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名家论抗战专家论坛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现代文天祥”齐学启

添加时间:2017-07-17 15:41:58 来源:陈天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长沙市岳麓山北后山人迹罕至的山麓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墓葬,2014年3月被公布为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其墓主是被誉为“现代文天祥”的抗日将领齐学启。

  齐学启墓营建于1945年,齐之灵柩归葬故里,孙立仁曾亲为执绋,下葬当日举行了盛大的追悼仪式。以后,齐学启墓因日久荒废,1989年由齐学启之胞妹齐新、齐觉、齐光及子齐仁昌等通过湖南省委统战部批准,予以重修。墓园占地约 200平方米。墓道、墓坪与墓冢呈倒 L形,除墓坪用青石块铺砌外,其他构件均为花岗石。墓冢为半圆形,墓围为传统的腰椎形,墓前有护栏和拜台,护栏立柱上置圆筒形石雕,所雕云纹甚为精美。墓围正后方嵌石碑三通,中碑阴刻 “陆军中将齐学启之墓”。墓碑上嵌凸形浮雕,所雕虬龙升天等图案颇具楚文化之风格。

  墓道与墓坪的正前方立大型纪念碑,碑顶为歇山屋顶造型。碑刻抗日名将孙立人 1989年重修时所撰并书的《重修齐学启将军墓园记》,全文如下: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三月八日,陆军少将、前新三十八师副师长齐公学启被刺于缅甸仰光之日军战俘营,是月十三日以伤重逝世。公之死去缅境之解放曾不数旬,距盟军之全面胜利亦只五月。公虽知日寇之必亡,而己不及见矣。

  溯自寇之侵,生灵涂炭。民国三十一年,我新三十八师奉调入缅与盟军并肩作战。四月十八日,我以一团之众击溃十倍之敌于仁安羌,解英军七千余人之围。是役也,中外震动,而公临阵之绩实伟。方当乘胜追击,而盟军之战略遽变,公乃率部殿后掩护友军转进。及任务完成,复报命于第五军指挥部,归途遇伤病袍泽,不忍弃去。敌骑大至,众寡悬殊, 创重援绝,遂被俘焉。

  公之羁于仰光中央监狱也,凡三年。三年中敌伪劝降无所不用其极。公心坚金石,不屈不挠,狱中同志及英美受难战友数百人皆倾仪动容,尊之为精神领袖,视之为光明象征。故卒以此见害于敌世之人,或以公之在仰光狱与文天祥之在燕京狱相提并论,其浩然之气与夫所以塞苍冥、立人极者,固无异也。

  公之灵柩归葬故里,余曾亲为执绋,并为挽辞以述哀。公之葬地在岳麓之阳,与黄公克强、蔡公松坡两先烈隔垅相望。湖湘人杰后先接武,可谓不忝者矣。今公墓道废圮,志表无存,当日袍泽决议重修,所以怀旧德,彰忠魂也。以余为知公者,嘱为数言,以纪其事。余

  闻之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余则过时而悲,呜呼,死者陵谷,公与诸公俱往矣。神骑箕

  尾,名在日月,固将与麓山湘水同乎不朽。而余以老耄,犹能执笔为文,有深幸焉,而亦不

  能不有深恸也。

  公元一九八九年八月吉日

  舒城孙立人敬撰并书

  孙立人撰并书《重修齐学启将军墓园记》石碑

  孙立人将军

  齐学启( 1890—1945),清长沙府宁乡县人。 1923年清华大学毕业,赴美国诺维琦军校学习。曾参加“一·二八”和 “八·一三”淞沪抗战,屡立战功。1938年任税警总团参谋长、新编第三十八师少将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1942年 3月赴缅甸作战,4月驰援仁安羌驻缅英军,七千英军得以解围,受到友邦表彰。后奉命转进,掩护入缅军转移,因重伤被俘,宁死不降。1945年 3月,被日寇指使丧节战俘行刺身亡。抗战胜利后,追赠陆军中将,被誉为“现代文天祥”。

  投笔从戎

  齐学启,清光绪二十六年( 1900)生于宁乡县杨林桥铁炉塘。父齐璜留学日本,系同盟会员,是有名的教育家。学启幼聪慧,3岁入长沙美国圣公会幼稚园,高小毕业时已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12岁考入北京清华大学留美预备班,1920年清华大学毕业后考取公费留

