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许舍惨案调查实录

添加时间:2017-08-11 14:06:08 来源:无锡史志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为深化无锡抗战历史的研究,2006年,无锡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对抗战时期发生在锡南地区的“许舍惨案”再次进行了调查。在调查过程中,查阅了有关方面的历史资料和研究成果,对健在的见证者进行了个别走访和座谈了解,获得了许多口述证据。这些证据,从不同的角度印证了“许舍惨案”的真实性、可靠性。调查表明,在许舍惨案中,被杀村民9人,烧毁房屋1048间、粮食10万余斤,生产、生活用品不计其数。

  现将调查情况实录如下:

  许舍村(当时称镇)位于无锡南部雪浪(今属无锡市太湖新城科教产业园)山区,一面临河,三面环山。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前,这里的老百姓过着平静的生活。1937年11月无锡沦陷后,活跃在许舍山区的地方抗日武装,不断给日本侵略者以有力打击。因此,日军对这里的抗日武装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千方百计设法扑灭这股抗日烈火。

  1940年12月初,已被江南抗日救国军(简称“新江抗”)收编的地方武装顾复兴部,在横山嘴袭击日军汽艇。为进行报复,日军随即在雪浪、许舍一带侦察,发现许舍一厅堂洛司堂里藏有顾复兴部军粮50石。狡猾的日军决定暂不声张,企图以军粮为诱饵,引顾复兴部上钩,然后一网打尽。12月10日,日军在南桥召开周新镇区各乡伪乡长会议,在会上故布迷阵,佯言“烧掉周新镇,不烧许舍镇……”顾复兴部获悉后,于当日将军粮连夜装船转移,运往太滆地区。

  12月11日(农历十一月十三日)清晨,来自石塘方向的100余名日军,突然闯进许舍镇,挨家逐户大肆搜查。结果,游击队不见踪影,军粮也不翼而飞。于是,日军逼伪乡长顾丕显说出游击队和军粮的去向。顾回答说:“游击队下太湖去了,军粮叫老百姓分光了。”日军的阴谋没有得逞,当即凶相毕露,将顾丕显和维持会的顾耀根、顾祖基、顾阿胖等4人绑起来,顾祖基因亮出日商华中蚕丝公司职员工作证件而幸免于难,其余3人被枪杀于许舍小学操场上。

  接着,日军对许舍镇进行疯狂的抢掠,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妇女4人。上午10点多钟,日军开始用火把、硫磺枪纵火焚烧民房。刹那间,许舍村浓烟四起,烈火腾空。下午2点左右,这股日军刚撤走,又一队日军(100多人)从羊岐登陆,翻山扑进许舍镇烧杀抢掠。日军先在许舍周围各村插上小旗作为纵火标志,然后点火焚烧。大火一直烧到晚上六七点钟。许舍村民眼看着自己的房屋、家具、衣服、农具、牲畜和刚收获的稻谷被熊熊大火吞噬,心似刀割。情急之中,村民顾六兴不顾危险,拿起铁耙攀上自家屋顶灭火,当即被日军一枪打死。汪金法的妻子顾月珍生完孩子才12天,看到自家房屋着火,便拼命上去扑救,她刚扑灭一处,日军又点燃一处,故意耍弄她,如此反复多次,顾月珍被折腾得筋疲力尽,最后,日军在一阵狞笑中,开枪打死了她。在灭火中惨遭杀害的还有周勇林、陆寿大、刘小老、张伯荣等。戴阿农在救火时被日军用枪托打伤,因未中要害得以幸存。

  这一天,东起横山嘴大豆厂,西至三家村,南到南山、刘费村,北抵张巷、戴巷、上宋巷,方圆5里范围内包括许舍在内的20多个自然村,被残暴的日军付之一炬,村民的粮食、家财等也被抢劫一空。在这起惨案中,有9位村民被杀,被烧毁房屋1048间、粮食10万余斤,其他生产、生活用品等被焚毁不计其数[1]。

