烧毁房屋30多间。此后,又一批日军过境,纵火烧毁盐栈、裕大布厂、保婴堂和吴念修家3所大厅的房屋计60余间。

  顾山镇里罹祸最惨的要数东巷门内做裁缝的陈根福家,全家8口人悉数遇难,连刚生下未满2个月的婴儿也未能幸免[2]。此前,因陈根福的大女儿嫁给一位名叫黄俊(又名黄少波)的国民党副军长做三姨太,女儿(现居重庆市)曾寄给父亲一张丈夫的名片(刊有黄俊的军职),以避战祸。期间,每每政府、地方军队骚扰,出示名片即可化解。而此次日军侵入,全家却由此惨遭杀身之祸。21日,日军进入顾山东巷门口后,陈根福和大部分居民一样,误信国民党宣传前线胜利的消息,以为这队日军是国民党军队调防过境的部队,因此没有逃避。有个满脸横肉三角眼、嘴上蓄着八字胡子、腰挂着指挥刀并会讲中国话的日军军官,率领一队日本兵闯入陈根福家中,看到黄俊的名片后,就假仁假义地装着笑脸,表示出很热情又谦恭的样子,请陈根福全家聚谈聚谈。陈根福信以为真,就把儿子、媳妇、小女、孙女儿们一个不缺地全部召集到家中。日军军官马上现出狰狞面目,命令跟随的士兵,把陈根福一家老老少少7个人五花大绑地绑在一根长绳上,还逼着把婴儿也抱走。临行前,日军搜刮走金戒指6枚、金手镯1枚,并放火焚烧房屋2间,陈家大部分生活用品及3000斤大米付炬火中。日军把陈根福全家8口人带到西街轮船码头上(因码头有缆桩而成为日军杀人的集中点,渔民划船常常碰到死尸)后,逼迫他们面河而跪,然后用日本倭刀,在他们背后一刀一个,全部杀害于犀带桥旁,连那未满两个月的婴儿,也被摔死在三角潭里。事后,堂侄陈召生收尸时,看到大伯陈根福的头颅与身体仅以一条筋连着、三堂兄陈宝文的头和身子已分离,惨状难以言表,更凄惨的是找遍周围各处,也没有找到二堂兄陈同文的头颅,只好草草把他们埋葬。

  21日上午,日军在顾山镇上肆虐的同时,日机也在顾山地区上空低飞扫射。在顾山村前中行里的田里,被日机机枪扫射死亡的村民达7人,其中一人是当地农民张展其,其余6人为逃难来顾山的常熟人。当天,陆地上的日军窜犯顾北村的中行里时,枪杀村民3人、常熟难民1人,在水渠里又枪杀村民1人、奸淫妇女6人。

  日军在顾山镇大肆杀戮、奸淫、掳掠后,又继续向西进犯。日军每到一地,强拉民夫并逼迫村民带路。王阿标因不愿意给日军带路,借机逃走后躲藏在村民屈催娣家。日军追至屈催娣家威逼并殴打其家人交出王阿标,王阿标被迫出来后,不料日军恼羞成怒,一枪刺戳在阿标脸上,阿标疼痛难忍地惨叫起来,日军又用枪刺一刀刺在他肚子上、一刀刺在他腰间,阿标当场死亡;周勉臣被日军拉夫带到白水龙头桥上,用刺刀捅死后倒竖在河里,一个月后家人才发现尸体。

  日军从顾山镇出发后分作两队,一队从塘市巷小村前向陈市行进,途中远见两名国民党溃兵,就开枪将他们打死在田野里;另一队日军走到四三房巷(现属新龚行政村)宿营,遍寻妇女,未及逃走的3名妇女遭轮奸。日军还四出搜捕食物,共宰杀猪10头、牛2头,鸡鸭不计其数。

  22日清晨,10多个日军走出四三房巷营地到郭老岐家里,把躲在他家的郭阿英、郭阿庆、郭阿五、郭召全及郭老岐父子等13人全部捆绑起来,赶到积築里(高出地面一尺左右、当地用于备放稻草或其他农作物的空地),一个一个的枪杀,郭老岐被连射7枪才倒下。一时,阵阵惨叫声、嚎啕声、救命声撕心裂胆,恐怖惨状难以言表。郭老岐父子遭难后,妻子痛不欲生,当晚投河自尽。仅此次日军洗劫,四三房巷一个自然村遇难同胞就有22人之众,年轻的几乎被枪杀尽。此外,塘庄、界泾桥、石桥头3处亦被日军各枪杀1人,日军还在顾西村枪杀村民27人、糟蹋妇女13人,放火烧毁房屋31间,其中四房巷上8户人家的15间草房全部化为灰烬,整个宅基成为一片焦土。