  学美国,习电气制造。他到美国后,因不满洋人对中国人的歧视,愤而改变学习电气之初衷,改入诺维斯军事学校骑兵科,立志从戎报国。 1928年学成归来,初入国民政府陈嘉佑部任骑兵团团长,两年后改任宪兵六团团长。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各地学生纷纷赴南京请愿,国民政府命宪兵、警察前往重要路口进行堵截。齐学启非常同情学生的爱国行动,告诫部属:“学生请愿是要政府抗日,是正义行动,我们切不可动手殴打学生,要让队伍顺利通过。”后蒋介石下令宪兵六团捉拿上海大学学生会主席潘础基。齐事先派人暗通消息,待宪兵前往围捕时,潘已离沪他去。

  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十九路军在全国人民强烈抗日情绪影响下,奋起抗战。但国民政府令十九路军“忍辱求全,避免冲突,万勿妄动”,并令宪兵六团接管七十八师一五六团闸北防线。齐不但未接管该团防线,反而配合该团奋力抗击日军,事后又掩护十九路军退出上海。国民政府复与日本政府签订《淞沪协定》,规定上海至苏州为非武装区,不许驻兵,宪兵六团被迫改编为上海保安二团,他仍任团长,驻防闸北。上海 “八·一三”抗战发生后,上海保安二团首当其冲,他率部与日军浴血奋战两昼夜,阵地屹立不动,深受群众称赞。

  1938年,他调任长沙税警总团副总团长兼参谋长。任上洁身自好,不谋私利,而对部属有困难者解囊相助,深受官兵爱戴。1941年,税警总团改编为新编第三十八师,齐学启担任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

  远征缅甸抗日

  1942年,中国为支援在缅甸的英国军队,保卫滇缅公路,组建远征军赴缅甸对日作战,新编第三十八师奉命开赴缅甸。4月中旬,驻缅英军第一师在仁安羌被日军包围,齐学启率部驰援,激战三日,击溃日军,7000余英军官兵得以解围,并救出美国传教士和新闻记者等 500余人,以及辎重车 100余辆,轰动英伦三岛,受到英美政府赞扬。

  誓师出发那天,齐将军向全体官兵作了战前动员,他列举了古今许多远征异域为国捐躯的英雄的壮烈事迹,勉励大家向班固、霍去病学习,到缅甸后英勇杀敌,保卫祖国。最后他还高声朗诵“男儿生兮不志名,死当葬蛮夷域中”的名句作为与战士们共同的誓言。全体将士慷慨激昂,声泪俱下,都决心不惜牺牲,一定要在异国他乡捍卫祖国的荣誉,捍卫民族的尊严。4月中旬,新三十八师开赴缅甸。

  当时缅甸的形势已非常严重,日军占领了它的首都仰光,并分三路向北猛扑。日军西路第三十三师团以极快的速度攻击到了仁安羌地区,将退守到这里的七千多英国士兵包围起来,准备予以最后消灭。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急电中国军队,请求给予支援。中国远征军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应英军的要求急调新三十八师前往增援。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当即命令齐学启率—一二和—一三团火速赶往仁安羌。

  仁安羌地区是缅甸的油田,周围都是沙漠山地,北面是一条叫宾河的河流。被包围在这里的英军是英缅军第一师和1个坦克营,师长叫斯高特。当齐学启率部在17日黄昏赶到宾河北岸的时候,英军已被围困了两天两夜。

  齐副师长当即命令部下向北岸的日军一个大队发起攻击。这是新三十八师踏出国门后第一次参加作战,战士们憋足了一股劲,一定要给日寇一个下马威。日寇自进攻缅甸之后,一路进展都很顺利,打得英军节节败退,从未遇到顽强的抵抗,因此也没把中国军队放在眼中。双方一交手就展开了激烈的战斗。齐将军沉着冷静,冒着敌人的炮火指挥作战。经过10个小时的鏖战,到第二天中午,驻守在宾河北岸的日军终于被消灭了,这是日军侵缅以来第一次败仗。

