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门楼下惨案调查实录

添加时间:2017-08-11 14:33:13 来源:无锡史志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为深化无锡抗战历史的研究,2006年,无锡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对抗战时期发生在无锡的“门楼下事件”再次进行了调查。在调查过程中,组织人员查阅了各有关方面的历史资料和研究成果,对健在的见证者进行了个别走访和座谈了解,并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了填表调查,获得了许多口述证据。调查表明,在“门楼下事件”中有43人惨遭日军杀害,现在尚能列出姓名的为30人,尚能统计到的财产损失为烧毁房屋70多间,以及无数稻谷、家具等财物。

  现将调查情况实录如下:

  1941年5月31日,无锡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王承业率领县政府工作人员和县常备队及新四军54团3营指战员从锡西来到荡口镇门楼下村。白天,他们帮助群众抢收小麦;晚上,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抗日救国道理。

  王承业率县政府人员和新四军战士驻扎在门楼下村后,尽管加强警戒,但这个消息当晚还是传到了伪乡长兼“清乡”大队长曹湘那里。为邀功领赏,曹湘立即将此消息报告了驻常熟新桥的日军。6月2日清晨,日军调集200多人分水陆两路朝门楼下奔袭而来,企图一举歼灭驻门楼下的新四军。

  上午10点钟左右,门楼下东南面绥家桥附近的新四军哨兵发现日军后,马上鸣枪报警。为使群众免遭损失,新四军决定不与日军接触,主动撤退,并迅速组织全村群众疏散隐蔽。

  这批日军由于前些天在鸿声一带吃了败仗,因此,一到门楼下村就挨家挨户进行搜查,结果连新四军的影子都没看到,于是恼羞成怒。这时,门楼下村的大多数村民已经逃往别处,但还有几个来不及疏散,只好躲在家里。一位种客田的农民许长根刚从屋里走出来,当即被日军用枪打死。李阿山想出门看看动静,刚迈出门槛就被日军一枪打在大腿上,他忍着剧痛逃进屋里,谁知日军还不放过他,紧追而来。日军闯进屋里后,强行将李阿三夫妻、儿子、女儿及朱桂根的母亲、祖母全部赶到屋外空地上,随即用刺刀将4个大人活活捅死。对于李阿山的儿子李福林,日军为取乐,惨无人道地将他的双臂砍掉,并一刀挑起李阿山的3岁女儿,刺破胸膛。残忍的日军并不就此罢休,他们将5具尸体和失去双臂的李福林一起抛进村前的河中,李福林溺水身亡。

  下午2点钟左右,日军在村上再也搜查不到其他人后,就丧心病狂地从村子的东西两头同时放火烧房。顿时,门楼下的上空浓烟滚滚,烈火熊熊。这场大火,使门楼下村六七十间民房化为灰烬,病卧在床的老人李阿相也被活活烧死。

  日军在“扫荡”门楼下村的同时,还在附近的许家湾作恶。虎更上一位姓华的村民此时正在田里收麦,看见日军进村,急忙放下麦担,由于舍不得那根广漆木扁担,他就扛着扁担逃往许家湾的一条深沟避难。日军发现后,以为他是扛武器的新四军,于是跟踪而至。日军发现深沟里藏着30多位村民后,强迫他们走出深沟,并端着刺刀威逼这些村民在一处荒坟旁排好队。狡猾的日军机枪手假装扛着机枪往门楼下方向走,等村民们排好队后,突然掉过头,把机枪架在收割后的麦田里,对着人群“嘎、嘎、嘎”地扫射起来。据见证者诉说,当时吴阿金怀中的女儿巧娣被打伤腿部后,阿金就顺势怀抱着巧娣卧倒在地,紧接着被两个倒下来的同村妇女的尸体压在下面。此时浸在血泊中的吴阿金听到女儿还在哭,就伸出手想按住她的嘴,结果被日本兵一枪击中右臂,失去了知觉。吴阿金大哥吴根宝在听见机枪声的瞬间,立即卧倒在一个坟堆后,没有受伤,但日本兵接着用刺刀自上而下地在他身上乱刺,吴根宝发出了一阵阵痛苦、凄惨的叫声……为防止有人活着,残忍的日军又对准死人堆进行补射。此刻,吴阿金78岁的父亲瘫坐在近旁的一片桑树地里,眼看着儿子、媳妇、孙子一一惨死,禁不住老泪纵横,失声痛哭。听到哭声,日本兵就端着刺刀冲过去,对着老人连戮数刀……[1]