  日军洗劫许舍村时,正值隆冬,村民因房屋被烧,无家可归、无米可炊,饥寒交迫,惨不忍睹。

  (执笔人:无锡市雪浪镇许舍村南山村 许末海 谢美芳 朱祖泉)

  附 录:

  许舍惨案口述证据

  证据之一:

  当事人:周焕良

  年 龄:77岁

  住 址:无锡市滨湖区科教园许舍村张巷26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6118

  调查人:无锡市雪浪镇许舍村南山村38号 朱祖泉

  调查时间:2006年7月28日

  公证书:(2006)锡三证民内字第612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烧房子的前一天,日本兵开来了一条木壳子(一种木制机动船),停在周世度门前的驳岸下。我们小孩子都去看,几个日本兵倒也“和蔼可亲”,给我们小孩一人几块糖。后来这几个日本兵去捉人家的鸡,鸡飞来飞去,很难捉到,要我们小孩帮他们捉。原来这些日本兵是来打探消息的,是一个叫歪嘴长根的人告诉日本兵,宝经堂里存放着游击队的米。

  烧房子的那天午后,我看到一个日本兵进汪金法家的后门点火。不一会儿,汪金法家就冒出浓烟。大火熊熊燃烧,汪金法妻子去救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汪妻。

  同村的杨耀祖,逃到观音堂处,遇到日本兵,杨耀祖转身就往塘上方向跑,日本兵举枪射击,杨耀祖斜来斜去跑才没被打中。

  戴巷上有一个染坊,染坊里的一个年轻人(约20岁左右)是外地人。他逃到观音堂里,躲在烧香念佛的老太婆中间,被日本兵拉了出来,当场打死。戴寿见自家房子着火,用铁耙去救火,也被日本兵打死。

  (周焕良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二:

  当事人:周协青

  年 龄:77岁

  住 址:无锡市滨湖区科教园许舍村张巷53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6118

  调查人:无锡市雪浪镇许舍村南山村38号 朱祖泉

  调查时间:2006年7月28日

  公证书:(2006)锡三证民内字第613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日本人来许舍杀人烧房子时,我才12岁。那天,天还没大亮,父亲去河边挑水,隐约看见河南岸洛司堂围墙边跪着一些人,还听到“叽哩哇啦”的日本话,吓得水也没挑就跑回家。

  吃过早饭,父亲对我说:“日本兵来了,你不要去学堂了。”学堂在河南边的宝经堂里,我们一家躲在家里。

  时近中午时分,我看到横山渚大豆厂起了火,火越烧越旺。村上有人叫:“日本兵杀人烧房子了,快跑吧。”于是,我就跟着周志泉等人向塘上跑去。我们躲在后洋泾桥桑树田中的一个大坟里。坟上有许多树,我爬上树,看看自家的房子。因我家是矮角楼,看得很清楚。至午后,看到张巷上的房子着火了,我家的房子也着火了。几个大人都跑回去救火,我也想去,可又不敢。后来跑来了一个大人,说:“日本兵杀人了,汪金法的妻子打死了,街上的六兴打死了,戴阿农被打伤了……”听了这些话,大家心里十分害怕,于是又向北逃,一直逃到独山,到天黑了才回家。

  回到家,隔壁汪金法(家)里一片哭声,我看见汪金法的妻子躺在门板上。听大人说,子弹从她的乳房处打入,再从后肩出来。那天,东起大豆厂,西到三家村;南起南山村,北至戴巷上,整个许舍湾20多个自然村,一片火海,浓烟掩盖住了太阳,天昏地暗,烟灰越过长广溪,飞到葛埭桥。在这一天,许舍湾被烧掉民房一千多间,被杀村民9人,粮食及生产、生活用品尽成灰烬。

  (周协青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三:

  当事人:朱洪庆

  年 龄:78岁

  住 址:无锡市滨湖区雪浪镇仙河苑77号201室

  身份证号码:32022219******6118

  调查人:无锡市雪浪镇许舍村南山村38号 朱祖泉

  调查时间:2006年7月28日

  公证书:(2006)锡三证民内字第614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那时我才10多岁,父亲朱和尚老实巴交,加上祖父笃信佛教,不让父亲参加队伍,可父亲还是和其他青年一样,为游击队暗中做着运粮食、通风报信的事情。