  齐将军扫荡了北岸的残敌,还乘势占领了渡口。这时师长孙立人也赶到前线和齐副师长并肩指挥战斗。英军得知中国军队已赶到,就不断发出电报要求他们南渡宾河,以解燃眉之急。孙、齐两位师长分析,宾河南岸,日军控制着山地,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远征军驰援英军的兵力远远少于日军,如果蛮干,不但救不出英军,还有可能使自己全军覆没。于是他们下令暂停攻击,摸清情况,在夜间妥善布置之后,在19日拂晓再次发动攻击,并把这一计划电告了英军师长斯高特。

  斯高特接到通知后,用无线电话告诉孙、齐两师长:“我们已断绝了两天的粮食和饮水,无法继续支持下去,若是今天不能解围,部队就有瓦解的可能。”孙师长作为战地最高指挥官当即回答他:“贵师已忍耐了两天,无论如何要坚持这最后一日,中国军队一定负责在明天下午6点以前,将贵师完全解救出来。”对于孙师长的回答,斯高特一再追问有无把握。孙师长看着周围齐副师长等几位高级将领,通过话筒向斯高特坚决地说:“中国军队,连我在内,纵使死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要把贵军解救出来!”

  4月19日拂晓,新第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在孙、齐两将军的指挥下向宾河南岸的日军发起了进攻。战士们在山炮、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呐喊着冲向敌人。齐学启手持战刀在前线督战,鼓励战士们奋勇杀敌,报效祖国。日军的抵抗虽然顽强,但中国的战士们更加勇猛。很快日军的右翼防线就被突破了。双方展开了对501制高点的争夺。一一三团在此高地三得三失,三营长张琦在冲锋中身中数弹,临终前还高呼:“弟兄们,为了祖国,为了民族,拼呀!”战士们见营长倒下了,个个饱含着热泪,前仆后继地冲杀了上去。

  这场血与火的搏斗,从上午8点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仁安羌油田的山凹里积起了一堆又一堆的尸丘,油井和散落到四处的储油罐熊熊燃烧。中国军队终于攻克了501高地,歼灭日军1200多人,收复了仁安羌油田,使7000多濒临绝境的英军绝处逢生,同时还将英、美传教士和新闻记者500人解救脱险。三天的苦战已使英军狼狈不堪,当他们看到中国将士的时候,一个个竖起大拇指高呼“中国万岁”,眼眶中含满了感激的泪水。

  仁安羌大捷,远征军新三十八师以少胜多,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军威,打出了中国的国威。至今,英国的历史著作家还指出,英军是在中国第三十八师的支援下才逃出了陷阱,“援军的英勇行动向史迪威(美国将军,当时在缅甸指挥对日作战)和英国人证明,当这支友军遇到优秀的指挥官时,是多么的勇敢善战。”这是对孙、齐两将军最好的评价。

  “中国军人可杀不可辱”

  仁安羌大捷后,齐将军又奉命率部转战卡萨、温早等地,屡挫日军,但由于一系列复杂的国际矛盾,缅甸战局逐渐恶化了,中国远征军不得不全面向北撤退。5月11日,齐将军离开卡萨时与师部失去了联系,在撤退途中齐将军遇到了新三十八师的十几个伤兵,他便率这些伤兵一起向深山觅路前进,追寻师部。

  为了不使重伤员掉队,齐将军在路过的村中买了几条牛,让伤员骑在牛背上继续前进,他自己则不顾多年的心脏病和轻伤员一起徒步跋涉。19日他们到达乌有河畔,重伤官兵大都伤口发炎,连牛背都坐不住了。齐将军又设法买来竹子编成竹筏,让全体伤员坐在上面,顺水向下漂流。

  23日,当齐将军等走到一个叫荷马林的地方的时候,突然遭到日军骑兵的袭击。齐将军沉着应战,率领这十几个伤员与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搏斗。他向官兵嘱咐:“昔日成功,今日成仁,我们死得其所。子弹打光了,咱们就以自杀来报效祖国吧。”在日寇的围捕之下,18个人除一人落水逃生外,其余全都壮烈牺牲了。齐将军头部中了三枪,倒卧在血泊中,完全失去知觉。日军发现昏迷中的齐将军是中国军队的高级将官时,立刻为他裹伤,送回部队指挥机关。齐将军苏醒后,才知道自己重伤被俘了。