  在这场屠杀中,门楼下上至80岁的白发老人,下至怀中的婴儿,共35位无辜村民顷刻间倒在血泊里,除了吴阿金、吴生才幸免于难外,其余全部遇难,其中吴纪福一家6人全部被杀。事后,吴阿金的两个姐夫邬阿寿、钱水根见吴阿金、吴生才还有一口气,就决定用小船送他们去苏州医院治疗。当两人摇着小木船去司家桥接吴阿金、吴生才时,遇到了日军的汽艇。他俩被日本兵抓住后,被绑上石头扔到河里活活淹死。

  在许家湾村,大部分村民也遭到日军屠杀,以致没有足够的人手埋葬亲人。后来,还是在其他地方的亲友的帮助下,才草草料理了后事。

  在门楼下事件中,门楼下和许家湾村总共有43人被杀,其中两家被杀绝;被烧毁房屋70多间,粮食、家具等生活用品不计其数[2]。这是侵华日军在无锡制造的又一个血腥惨案。

  (执笔人:无锡市鹅湖镇镇政府 姚文明)

  附 录:

  门楼下惨案口述证据

  证据之一:

  当事人:朱桂根

  年 龄:75岁

  住 址:无锡市锡山鹅湖镇圆通村门楼下19号

  身份证号码:32020519******2413

  调查人: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圆通村仓厅上24号 华培兴

  调查时间:2006年8月3日

  公证书:(2006)锡四证民内字第432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1941年6月2日,正是抢收麦子的繁忙季节,当时新四军县政府就驻扎在门楼下。一清早,还有部分新四军战士帮助农民收割麦子,小学里放了忙假,我就在田里学割麦,10点钟左右,父亲从街上回来说,听说鬼子今天要来“清乡”,吩咐我不要走远了。不久,就听到绥家桥方向传来枪声,父亲听到枪声,就拉着我和邻居家13岁的李福林等4人藏进了河边的一个河潭里,后来又觉得躲藏此地不妥贴,又寻找新的地方。这时,小伙伴李福林被她母亲喊到家里去躲藏。我们像一群受惊的野鸭子到处乱撞,最后跑到前村天更上一户人家的厅上躲起来。

  丧心病狂的日本鬼子一到门楼下村,见人就杀。村民李阿山躲在家中,想出门看看动静,刚迈出门槛被鬼子一枪打在大腿上,他忍着痛逃进屋里,鬼子紧追进屋,将李阿山和他的妻子、儿女都赶到了屋场,朱桂根的母亲和祖母也躲在李阿三家里,一起被赶到屋场,残忍的鬼子一一用刺刀将这6人活活捅死,李阿山的儿子还被惨无人道地砍去双臂,并将他们尸体一起抛进村前的河中,一时间清澈的河水全被染红了。

  下午2点钟左右,灭绝人性的鬼子在村上搜查不到其他人,就野蛮地从村的东西两头同时放火烧房,不一会,烟雾弥漫,烈火熊熊,大火持续烧了10多个小时,六七十间民房化为灰烬,年老卧病在床的李阿相被活活烧死。

  (朱桂根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二:

  当事人:吴阿毛

  年 龄:78岁

  住 址: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圆通村天更上34号(原许家湾村)