  1940年农历十一月初的一天,天不亮,父亲就去牵砻了。后又听说父亲被日本兵抓到洛司堂里去了。一家人为父亲担忧,母亲几次出门要去探听消息,都被邻居拉住。到了近吃饭时,日本兵就用硫磺枪放火烧房子,一家人又忙着救火、抢东西。直至天黑,父亲才回家。一到家,父亲就瘫在床上,不停地说:“我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后来,从父亲断断续续的话中得知,父亲被抓到洛司堂后和其他人一样受尽折磨。不知是日本兵看见父亲那忠厚老实样要寻寻开心,还是知道父亲曾为游击队干过事,就把父亲带到许舍浜南驳岸边,逼父亲往河里跳。十一月份,河水冰凉,父亲又被剥去了棉衣,跳下去又爬上来,跳下去又爬上来,这群畜生看看冻得瑟瑟发抖、脸色发紫的父亲竟然哈哈大笑,父亲再也忍不住了,就趁日本兵不注意时,一头扎进河里,一个猛子扎到北岸。北岸刚好有棵大杨树,父亲依着杨树喘气。日本兵吼叫着叫父亲游过去。父亲猛地向岸上一窜,拔脚朝张巷人家奔去。日本兵当即打了两枪,父亲未被击中。父亲一下窜到黄茂相家。那里有几个苏北人在牵砻,主人给父亲换上干衣,让他藏在蚊帐背后。等到日本兵绕过许舍街来到张巷,循着水迹又来到黄茂相家,追问父亲下落。那几个苏北人指指后门,日本兵朝后门追去了。日本兵没追到父亲,返回黄茂相家,对着那几个苏北人狠打耳光。那几个苏北人忍痛用力牵砻,让 “隆隆”的牵砻声掩盖父亲又冷又饿的“嗦嗦”抖动声。

  (朱洪庆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四:

  当事人:许寿贵

  年 龄:81岁

  住 址:无锡市滨湖区科教园许舍村张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6110

  调查人:无锡市雪浪镇许舍村南山村38号 朱祖泉

  调查时间:2006年7月28日

  公证书:(2006)锡三证民内字第615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我家祖祖辈辈是木匠,我十四五岁时,木匠活已经精通,经常跟父亲出去给别人干活。记得日军前来杀人放火烧房的那天,父亲生病躺在床上,我也只得呆在家里,边服侍父亲,边做小木凳。大约上午八九点钟,看见许舍浜南岸横山渚大豆厂起火了,我就跑出去看,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许舍东一处、西一处都有日本兵,我就赶紧跑回家。

  近吃午饭时,河南岸已是一片火海,东桥处也冒出浓烟,又听说日本兵已经杀了几个人,有乡长顾丕显、顾耀根等。我把这些告诉父亲,父亲一听,从床上爬起来,对我说:“阿寿,不要管家了,逃命要紧!”于是,我们就逃到了后洋泾桥,躲在桑树田里,看看自己的房子。我看到同村的戴阿农往北逃,被日本兵打了一枪,只见他向前踉跄了几步,又跑了。后来知道,子弹打中他的肩膀,受了伤。我还看到鸦片鬼周勇林扛了一袋面粉往塘上方向跑,被日本兵一枪打死。

  下午我家的房子也着火了,父亲想去救火,可又不敢,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房子变为灰烬。父亲觉得桑树田里不安全,就又拉着我逃到塘上。那一夜,我们是在塘上度过的。

  第二天,天不亮,我们回家,家已不存在了,只有母亲冒死从火中抢出的一副大门等。

  (许寿贵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1] 王晓羿:《许舍惨案纪实》,《无锡县文史资料(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特辑)》,1995年8月印行,第67页;《许舍惨案》,引自雪浪乡土史编委会编:《雪浪乡土史》,第62页;朱俊华编:《锡南抗日烽火》,2005年,第20、21页。

上一篇:马山惨案调查实录
下一篇:门楼下惨案调查实录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1 14:12:03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