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 > 名家谈抗战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侵华日军在长沙的暴行

添加时间:2017-07-17 15:38:16 来源:陈先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日机对长沙地区的狂轰滥炸

  抗日战争时期,日机频繁深入中国大陆腹地,对人口稠密的城市狂轰滥炸,惨杀无辜。长沙是日机轰炸的重点地区。从1937年11月至1944年6月,日军飞机先后对长沙市空袭100余次,投掷炸弹、燃烧弹4000多枚,炸死2000余人,炸伤2300余人,炸毁房屋3000余栋。

  1937年8月5日,日机首次飞临长沙上空,盘旋数匝而去。8月21日21时,长沙市防护团接到“敌机多架由武汉向长沙飞来”的情报,便立即发放防空警报,全城实行灯火管制,而日机未来,市民虚惊一场。这是长沙市发放的第一次防空警报。11月24日下午,日机首次轰炸长沙。4架日机在小吴门及火车车站投弹7枚,炸死54人,炸伤58人,炸毁房屋54栋,铁轨16米,市民异常惊恐。

1937年11月24日日机轰炸长沙火车站后的惨状

  1938年2月9日上午,日机8架轰炸火车东站、新河飞机场,炸死炸伤数十人。2月17日上午,日机7架再次轰炸火车东站、新河飞机场,炸死炸伤数十人。据长沙《大公报》报道:“9日和17日两次轰炸,人员伤亡近百人。”

  同年4月10日,日机3次、每次9架轰炸湖南大学、清华大学等校区,投掷炸弹、燃烧弹200余枚,炸死炸伤学生、居民、游客100余人,湖大图书馆被毁,烧毁图书20余万册,2栋学生宿舍和全部教学仪器被毁,科学馆被毁1/3,直接经济损失30多万元。

  5月21日,日机9架在市区8处投弹30余枚,死伤300余人,毁房60余栋。8月25日至26日,日机36架次投弹100余枚,轰炸天心路、居士林、浏正街、肇家坪、桂花园、潘家坪等地,死伤100余人,毁房50余栋。

  1938年8月17日上午10时15分,日本飞机18架,分两批,各9架,同时侵入市区南面和东北面。这是日机第7次空袭长沙,被轰炸的地区有东瓜山、大椿桥、太乙寺、同仁街、茶园巷、枣子园、青龙庙、惜阴街、六铺街、小蚂蚁巷、大雨厂坪、粪码头、中山路、宝南街、伍家井、望麓园、乐古道巷、局关祠、局后街、经武路等。其中,在东瓜山、大椿桥、中六铺街等一带贫民区投弹40余枚,并以机枪扫射,炸毁民房80余栋,死伤300余人;同时在中山路、宝南街、望麓园一带较繁荣地区投弹30余枚,炸毁商店90余家,死伤20余人;在乐古道巷、局关祠一带投弹10余枚,死伤100余人,炸毁烧毁房屋60余栋;在经武路一带投弹10余枚,炸毁商店80有,民房10余栋,死伤10余人。

  这次日机共投弹120余枚,死伤平民833人,其中死312人,重伤212人;炸毁烧毁民房、商店300余栋,造成1000多人流离失所。这是长沙市在八年抗战中,日机轰炸投弹数量、死伤人员、毁坏房屋最多,被炸面积最广,经济损失最大的一次。

  日机空袭长沙后消防队员奋力救火

  现住茶园巷已90高龄的陈三爹那时就住在这里。据他回忆:他家前面是口塘和苋菜地,离湘江不远。飞机一来,炸弹如同落雨一样,河里、塘里、菜地里都是死尸,有的只见一只脚,有的只见一只手。隔壁楼上、箱子上都挂的是肉和皮,苋菜被炸得只剩个梗。当时,他的娘正怀孕在身,在塘边洗衣服,被炸了嘴巴,由于无钱医治,以后就长成了歪嘴巴。一姓曹家庭全家10人,当场就炸死了4人。一个妇女被炸穿了肚子和炸断了手,她两次爬到塘里都被救了起来,经送医院终因抢救无效而死。她小孩不到一岁,也在坐栏里被炸弹震死了。

  1938年9月6日,日机9架首次轰炸宁乡县,在距县城5公里的历经铺投掷重磅炸弹12枚,飞机场跑道被炸毁,炸死农民5人。11月10日,日机27架首次轰炸浏阳县城,持续1小时之久,投弹100多枚,炸死炸伤800多人,炸毁居民房屋1300多栋,县政府及南台书院等古迹被炸为废墟。1939年5月16日,日机4架首次轰炸长沙县,在乔口镇投弹20多枚,炸死10余人。

