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 > 惨案实录 > 江苏惨案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长善坊惨案调查实录

添加时间:2017-08-11 11:24:33 来源:无锡史志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37年11月25日(农历10月24日),侵华日军在无锡长善坊制造了血腥惨案,为了弄清当时的真实情况,无锡市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组织人员对有关见证者、知情者进行了走访、座谈,并填表调查,获得了许多口述证据。调查表明,在“长善坊惨案”中,有60余人惨遭日军杀害,现尚能列出姓名的长善坊村民为22人、外地难民9人,尚能统计到的财产损失为烧毁房屋8间和一些生活用品。

  现将调查情况实录如下:

  全国抗战初期,长善坊为无锡县北门外柏庄乡的一个村庄(现属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该村南抵南兴塘河,北临北兴塘河,南北兴塘河在村西头汇合,是通向无锡县城的主要水道。村东的小横港河,有木桥与华庄岸村相通。经过南兴塘河上的长新桥,可由陆路直通无锡县城。全村有130多户人家、近1000位村民。那时,村子的河北面有两片几百亩的圩田,东面的叫东河北圩,西面的叫西河北圩,都是村民的口粮田。东、西河北圩的北面有一片300多亩的芦苇塘。村民主要靠农桑和水路运输粮食维持生活。日军的枪炮声、铁蹄声,打破了长善坊村的宁静,给村民们带来了深重灾难。

  1937年11月12日侵华日军攻陷上海后,日本华东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率第9师团、第13师团、第16师团朝太湖北侧西侵,其中一路逆长江水路而上,在常熟白茆口登陆后,沿锡虞公路西侵。在无锡县东亭地区,日军曾遭到中国军队的阻击,因此,侵占长善坊后,他们对当地老百姓进行了疯狂报复。

  1937年11月24日(农历十月二十三日),当得知日军逼近长善坊,村民们纷纷携老扶幼摇船外逃,但由于时间仓促,大约有一半村民没来得及逃走。11月25日上午,两股日军侦察兵分别由陆路进入村中和沿北兴塘河西进。村河北面有一个水湾叫新口流(是东河北圩、西河北圩和芦苇田的交汇处),当时停靠着本村20多艘船,上面有不少准备外逃的村民及外来的难民。

  日军侦察船发现这些准备外逃的村民后,就开到不远处的五河口调头,向东面船上的日军发出信号。不久,三四十个日军士兵在东河北十亩里上岸,并在一片坟地内进行搜索,只要发现有躲藏的男人就开枪射杀。在顾家坟地,日军先用刺刀将吴香宝和一外来女婿活活刺死,接着向新口流奔去,把船上五六十个男人全部赶上岸,排在西河北靠芦苇塘的圩岸边。日军在搜身之后,接着就开始屠杀。最先被刺死的是胡金祥的妹夫(外村人)和谢根生。这时,胡阿毛、吴阿三见日军杀人,就迅速转身逃往芦苇丛中。日军于是朝他们开枪,所幸的是胡阿毛仅头上擦破了点皮,两人侥幸逃脱。为防止剩余村民反抗和逃跑,所有日军一齐对他们进行射杀。胡斌君、窦福林在日军开枪时机灵地顺势倒下,躺在死人堆里装死,这样才逃过一劫。其他50多人全部惨死在日军枪弹之下。胡阿琪因藏在船梢里未被日军发现,也幸免于难,但他的弟弟胡增荣被杀死了。

  日军在西河北屠杀后,继续向西搜索。这时,躲在船上的女人、孩子都出来寻找亲人,眼前的残酷场面使他们悲愤不已,顿时喊声、哭声、骂声响成一片。在当时的情况下,有的只能把亲人的尸体抬到船上,有的排在圩岸上。

  当天,两股日军先后侵占长善坊村。最先闯进该村的一股是屠杀华庄岸村村民的日军。这股日军侵占长善坊村后,纵火烧毁了8间房屋。下午3点左右,另一股日军又闯进长善坊村。这股日军在北兴塘河乘船由东向西行驶时,正好碰见从西河北坟地及芦苇丛中回村看动静的崔瑞林、李阿二、谢龙生、华年根(外来女婿)等6人,结果6个人全部被日军枪杀,其中李阿二、崔瑞林遭枪杀时倒在河中,20多天后尸体才浮出水面。日军当时还打死了在村上的吴香根及女婿沈杏根。

  仅仅一天时间,日军在长善坊村就屠杀村民及外来难民60余人,烧毁房屋8间和一些财物。

  (执笔人: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 李云瑞 胡 婷 汪琳琳)

  附 录:

  长善坊惨案口述证据[①]

  证据之一:

  当事人:谢仁金

  年 龄:80岁

  住 址: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长善坊87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2211

  调查人: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长善坊273号 汪琳琳

  调查时间:2006年8月4日

  公证书:(2006)锡证民内字第1998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日本鬼子在我们长善坊犯下了滔天罪行。在1937年农历十月二十四日的大屠杀中,我家被杀死的有4人,我爷爷谢根生(69岁),父亲谢纪林(37岁),小叔谢荣坤(17岁),还有我大娘舅吴阿本。农历十月二十三日听说日本鬼子要来,我们全家就上了船,摇到黄泥头后面的水沟流,与黄泥头的姨夫张荣度的船停在一起。第二天,也就是农历十月二十四日,早晨我父亲一个人回到村里,找到我小娘舅吴春林,(问)“向阳里是否太平?”吴春林说:“没有问题,不要在外面躲了,还是回来吧!”我父亲就走到西河北朝黄泥头方向喊我爷爷,叫他把船开过来。船开过来,父亲上了船就往家里开。船到了五河口(也叫龙潭头),碰到了一只日军的板船,船上有5到7个日本鬼子。他们看到我们船后叫我们靠过去,押到新口流。新口流里停着20多只挤满了人的逃难船,没有来得及逃出去。船上有本村人,有外地逃来的女儿、女婿。不久,只见有三四十个日本鬼子在东河北十亩里上岸,把躲在大坟(地)里的人刺死(后来知道是刺死了吴香宝和外来逃难的女婿)。大队鬼子到了新口流,就把船上的男人赶到岸上,押到西河北圩岸下排队,约有五六十人。日本鬼子先用刺刀刺胡金祥的妹夫,胡金祥妹夫用手抓住刺刀,鬼子把枪一拉,五个手指头断了,满手是血,鬼子接着刺他胸前,倒下去了。另一个鬼子刺我的叔叔谢荣坤,我爷爷就跪下来求鬼子不要杀,鬼子就刺我爷爷,连刺三刀,爷爷倒在血泊中。胡阿毛见鬼子杀了人就立刻翻过圩岸,逃到芦苇塘里去了,鬼子对他开枪,胡阿毛头上破了皮未死。接着三四十个日本鬼子向排队的人开枪,五六十个男人倒下去了,枪声、杀声、救命声响成一片。胡斌君、胡阿琪、窦福林倒在死人底下,这才幸免于难。日本鬼子枪杀以后就向西开走,船上的女人孩子纷纷上岸收尸,找亲人,顿时喊声、哭声一片。我和娘、亲娘(即祖母)哭着找我爷爷、爸爸、叔叔和舅舅,把他们扛到船上。扛爷爷时发现他还未死,就在船舱里给他止血。爷爷直喊痛还断断续续讲发生经过。我们还不敢回家。爷爷痛得难受,要我亲娘拿剪刀剪断他的喉咙管以减少痛苦。我亲娘不忍,在第二天中午,因流血过多死了。当时在西河北芦苇塘田边(被)打死的人记得有:谢纪林、谢荣坤、吴阿本、汪盘福、窦梅根、汪阿毛、吴荣金、吴菊林、胡增荣、胡荣林、胡荣贵、吴盘福、崔银福、韩友泉、谢根丘、吴阿二。吴兴南姑夫陆仁荣、窦桂芳女婿(毛岸里人)、胡金祥妹夫、胡阿二姐夫、汪和宝三姑夫(徐巷上人)、汪金妹丈夫等,其他人记不得了。当天下午三点钟,有一只日本鬼子船由东向西开来,当时正好在崔瑞林、李阿二、谢龙生、华年根等6个人,在东河北上船,想回村看看。被日本鬼子看到了全都打死了,李阿二、崔瑞林倒入河中,当时尸体未找到,20天后才浮出来。也在二十四日当天,另一股日本鬼子在华庄岸杀人后,想通过长新桥往南去,走到长新桥,桥已被中国军队拆断,他们回到村里就把八间头的房子给烧了,被烧房子的人家是:吴阿弟一间二造,窦锡根一间二造,吴天喜一间二造、窦桂芳一间一造平房,窦东林一间二造,汪金和一间二造,汪贵金二间二造,谢荣坤一间二造。日本鬼子还在胡阿林场上把吴香宝的弟弟吴香根打死了,吴香宝、吴香根弟兄二人在一天内被日本鬼子杀死了。在十月二十四日以后的几天里,村后北兴塘里漂来不少尸体,有军人,也有老百姓,约几十具。当时李尊金出了钱请人把尸体捞上来,埋在东河北挖的一个坑里。两年后,李尊金本人也在华庄岸边挑河泥时被日本鬼子打死了,留下一个怀孕的妻子。

