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百岁苗族远征军老兵隐居古寨五十八载
2020-10-22 11:46:09   来源:通讯员 文隽永    点击:

  2020年10月11日,持续一个多月的阴雨绵绵天气终于放晴,金色阳光洒满黔山秀水,处处充满丰收的喜悦。

  位于夜郎故里、黔中古镇长顺县的广顺镇石洞村凯柱苗寨像过年一样热闹。

  贵阳、黔东南、安顺、黔南等地的志愿者自发地赶到这里,与少数民族同胞一起,为一位既普通而又传奇的世纪苗族老人过100岁生日,整个苗族村寨欢歌笑语,鞭炮声声。

  这位老人名叫金光忠,曾是一名中国远征军战士,远赴印缅抗日战场;曾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参加华北、海南岛等解放战争;他还是一名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员。半个世纪来,他没有因功炫耀,而是收藏着自己的军功章,隐居于大山苗寨内当一名普通农民,默默无闻地生活至今,五代同堂。

  他亲历10多年南征北战的军旅生涯鲜为人知。

  笔者能发现并了解金光忠老兵的身世,缘于一次偶然遇见。

  重走红色长顺之路

  2016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笔者以此策划“独走抗战路和长征路”公益采访宣传活动,并于当年6月16日,踏着红色足迹到长顺县,挖掘采访红色文化故事。

  当天,笔者在中共长顺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融媒体中心主任陈荣陪同下,先到县档案局(馆)、县史志办等部门查阅收集相关史料。

  当翻阅一本由长顺县档案局编、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发现红色之路----长征路上的长顺》(2006年)第98页,有作者柏士良采集整理题为《我和红军一起吃过饭》文章,

  该文末尾寥寥几笔简单记录了文中主人翁金光忠老人的基本信息:“我是17岁被抓去当兵的,1948年在东北起义,1949年解放海南岛,1950年入朝打美国鬼子,回国后被安排在长顺县土产公司工作,1962年因政策原因精简人员、我没有文化,自动离职回家务农到现在。”

  该文采访时间是2006年7月20日,金光忠时年83岁。

  笔者心中暗想,按照金光忠的年龄推算,也许他就是一名抗战老兵。

  于是,笔者立即与陈荣副部长商量,由他联系广顺镇及石洞村,打听金光忠老人是否还健在。

  不一会儿,对方反馈信息,金老兵还健在,并正在家里。


2016年6月16日笔者第一次采访金老兵

  笔者决定放弃其他采访,立即急速驱车赶到凯柱苗寨金光忠老兵家。这时,金老兵穿着沾满泥土的破旧中山装,脚穿满是泥浆的破旧球鞋,右手有3个拇指有些弯曲,左手腕戴着一块表,抽着廉价的“黄果树”牌香烟,个子瘦小精干,留着山羊胡子,头发花白,记忆思路清晰,精神矍铄,看不出他是一个90多岁的老人。他和老伴一起在其儿子修建的砖混结构新房居住,其部分子孙都在外省打工,两老口每天生活起居完全自理,还可以下地干一些简单的农活儿。

  九旬老农原是远征军老兵

  当笔者一行向金老兵说明来意后,他先是用诧异的眼光看了看眼前的“不速之客”,他考虑了一阵,才去卧室翻出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复员建设军人证明书”、“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立功证明书”、华北、海南岛解放纪念章及一个木质小茶壶(雕刻有“海南岛”字样),以此证明他是一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复员军人。

  由于,金老兵为人忠厚老实,处事低调,不善于吹嘘炫耀。当地政府、寨邻亲友及其家人都只知道他是一名打过仗的农村退伍老兵。但是,究竟经历了哪些战争?到过哪些地方?至今没有人完全说得出一二三。

  笔者向金老兵再三说明这次慕名采访缘由:我们是专门收集挖掘整理记录散落于民间的抗战老兵的抗战史的新闻记者和志愿者,希望老人打消心中疑虑,如实讲述。

  笔者细问金老兵:“金公,你17岁就去当兵,去过哪些地方?打过哪些仗?有没有打过日本鬼子?”