  齐将军决意以死报国,拒绝日寇为他换药,并以绝食以求速死。日寇联队长得知他是齐学启后,非常恭敬。不久,齐将军被转到了日军在荷马林的旅团部。齐将军仍然大义凛然,厉声斥责企图软化他的日寇旅团长,他说:“中国军人可杀不可辱,要杀就杀,不必废话!”日军旅团长故意拔出战刀递给他,他猛力向前夺刀向自己腹部刺去。旅团长的左右一看,连忙上前夺下了战刀。日寇万万没有想到,中国的高级将领是如此的顽强,宁死不屈。在百般劝诱无效后,日军只好把齐将军送到了战俘营。

  仰光中央监狱俘虏集中营,关押着中国、美国、英国、印度、荷兰、缅甸等各国战俘数百名,被日寇逼作苦工。齐将军到这里后,经常利用空余时间,用汉、英两种语言,向盟军战俘讲叙中外历史上的忠勇人物的故事,以及中国必胜、日本必败的道理,鼓励他们战胜困难,坚定必胜的信念。盟军战俘都深为齐将军威武不屈的精神所感动,由衷地感佩他。

  齐将军被俘的消息不久传到了南京汪伪政府。1944年5月,伪政府派叶蓬等过去与齐将军相识的汉奸一行12人,到仰光劝降。齐将军见到这些败类,大声斥骂:“你们为占领我国土领、杀害我人民的日寇作奴才,丢尽了作人的脸皮。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走狗,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你们赶紧滚吧。”遭到齐将军怒斥的叶蓬等人并不死心,又以高官厚禄,甚至贵重的礼品来利诱齐将军,但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拒绝。

  叶蓬等人经过两个月的劝诱,不见成效,十分恼怒,临走之前就挑动中国战俘来加害齐将军。叶蓬对中国战俘们说:“你们之所以不能到南京享受高官厚禄,全是因为齐学启一人不愿与我们合作。”

  齐将军在囚三年,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深受各国战俘的爱戴。但在中国战俘中也有一小撮民族败类,如蔡宗夫、章吉祥、杜学统等人,听信了叶蓬等的谣言,认为齐将军一人英勇不屈,影响了他们达到求荣的目的,因此怀恨在心。他们与齐将军处处为难,起初是不服管教,后来发展到公然对齐将军进行侮辱。齐将军对这些败类抱着挽救的态度经常加以劝导,晓以民族大义,并以自己劳动得来的报酬分别赠送给他们,感化他们。但这些已成日寇走狗的败类,不但不听劝导,反而变本加厉加紧迫害齐将军。

  1945年3月,缅甸北部日寇节节败退,日本侵略者在缅甸的统治已摇摇欲坠。蔡宗夫一伙预感盟军即将解放缅甸全境,深恐一旦被解送回国,难逃制裁,于是动了恶念,企图谋杀齐将军。他们曾试图用毒药暗杀,但被齐将军察觉未成功。3月7日,日寇最后一次对齐将军进行劝降,又被齐将军臭骂一顿。第二天晚间,在日寇怂恿下,章吉祥等趁齐将军上厕所的时候突然行刺。齐将军被尖刀贯穿腹部,当场倒地。

  齐将军被刺后,同监的英国军医想尽各种办法,找来一些药品,请求为齐将军施行手术,竟被日寇拒绝。齐将军的伤势因为得不到治疗,很快就恶化了。在这期间整个集中营的战俘们都为齐将军的被刺而感到悲痛,他们只有每日为齐将军的生命虔诚地祈祷。5月13日晚10点,齐将军终因伤重不治,饮恨辞世。盟军战俘十分悲痛,纷纷索取遗物,留作纪念。

  齐学启将军是中国军人的榜样,他在敌人的屠刀下没有丧失气节,体现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威武不屈的高贵品质。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追赠他为陆军中将,移葬于长沙岳麓山。抗日名将、原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赞曰:齐学启 “之在仰光狱与文天祥之在燕京狱相提并论,其浩然之气与夫所以塞苍冥、立人极者,固无异也”。

  (作者单位:西非华声报)

上一篇:长沙天心阁抗日烽火
下一篇:湖南战时儿童保育院

责任编辑:左晓
最后更新:2017-07-23 08:39:42

专家论坛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