  (谢仁金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二:

  当事人:崔敏娟

  年 龄:70岁

  住 址: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长善坊14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2229

  调查人: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长善坊134号 胡婷

  调查时间:2006年8月4日

  公证书:(2006)锡证民内字第1999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我父亲叫崔银福,是在1937年农历十月二十四日在西河北被日本鬼子杀害的。十月二十四日那天,我父亲放不下家里的五六亩稻子,未逃难。由于父亲会杀猪,村里人请他去杀猪准备逃难用,因而又延误了时间。伯伯们都已经逃走了。我的小娘舅也从江西回来,他的老板劝他等局面好转后再回去,但他不放心父母。当时村里的自卫队在巡逻时看见河里有一条日本船从东驶来,便知道日军快到了,村里的村民就准备逃难。不久,日本军队来到了我村,父亲和小娘舅睡在自家的一条船中。那时有许多准备逃难的船只停靠在芦苇荡旁边。当时日本人押着胡阿毛,喊男人集中上岸,在西河北圩岸边排好。吴阿三(我叔公)没有站好,有一只脚露出队伍,一个日本鬼子用刺刀去刺他的脚,他脚一缩,未被刺中,日本人对他一笑,突然转身向他攻击,他急忙逃进身后的芦苇丛中,日本人立刻开枪扫射芦苇丛。其他的男人被杀死了,吴阿三藏在芦苇丛中得以幸存。胡斌君在日本人开枪时应声倒下,把倒在一边的崔银福的尸体盖在自己身上,后来日本鬼子用脚踢、用刺刀刺,都没有发现胡斌君还活着。那时,被日本鬼子打死的男人有50来个。和我父亲同死的还有吴阿二及其姐夫陆仁荣、小娘舅陈富兴(龙岸里人)。

  (崔敏娟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证据之三:

  当事人:韩三宝

  年 龄:88岁

  住 址: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长善坊143号

  身份证号码:32022219******2210

  调查人:无锡市崇安区广益街道向阳村长善坊134号 胡婷

  调查时间:2006年8月4日

  公证书:(2006)锡证民内字第1996号

  惨案经过及受害受损情况:

  1937年我19岁,那年农历十月二十四日,我目睹了日本鬼子在我村芦塘田大屠杀的惨案。我16岁就离家到外地学生意,因日本鬼子要来,我就乘船回家。当时村中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有船的人家大都已经乘船逃难到别处去了。在二十四日早晨8点多钟,有2个日本探子来到我村,当时未杀人。探子一来便知道日本冲锋队就要来了,百姓纷纷外逃。有20多只船上挤满了人,开到对面新口流准备外逃。我家没有船,父亲韩银根带了我和嫂嫂,还有乡邻胡毛大,躲到对面西河北胡金祥家的坟地里。不久,日军乘了船从北面河中由东向西开来,有四五十个日本兵在东河北上岸,向新口流过来。日军到了新口流把船上的男人全部赶上岸,押到西河北圩与芦塘田交界的圩岸下排好,大约有50多个男人,有本村的,也有外村逃难来的。我们躲藏的大坟离他们只有10米远。日本鬼子先是搜身,叫他们把衣服脱下来,有值钱的东西就据为已有。搜身后,日军就开始杀人,先用刺刀戳,胡阿毛见势不对,便迅速往芦塘田里逃去。日军见有人逃跑,便开枪把50多个人几乎全部打死,其中只有胡斌君、胡阿琪、窦福林由于埋在死人堆里逃过了一死。血流满了水沟,现场十分悲惨。我记得被杀死的人有崔银福、韩友泉、胡增荣、汪阿毛、汪盘福等,有些人记不得了。我和父亲等人因没有被日军发现得以幸存。另有一事,日本鬼子抢走我村10船大米约三四十吨。在无锡县城惠农桥旁有一铁路桥,那里有一个日本检问所,检查盘问过往船只。在1940年上半年,本村鲍阿本、李锦泰、李鸿坤、吴阿富等10只船,在北塘米市场赊欠了10船米,约三四十吨,到常熟太仓一带去卖,被日本鬼子拦住没收,使10只船的船主受到了重大损失,有的处于破产境地,用多年的时间才偿还了米行的欠款。

  (韩三宝口述证据原件现存无锡市史志办公室)

  [①] 因年代久远,部分证人回忆不出长善坊惨案死亡确切人数。虽然如此,其证言仍可印证长善坊惨案发生的事实,且情节惨烈。

上一篇:华庄岸惨案调查实录
下一篇:马山惨案调查实录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1 11:25:44

江苏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