  金老兵稍作镇静后面带自豪感地回答:“我咋没打过嘛我打的仗多呢,无法统计,你不要小看我呢,我还去缅甸密支那打过日本鬼子呢!几十年来,没有几个知道我去过缅甸打过仗,因被早些年的各种运动搞害怕了,幸好我没有文化,是一个普通农民,没有受到影响。”

  金老兵说完,笑呵呵地吸了几口烟,吐出的烟雾圈儿环绕老人银发。

  随着,金老兵打开封存半个世纪的抗战秘密,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96岁的文盲农民,首次面对媒体讲述了他的抗战史,并且能够毫不思考地说出自己70多年前所在的抗战部队番号,回忆起在缅北丛林与日军作战的一些细节,与史料记载的基本吻合。

  笔者暗自惊喜,就是我在苦苦寻找散落民间的抗战老兵,尤其是中国远征军抗日老兵。


金老兵和他立功证书(2016年6月16日摄)

  笔者再综合金老兵的口述及有关证件信息,对他的军旅史有了清晰了解,他有关证件名字是:“金光忠、金长生、金常生”。出生年月日也不统一。

  金老兵说:“我没有文化,虽然随部队从缅甸开始打仗,经过10多年打仗,送广州、香港到东北辽宁,再转回湛江、海南岛,又返东北,跑了大半个中国。但是,乡音(苗族口语)难改,是部队干部听我说的,就随意填写了名字。”

  如今,金老兵的身份证信息显示:“金光忠,男,苗族,出生日期是1921年3月8日。”

  他说:“其实,我的准确出生日期是,生肖属于鸡,也就是民国十一年(1921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

  1940年农历7月间,我被抓壮丁入伍,随队走路到云南祥云县编入云南驿,被编入辎重兵团,配合宪兵大队运输军需品到越南。

  1942年下半年,我随部队在昆明巫家坝机场接受体检合格后,随部队坐飞机,沿着驼峰航线,坐飞机到印度汀江机场,进入蓝姆迦训练基地,被编入中国驻印新1军(军长孙立人)50师(师长潘裕昆少将,副师长杨温少将、谢树辉少将)148团(团长姓王)3营8连步兵排士兵。

  我随部队在缅甸密支那、孟拱河谷、加迈、八莫、昔卜、平卫等地抗击日寇。1945年4月从八莫坐飞机归国到陆良。8月,随部队准备前往广州,途经广西南宁、梧州、贵县一带,途中听到日本宣布投降消息。随后,到广州参加日军投降仪式,先后驻扎广州白河洞、石灰塘和香港九龙等地。这支部队是自1842年《南京条约》后踏进香港本土的首批中国军人。

  农民老兵南征北战十余载

  根据金老兵口述及其珍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复员建设军人证明书”(1955年10月,国防部长彭德怀签)信息显示:

  “金长生,贵州省长顺县广顺区石洞乡人,8岁至12岁放牛,13岁至17岁种田,18岁干活,19岁当国民党军队,21岁解放。1948年10月25日,在辽西解放入伍,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部队43军127师381团2营8连,至1953年10月,先后担任战士、副班长、侦察员、副排长,学员(127师速校)。1950年1月1日,在湛江遂溪申请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11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0953部队第1训练团14连任学员。立小功4次。1955年2月,被列为预备役部队,应领取“生产资助金”410万元(旧币)。”

  另据金老兵珍藏其“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立功证明书”信息显示:

  “金常生,381团侦讯连,侦察组组长,1951年5月27日累积立小功1次,在江西立艰苦功小功2次,吃苦精神好,工作积极;在海南岛立艰苦功小功1次,吃苦耐劳好,团结好,纪律观念强,战备工作积极,不怕困难,能完成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三百八十一团政治处组织股。”

  金老兵说:“你是记者,我想麻烦你去长顺县以及上级有关部门反映一下,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们也去朝鲜打过仗,只不过时间很短。但是后来说我们不是抗美援朝志愿军,所以没有享受到抗美援朝补助”。