  还有一路日军,从周家码头过塘前村,直奔周东庄,傍晚驻扎周学文家。村上大多数的人早巳闻风逃避,只剩下几个老年人和少数未及逃跑的年轻人。日军发给他们每人一块印着“好良民”、下署“针网队”的小白布条,以示安抚。日军住下后,就在全村搜捉鸡鸭,胁迫老年人为他们烧烤。周吉庆老人的儿子周和生,因为不让日军捕捉鸡鸭而被打死。

  22日清晨,一群日军从周东庄窜到南新宅基搜寻妇女,当看到躲在一垛墙角里的几个妇女,不论老少,都被拉进屋里去轮奸。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周某,当听到孙女儿呼救时,就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护卫,被日军用刺刀活活捅死。

  日军骚扰周东庄后,又窜到新龚村,烧毁房屋29间,枪杀吴家塘宅基少女1人、打伤3人。当日军继续西行临近李家桥时,听到桥南鸭棚里的群鸭“嘎嘎”的叫声,就发射燃烧弹,顿时火光满天,8间鸭棚和500多只鸭子全部被烧光。此后,这一路日军又分作两队,一队继续西行,奔赴长泾;另一队进入李家桥村搜索,放火烧毁房屋8间,强奸妇女7人。李家桥村民李厚基看见日军烧房子、焚稻垛,上前阻止,被日军用枪托当头砸下,在他头上打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昏倒在地。后经医治无效,不到两个月,就抛下双眼失明的老伴离开了人间。

  日军冲锋队蹂躏顾山以后,接着是大批日军陆续过境,有的在顾山宿营,多数直奔西去。仅3天时间日军从顾山过境的军队达10多万人,戕害顾山百姓125人(其中常熟难民10人、失踪1人),奸污妇女52人(其中常熟难民1人);烧毁房屋338间,烧毁稻垛和用作喂马饲料、铺路等而糟蹋稻谷约25万余公斤[3];掳掠金戒指6枚、金手镯1枚,禽畜不计其数,损失财物更难以统计。

  (执笔人: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延克俭)

  附 录:

  顾山惨案口述证据

  证据之一:

  当事人:俞梅保

  年 龄:79岁

  住 址:江阴市顾山镇红豆村陈俞家堂48号

  身份证号码:32021919******4796

  调查人: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延克俭等

  调查时间:2006年8月23日

  公证书:(2006)澄证民内字第2323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日军入侵时我11岁。那时我经常生病,身体不好,父母经常陪在我身边。日军来的第二天,阴历十月二十日下午,俞长福的太婆,年龄已84岁,坐在床前,因青年人都逃避去了,只有俞红清妹妹,叫俞福妹,才13岁,陪伴着老人。日军来到她家,看见一老人和一小姑娘,就起淫念。但是为了准备晚餐,几个日军要紧出去捉鸡、打鸭。此时,老人赶紧安排小姑娘躲避出去,老人也回到里屋,坐在床上。过了一段时间,几个日军拿着鸡、鸭回到她家,见人没了就找,只见老人坐在床上,小姑娘没找到,就吼着向老人要小姑娘。由于老人听不懂话,也没去找俞福妹,击怒了日军。一个日军端起枪,对准老人(就打)2枪,老人当场死亡,终年84岁。她们一家人既要躲避日军,又要安葬老人,真是提心吊胆。

  日军来的第三天,阴历十月二十一日下午,村里十几个妇女躲在村东北双泾的干棵里,其中俞云兴娘子赵月芬,刚从无锡回来也躲在一道,由于伸进伸出看有没有日军来,结果被日军发现,赵月芬更害怕,往干棵深处躲,一不小心滑到河里去了。俞仁清娘子赶紧去拉她,也滑到河里。此时,几个日军就来把两个落水妇女捞上岸来,其他妇女乘机都向东南方向转移逃走。日军把两个妇女带到俞汝根家里换衣服,乘机把赵月芬和俞仁清娘子都强奸了。当时徐云生娘在,借说去烘湿衣服,才逃离现场的。