  1939年9月至1944年6月,日军4次进攻长沙,日机对长沙地区的轰炸也随之升级。1944年6月19日长沙沦陷后,日军仍未停止对长沙市郊的空袭。11月某日下午4时左右,近20架飞机从长塘湾调转头到鸭子铺上空,炸弹10米到20米一颗,顿时一片火海。一位谢姓妇女,一手抱着一个小孩,3人烧死成一团。这天共被炸死9人。据不完全统计,八年抗战期间,长沙市城区及郊区遭日机轰炸81次,409架次,投弹1455枚,炸死平民509人,炸死1884人,炸毁店铺住宅1293栋;长沙县(含今望城县)遭日机轰炸29次,炸伤131人,炸毁店铺住宅113栋;浏阳县遭日机轰炸26次,184架次,投弹370枚,炸死炸伤平民922人,炸毁店铺住宅1400栋;宁乡县遭日机轰炸8次,103架次,投弹411枚,炸死炸伤平民216人,炸毁店铺住宅215栋。

  日军侵犯长沙市郊时的种种暴行

  1939年9月至1944年6月,侵华日军4次进攻长沙,并曾两度占领长沙,长沙城外围郊区是首当其冲的受害地区,日军每进驻一个村庄都伴随着烧、杀、奸、掳,犯下一桩桩令人发指的罪行。

  1941年农历八月初七,日军从城东浏阳河湖迹渡进攻长沙,上午八九点钟进入鸭子铺村时就开始杀老百姓,一次就杀了59人。徐启明一户7口人,有6人躲在猪楼坑里,日兵一个手榴弹将6人全部炸死。陈金华一户,开一家小豆腐店,全家6口仅留下他一人,其他都是被日兵用刺刀刺死的。这一天被日寇残杀者达87人,房屋被焚毁66栋。凡不及逃走的妇女,均被奸污了,无一幸免。

  1941年农历八月初,日寇第二次进犯长沙时,花桥地区是日军进退的要道,多次遭到日寇的洗劫。家住今晏家屋场(今马王堆乡)的黄念四,为躲避日寇,携妻带子挑着行李外逃,当行至花桥钟馗庙(今黎托乡花桥村)时,被日军抓获,绑在一牛车篷的石柱上,首先由几名日兵轮番抽打,随之唆使狼狗撕咬,黄高声惨叫,全身血肉模糊。随后,日寇用刺刀朝黄满 身乱捅,鲜血四溅,直到折磨至死。九峰乡(今东屯渡农场)杨家老屋的周爱华被8个日寇在光天华日下轮奸。每个日寇强奸后,就用水冲洗一下下身,不断地冲洗,不断地强奸,兽性发泄完,被奸女已奄奄一息。

  日寇还在花桥地区大肆烧抢。1941年农历十一月,日军6师团、3师团、40师团,自东、北、南三面猛攻长沙城,均经过东屯渡地区,所到之处都实行抢光、烧光。长塘园陶起凤(陶澍后裔)庄院是一栋富丽堂皇的庄园式四合院。进院有80级麻石阶台,两层楼房有正房40余间、杂屋平房10余间,周有稻田百亩。当时陶户房产全部租给了佃户张菊生一家。日寇一进庄院,首先把他们的几头耕牛、数十头猪杀掉,几百石稻谷抢光。然后将全部家具、农具打烂当柴火烧光。最后在撤退之前又纵火烧屋,将建筑面积1200多平方米的庄园及所有财产付之一炬,损失最低估算不下150万元。

  1941年农历十二月十九日,日寇从庆华乡石头岭木家坡过,走一路,烧一路,杀一路。村民粟桂发上山寻找外公外婆,在死人堆里爬来爬去,亲眼看见一个坑里横着10具尸体。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外公、外婆的尸体,只见每人身上都刺了7刀,两手在地上抠得血红肉烂,是活活痛死的。黄石渡双麻屋彭氏夫妇,儿子走兵外逃,儿媳怀孕临近产期逃不了,被日兵抓住强奸。婆婆公公看见媳妇遭蹂躏,想去解救,结果被日寇杀害死在堂屋里。媳妇被日寇4人轮奸后,两边大腿各刺一刀,当场死亡。死后,肚子里的孩子还在抽动。黄石塘附近的板石塘,是一个近百亩的大水库,日军进村后,一次就在此塘将村民淹死25人。有的是被日寇追赶枪杀刺死推往塘里,有的妇女是被日寇强奸后跳塘自杀。