  身份证号码:32022219******1519

  调查人: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圆通村仓厅上24号 华培兴

  调查时间:2006年8月3日

  公证书:(2006)锡四证民内字第430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1941年6月,日本鬼子进村那年我13岁。当天我们兄弟两个正在邬家里割麦,听到日本人要来,我们准备逃到邻村去。经过虎更上,看到日本人正在田里骑马,吓得立刻快步向邻村逃去,在经过甘枯岸的一个弄堂时,我们探头朝甘枯岸望去,看到30几个人被2个日本人和4个伪军正赶到一条田岸上排队,4个伪军正指挥着村民排成一排,另外2个日本人则跑出去30米左右,忽然掉头把机关枪架在田垛上朝村民开枪,随着一阵密集的枪声,30多个村民全部倒在了血泊中,其中有2个小孩没被打死,我阿叔吴阿金的3岁的女儿杨惠英被子弹从脸颊穿过,昏死过去,保住了一条小命。我妹妹也被打穿肩部,倒在了地上。当时我隔壁的小伙伴吴金寿想朝南逃跑,不料,他爸吴季福叫他一块留下来,结果一家7口人全都死在了那里。

  (吴阿毛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三:

  当事人:李宏才

  年 龄:72岁

  住 址: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圆通村门楼下14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1519

  调查人: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圆通村仓厅上24号 华培兴

  调查时间:2006年8月3日

  公证书:(2006)锡四证民内字第426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1941年6月,当时我8岁,听到日军的枪声后,我跟着朱桂根的父亲朱福兴逃了出来。日军进入我家后,对准我爸胸部就是一刀,我爸当即倒下。接着日军对准我娘胸部也捅了一刀,两个人死后都被日军扔到村前的门楼河内,我15岁的阿哥李福林被日军抓到后,硬生生地被砍去双手,也被扔到门楼河内,尸体过了2天才漂上来。我3岁的小妹妹被日军一刀挑起,刺破了胸膛,也被扔到门楼河内。当时我20岁的阿嫂听到日军进门的声音时,立即打开窗户逃了出来,蹲在三亩麦田后面,逃过了一劫。日军后来搜不到新四军后,就放火从村的东西两头烧房子,当时李阿相因为生病躺在床上,也被活活烧死。

  (李宏才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四:

  当事人:杨何妹

  年 龄:82岁

  住 址: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圆通村天更上11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152X

  调查人:无锡市锡山区鹅湖镇圆通村仓厅上24号 华培兴

  调查时间:2006年8月3日

  公证书:(2006)锡四证民内字第428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1941年6月,日本鬼子进村时我18岁,当时我们正在田里割麦。有一个农民叫华寿宝,是虎更上的,当时扛着一条长扁担逃进了许家湾的一条深沟里。有2个日本鬼子看见后,以为是新四军扛着长枪,就跟踪过去。当时深沟里已经躲了好几十个人了,结果躲避在甘枯岸里的所有人都被日本鬼子发现,日本鬼子把群众都赶到田岸上排成一排,然后用机枪进行扫射。我父母、婶婶、婶婶女儿当场被打死,我老太公当时没有被机枪射死,看到大家都倒下了,吓得大喊“全死掉了,全死掉了……”日军听到后跑过来朝他腰部刺了一刀,我老太公当即倒在了血泊中。阿叔吴阿金当时被倒下的人压在下面,被日军补枪时打掉了一只手臂。当吴阿金浑身是血爬出死人堆时,他的两个姐夫邬阿寿、钱水根见他还有一口气,就想摇着小船送他去苏州医院治疗。当他俩摇着小木船进浜去接吴阿金时,遇到了日军的汽艇,日军把他俩的手脚用石头绑住后扔到河里,被活活淹死。

  (杨何妹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1] 宿浩良等:《惨绝人寰 永世难忘——记门楼下惨案的幸存者》,引自《古镇今日》,中国文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57页。

  [2] 汤煜琴:《门楼下惨案》,引自中共无锡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编:《日军罪行录》,1995年印行,第41页。

上一篇:许舍惨案调查实录
下一篇:顾山惨案调查实录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1 14:42:54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