  (俞梅保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二:

  当事人:郭祖德

  年 龄:80岁

  住 址:江阴市顾山镇新龚村四三房48号

  身份证号码:32021919******477X

  调查人: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延克俭等

  调查时间:2006年7月22日

  公证书:(2006)澄证民内字第2325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记得是1937年阴历10月份,那时候11岁,水稻已收割完成。日本人的先头部队就过来了,我伯父郭祖根的连襟是常熟救火会的头头,他带了儿子、儿媳、女儿、女婿还有2个国民党兵,还带了一支手枪,住在我伯父郭祖根家。日本人先头部队到了唐市巷看见郭月明奶奶,问她有没有中国兵,郭月明的奶奶就用手指了指后面郭祖根家。日本兵就闯入郭祖根家,把屋里的男人五花大绑后,押到我现在儿子家屋后的空地柴堆上都枪毙了,一共死了22个人,他们分别是我的父亲郭根宝,伯父郭祖根和儿子,郭叙宝的父亲郭阿庆,我伯父的亲戚郁老五,还有郭宝生、郭阿和、郭增寿、四老姨、郭周焕、金夜壶(小名),我伯父连襟以及儿子、女婿还有2个国民党兵等。

  (郭祖德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三:

  当事人:陈阿兴

  年 龄:88岁

  住 址:江阴市顾山镇红豆村号

  身份证号码:32021919******477X

  调查人: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延克俭等

  调查时间:2006年8月23日

  公证书:(2006)澄证民内字第2320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日本人过来时,我20岁,当时我在马云生家门口买菜。日本冲锋队进来后,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部队,后来听说是日本人,大家都逃了。被日军杀害的大多数是我们陈姓人,有的一家死了8口,有的一家死了6口,日本人过来一路烧杀,陈根福一家没逃,是因为他的女儿小妹嫁的是国民党的副军长,他想没问题,还拿女婿穿军装的照片给日本人看,结果全家被杀。还有一个陈姓是会武功的,家里有把练武用的刀,被日本人发现后,一家3口被杀掉。还有两个逃到中杏里大坟,有个叫宝文的,和姐姐2个当场被日本人杀害,小弟伤了手臂,杨福云屁股中弹没死,陈祥生被日军拉去,生死不明。第三天,杨超被日军拉夫,也被日本人打死了。日本人除了给马吃的谷堆不烧,其余的都烧了,还烧房子。

  (陈阿兴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四:

  当事人:郭瑞荫

  年 龄:81岁

  住 址:江阴市顾山镇香山三村9号

  身份证号码:32021919******4772

  调查人: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延克俭等

  调查时间:2006年8月1日

  公证书:(2006)澄证民内字第2324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1937年日本人进入我镇前曾对常熟、江阴进行了两次大的轰炸。进入顾山前大约一个星期,国民党军队进行了抵抗。(阳历)11月21日,日本兵早上八九点途径顾山,冲锋队上身穿黄色衣服,腿上白色绑布,见人就打。经过古塘时,天下着大雨,日本兵一边冲一边打枪,封锁了东巷门,见人出来就打,死者遍地都是。

  日本兵手段十分残忍,把抓到的人带到轮船码头,把人绑在带缆(绳)的桩上,指挥官用刀劈头,士兵刺身,杀死人后推入河中。他们见狗打狗,见猪杀猪,见鸡鸭就抓了烧来吃。

  在古塘村郭介石宅,日军打死了郭洪飞和郭景康,当时两人均已80多岁。一个妇女是常熟冶塘人,跟着我裢襟逃难到顾山古塘顾何兴娘子家,怀孕已快到临产期,日本人要强奸她,她不肯,拼命反抗,后被日军刺破肚皮,小孩露在地上,也被日本人刺杀。

  (郭瑞荫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江阴市史志办公室)

  [1] 陶廷柱:《日寇蹂躏顾山纪实》,引自江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文史资料选辑》第九辑,1988年8月印行,第6页。

  [2] 陶廷柱:《日寇蹂躏顾山纪实》,引自江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文史资料选辑》第九辑,1988年8月印行,第6页。

  [3] 江阴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江阴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910页。

上一篇:门楼下惨案调查实录
下一篇:曹鲍村惨案调查实录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1 14:56:49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