  夫妇在哭唤被日军杀害的孩子

  1944年日军第四次进攻长沙。农历四月十五日,日军进入水渡河,所到之处见东西就抢,见人就抓,男的抓去当苦力,女的抓去强奸。7月7日,连抓了3次的马五妹子被日寇强奸后跑了回来,3个日兵跟踪到了八斗坪。刚一进村,在几百米远距离外就开枪,第一枪打死了徐凤仙的娘,第二枪把徐凤仙表姐陈淑华的肚脐打得流了出来,当场死亡。然后,日寇朝着对面住房胡乱开枪,刚跑回来的马五妹子与她的三娘母一道被打死。这一天,在村的15人除12岁的徐凤仙和一个一岁的小女孩幸免于死外,其余13人均死于日寇枪下。

  1944年6月,长沙沦陷,烽火四起。8月的一天,4名日寇在九峰乡(今长沙市园艺示范繁殖场)塘树坝一带掳抢打闹,被地下游击队捕获了3名,逃走一名。时隔不久,一群日寇窜来村庄,挨家挨户胡乱抓人,纵火烧毁蒋家大屋、莫家垅等房屋。被抓走10多人,其中4名老人被刺刀戳穿手心,用铁丝将4人串在一起,拉扯到日军驻地,活活打死。强奸逼死2人,其中一少女被奸污后含恨投水自尽,另一少妇逃脱时被日兵枪杀。无故开枪打死5人,一农民躲入竹棚,被日寇发现,被连捅8刀,惨遭杀害。

  1944年6月日军58师团占驻洞井乡,到日军投降撤走止,共一年零二个月时间,洞井乡人民饱受日寇的种种暴行。日军刚到洞井时见人就抓,抓去当苦力,几天时间抓走1254人,占当时男劳动力的56%,其中折磨致死的有285人,至今杳无音信的有113人。被抓去的劳工要干繁重的苦力活,还要忍受饥寒交迫的日子。一位叫邹德安的村民抓去干了6个月的苦力,天天挑担子,每餐只给一个饭它吃,晚上10多人关在一间房内,无论冬冷夏热都睡在地上,逃回时瘦得皮包骨,不像人样。有一次逃跑未成,被日寇把手脚捆了,吊在屋柱上,用竹扁担打,用枪把捶,打得遍体鳞伤,血流满身。

  日寇在洞井乡杀人纵火,无恶不作。就在日寇进犯当月的一天,几个日寇用枪上的刺刀挑着2个不到2岁的小孩,举得高高的,在洞井铺街上遨游,寻求刺激。这一年多里,洞井地区死亡和逃失的小孩据不完全统计有550多人,被杀害的村民有85人。华村窑一蒋姓老人在洞井铺大坪屋里,被日寇用东洋大刀把肚子划开,肠子流出体外,死后两眼不闭。一年多时间里,洞井地区共被日寇烧毁房屋21栋160多间,抢走和宰杀耕牛89头,打死、宰杀、抢走肉猪1750头,山羊85头,鸡鸭25500多只,抢走粮食不计其数,估计全乡经济损失在300万元以上。

  同年6月,日军34师团进攻长沙河西地区不久,岳麓山乡、望岳乡等地均被日军占领。日寇在长沙河西地区也是罪行累累。农历四月二十四日,岳麓山乡熊税强、李少华等20多位村民被掳去当苦力,抬伤员、挑粮食,稍有怠慢就要挨枪托欧打,最后只有熊税强等3人生还,其他人全死在日寇的刀枪之下。日寇在望岳乡伍家巷搜括民财时,一次抓了8个老百姓,活埋了6个。荣木乡风家巷一次被日寇杀死17人。更惨无人道的是,日寇在桃花村把守辣椒的张金板绑在电杆树上,将腰部以下的皮肤全部剥下来,一天一夜才活活折磨致死。岳麓山乡、望岳乡被日寇奸淫的妇女无以数计,被逼奸而跳塘自溺的就达数十人之多。岳麓山乡村民黎团五的媳妇听说鬼子进了村,跳入粪坑躲了起来,但日寇仍未放过她,把她从粪里拖出来,扔在屋前塘里洗了洗,就在塘岸上强奸了,以致她含恨自尽。

  侵华日军第四次进犯长沙时,曾3次到东岸乡一带驻扎或路过,共杀害无辜农民108人,强奸、轮奸妇女71人,烧毁民房88间,抢走耕牛51头。1944年农历十月,日军58师团在周公屋(今姚家托)抓了20多名地下游击队员和当地百姓,强令他们自己挖坑埋自己,坑挖好后,对准坑一枪一个,全部被杀。日寇在庄家岭把躲在厕所里的曹氏妇女拖上山扒光衣服强奸,奸淫完后竟把一根竹棒插入妇女阴道,当场死亡,惨绝人寰。

  (本文据有关三亲史料及历史文献整理,作者为湖南省文史馆馆员)

上一篇:湖南南岳忠烈祠-中国最大的抗战阵亡将士墓地
下一篇:长沙天心阁抗日烽火

责任编辑:左晓
最后更新:2017-07-23 08:39:33

名家谈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