  于是,笔者查阅了关于解放战争中的“43军127师381团”相关史料信息显示:

  第43军127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最为悠久的部队,是第四野战军的头等主力师。这支英雄部队从东北松花江转战至海南岛,历经主要战斗100多次,涌现出了“渡海先锋营”、“英雄连”、“钢铁连”等一批英雄模范单位和个人。

  由此看出,金老兵所在的部队没有参加抗美援朝战争,难道是金老兵记忆模糊?此有待考证。

  1955年2月,金光忠所在部队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0953部队”。1956年2月复员,被组织安排在长顺县土产公司工作。1962年,积极响应有关国家精简职工安置政策,因其没有文化,主动申请自动离职回家务农,隐居乡野到现在。金老兵先后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经历血与火、生与死无数次。目前,他仅享受农村复员军人、高龄生活补贴等国家政策待遇。

  百岁老兵晚年得到安慰

2017年2月5日,志愿者慰问金老兵合影

  2017年2月5日,笔者邀请贵阳、凯里、都匀、惠水等地20多名志愿者,赶到金老兵家,以贵州省青年志愿者服务基金会和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的名义,向他赠送了印制有“向为了民族自由解放事业而浴血奋战的前辈致敬-----抗日英雄民族脊梁,功昭日月国人共仰”字样的锦旗,还赠送了500元的初访致敬金及其它礼物。

  广东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了解此信息后也表示,从本月起,基金会将按月或按季度发放300元至1000元不等的补助金。

  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也将金老兵纳入陪伴计划,每逢年过节等节假日,贵阳、黔南等地志愿者都会自发地去慰问看望金老兵,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还有,中国远征军新编三十八师暨黔南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广东梅州市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协会等省内外有关民间机构组织也经常予以关心及慰问,并挖掘整理他鲜为人知的战斗史,让外界更多的年轻人知道这位深居大山苗寨的“无名英雄”。

  令人遗憾的是,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全国广泛开展普查抗战老兵慰问活动,并可获得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但是,长顺县没有普查到金光忠老人“抗战老兵”身份,也就没有得到慰问金及这枚珍贵纪念章。

  令人欣慰的是,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长顺县人民政府积极为金老兵申请获得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2020年9月,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长顺县委退役军人事务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汤虎城带队,代表县委、县政府为金老兵及县里另外一名抗战老兵徐以根分别送去了2000元慰问金及礼物。

  在春节、八一建军节、国庆节等特殊节庆期间,长顺县党政领导及有关部门都会上门慰问金老兵,一些学校还组织学生拜访金老兵,请他讲述革命精神。以此,金老兵成为长顺县红色文化传播和健康养生长寿的“活教材”。

  “山中自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2020年10月11日(农历八月二十五日)是个好日子,因为今天不但天气好,还是金光忠老人迎来100岁生日。

2020年10月11日,100岁的金老兵与其87岁的老伴付子芬相依相伴走过半个世纪

  远在广东、浙江等地打工的子孙请假赶回家,宰杀大肥猪,采购鸡鸭鱼等食材,为金老兵筹办热闹喜庆的寿宴。

  这天一大早,金老兵身着崭新仿制军装,佩戴纪念章及奖章,拄着拐杖,与 87岁的老伴付子芬,一起手牵手,相依坐在家门口笑迎八方来客。

  当地寨邻及亲友晓得此消息后,以微信、抖音、电话等方式相互相告,提着烟花鞭炮,抬着寿匾(寿联),纷纷前来祝贺道喜,都想沾沾金老兵及其老伴的寿缘。

  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70多名志愿者自筹资金购买寿匾、鲜花、蛋糕等,也分别从贵阳、黔东南、安顺、黔南等地前来石洞村为金老兵祝寿。

  由金老兵家人和志愿者联合购买了两个设计由10层组成的大蛋糕,寓意每层代表10岁,共100岁。


2020年10月11日,百岁金老兵全家福

  志愿者团队在房墙上挂起一幅显目的大红布标“敬贺抗战老兵金光忠老人百岁寿诞”;在院坝立展示架,展示金老兵半个世纪前鲜为人知的十年烽火岁月简历:

  “……万米驼峰飞渡,新平洋日夜练兵,东往故国,义愤填膺,恨不得早日挥刀直驱,荡尽倭贼,凯旋而归……。万兵之事已渐远,众生安享太平,岁月一片静好,边远乡村慈颜白发长青,谁知曾是驱驰疆场的虎贲?谁晓曾为家国负重前行?”

  “大道三千,不负忠良,终得长享天伦,欢度期颐之寿庆。八方后辈,络绎而来,沾百岁寿辰之喜悦,表一片赤诚之敬仰。卫国者,功昭日月,寿与天齐!”

  大家为金老兵合唱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以及由志愿者自创的“团歌”---《老兵颂》和《老兵》等歌曲:

  “老兵,九死一生的老兵啊,锦绣河山是你用生命捍卫的乡关;啊,老兵,慷慨赴难的老兵啊,耳畔回响的是你英勇悲壮的呐喊,热血男儿已一个个走向风烛残年!请接受我们迟来的探望,迟来的祈福和祝愿!”

  “那是岁月里的风,吹散你心中的痛,回首往事如烟把那前尘相送,壮志的心盛满家乡的酒约,一段年华不老的梦--------啊。”


2020年10月11日,百岁金老兵与志愿者合影

  笔者在现场向前来为?金老兵祝寿的亲友讲述了如何偶然发现,并深入采访揭秘金老兵75年前鲜为人知的援缅远征军抗战史。这时,大家才完全知晓,纷纷为金老兵鼓掌点赞。


2020年10月11日,志愿者和众亲友为百岁金老兵祝寿现场

  如今,金老兵的子女专门为其购买了一套仿制军装,佩戴解放战争及和平建设年代获得的各类纪念章及奖章。每逢年过节或有领导、外界客人及朋友来看望慰问,他都会穿着这套军装,胸前的纪念章及奖章如同他的名字一样“金光闪闪”,总是笑眯眯的大胆地讲述他亲历的烽火连天的革命战争史,他总是说,党和国家始终没有忘记我们,更没有忘记那些无名英雄和先烈。


饱经风霜的百岁金老兵(2020年10月11日摄)

  当天,笔者邀请刘刚(老兵后代、出车)、胡洪森(湘籍都匀石蛙产业园老板、出车)、莫兴群(老兵后代)、周金兰(老兵后代)、李涛(老兵后代)、韦祖仲(老兵后代)、陆景珍、韦全菊、陈治晓等10名黔南志愿者,结伴自驾,一路北行,除了专程为金老兵祝寿外。还沿路拜访了现居惠水县好花红乡的原青年远征军205师现年93岁老兵王泽礼,居长顺县城的原74军现年94岁老兵徐以根,居广顺农场的原新四军老二师现年98岁老兵陈士义,居广顺农场的原黔军24军先谴队现年97岁老兵贾应举。

  黔南志愿者除为金老兵送去1000元(每人100元)礼金外,令人感动的是,都匀“石蛙产业园”董事长胡洪森为5位抗战老兵分别赠送了2瓶养生石蛙汤(每瓶市场价400元,共计价值4000元);都匀健达农业种养殖业有限公司陈永健也为5位老兵分别赠送了来自斗篷山原生态绞股蓝饮品。黔南志愿者在初访广顺农场拜访修文籍九旬抗战老兵贾应举时,见他和八旬老伴窝居破旧的职工房,每天还在房屋周边干活种地,收获一些包谷、红薯及蔬菜,生活居住环境极差,心情很不是滋味,现场每人捐100元(共计1000元),以表黔南志愿者对老兵的敬重和心意。

  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普通老兵曾为中华民族自由解放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而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从枪林弹雨中幸存,散落民间半个世纪,默默无闻地生活至今,从不炫耀显摆。这就是伟大的革命英雄精神,让青年一代向这些老兵致以崇高的敬礼!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10-22 16:29:2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南(充) 遂(宁)志愿者携手慰问百岁抗战老兵

下一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70周年暨抗美援朝精神当代价值论坛在益阳开讲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