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廖欧阳蘅女士口述:我所知道的廖耀湘
2020-11-20 10:08:00   来源:人民网    点击:

  为表彰廖耀湘在缅甸战场的卓越战功,史迪威给廖耀湘颁发勋章

  “我来大陆以后才发现大陆人对我公公廖耀湘很熟悉哦,书上常常都提他,每个人都说哎呀我们都知道他,是抗战的名将,而且肃然起敬,在海外反而都不怎么知道他,在台湾是绝口不提他,认为他是个降将,不管他当年在抗战中有什么战绩。”五月刚刚立夏,在北京798的一处僻静处,廖耀湘独子廖定一的妻子廖欧阳蘅女士携曾孙女廖志宇女士接受记者的专访,廖欧阳蘅出身军旅之家,父亲是国军空军将领,现居美国洛杉矶,因为丈夫廖定一和婆婆的缘故,了解了很多关于廖耀湘将军的往事,适逢反法西斯七十周年,来到北京,面对记者,把那些尘封在记忆中的刀光剑影、点滴亲情如溪流般娓娓道来。

  南京保卫战死里逃生

  廖耀湘1906年4月12日出生, 1968年12月2日逝世,很多人对这位国军名将的了解来自于著名的电影《大决战》辽沈战役,片中,在共产党军队的围攻下,廖耀湘兵团土崩瓦解,士兵狼奔豕突。但事实上,廖耀湘作为一支在抗战中磨练出来的国军精锐部队的首长,曾经是痛击日军的中国远征军主力部队,是一位二战中享誉海外的中国将领。

  廖耀湘,湖南邵阳县人,名字有光耀三湘之意,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1930年以上士资格被蒋介石钦点公费留学法国圣西尔军校。1936年以机械化骑兵专业第一名成绩毕业。同年回国,任国民革命军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骑兵队少校连长,军士营学兵连连长。1937年11月,廖耀湘参加了抗击日军的南京保卫战。由于指挥失误,南京很快不保,唐生智等高阶军官纷纷抛下士兵跑路,几十万士兵乱成一团。

  “廖耀湘将军是坚持抗击日军的军官之一,他率领他的学生们在南京北门防守,一直打到最后一刻。城破之时,廖耀湘当时已经受伤了,躺在死尸中,侥幸逃过了日军对尸体的刺刀检查。为了脱险,廖耀湘穿上平民的衣服扮成难民逃亡,但随身仍然携带着枪械,随时准备战斗。那个时候,日军正在南京城里到处捕杀像他这样的残败游卒,我听人说,只要是青壮年男人手上有茧,头上有帽檐印的,都会被当场杀死。

  在逃脱的时候,很多史料都说廖耀湘直接到了栖霞寺,其实不是,他先到了一家米店,米店的和老板听出他是湖南腔,一开口肯定得露馅,就让他装扮成自己的哑巴儿子,这才躲过一劫。在此之后,才又丢掉枪支,躲进栖霞寺,当时南京边的长江江面已经是日本海军的天下,稍有动静,便会有机枪扫射。既使如此,仍然有船夫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帮助国军官兵渡江,一周后,廖耀湘趁夜雇船偷渡到江对岸,看到国军归拢部队的告示后,在瓜埠终于找到了国军部队,跟随部队转移到武汉。后来,南京光复后,廖耀湘回到栖霞寺感谢主持,当米店老板提着两只鸡去看他时,他马上出营去看米店老板,说这是我的救命恩人。”

  中国虎缅甸扬名

  南京城破,三十万中国军民被日军杀害,也有像廖耀湘这样逃出来的国军有生力量,再次投入到抗战之中。随国民政府转移至武汉后,廖耀湘升任军官训练总队上校大队长。1939年9月,国军第五军奉命南下广西昆仑关,昆仑关位于广西,群山环抱,已被日军占领,威胁陪都重庆的安全。廖耀湘此时已任该军所辖新22师副师长,作为参战的国军主力,誓言攻下昆仑关。第五军的200师和新22师当时是国军装备最好的机械化部队,对手是号称“钢军”的日军第五师团第21旅团。是役廖耀湘身先士卒冲锋,击毙敌旅团长中村正雄及4000余日军一战成名。昆仑关大捷,是蒋介石嫡系部队取得的一次重要胜利,给挣扎在抗战中的中国军民一剂强心针,战后廖耀湘升任新22师师长。

  1942年3月,廖耀湘率新22师远征缅甸,接应因英国人擅自撤退而成为孤军的200师。但是当日军第56师团堵住回国路时,廖耀湘冲击日军防线的建议未被采纳,只得奉命全军进入野人山。在野人山,新22师损失过半,数千官兵永远留在了山上。

  “当廖耀湘率领远征军赶赴缅甸时,我的婆婆为了离廖将军近一点,带着独子廖定一把家从昆明后方搬到了尼泊尔。但自从廖耀湘进山,就再也没有关于他的消息。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一大群华侨到家门口放鞭炮,欢呼雀跃,那时的华侨特别爱国,我婆婆那时才知道廖将军他们终于走出了野人山。这时也才了解到7000人的官兵进山,走出野人山只有3000多人。这些官兵走野人山的时候,没有路,只有荒山瘴气,廖将军就自己带着士兵拿着刀,砍树开道,腿上都是爬满了蚂蟥,也没有水喝,只有泥水脏水,也没有干粮,牛马杀光,啃树皮、野草、芭蕉根维生,牺牲了4000千多人。

  走出野人山以后,廖将军他们去了印度,在蓝姆伽集训,当时国内青年学生大批从军,号称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远征军吸引了很多高素质的学生兵员。在这个时间,廖将军及时把他对日作战的经验写成了《小部队战术》和《丛林作战手册》两本书,回答如何在丛林中作战和生存?怎么在山洞里面生活,怎么吃蛇、蚂蟥维持生命。因为人人怀着一颗复仇的心,部队的训练非常严格。再加上美国人为中国驻印军配备了全套的新式装备,廖将军的新22师无论从武器装备还是战斗意志都像蓄势待发的利箭一样。”

  1943年10月,第二次缅甸战役打响,廖耀湘率部与孙立人部二进野人山,占领了胡康河谷,攻克于邦、下孟关、攻占瓦鲁班……新22师在瓦鲁班一役中,大胆穿插,突袭日18师团司令部,缴获其发布作战命令的印鉴。整个二次战役,新22师采取迂回、突破战法,以4个步兵团痛击号称“森林战之王”的日常胜军第18师团,缴获大量枪支弹药,歼敌两万余人,敌师团长自杀,终于为埋骨野人山的战友雪恨。此战也成为二战中国军队森林战的经典战例,战果卓著成中国军队在抗战中的亮点。蒋介石给廖耀湘的电报上只有三个字:“中国虎”,新22师获得虎旗一面。

  廖耀湘与夫人廖黄伯溶合葬于南加州新港海滩太平洋观景墓园,墓碑上写着:至爱廖耀湘将军和廖黄伯溶夫人永远相伴。

  我有一个心愿

  “廖将军是个对部下很好的人,战场上他都是让他的部下先走,他最后一个留在那里。他也没有什么架子,很受官兵受戴。廖将军他们打回野人山时,看到大片远征军的白骨,有些是围坐在枪械周围,很伤心。当时,他已经被调往芷江会战前线,但还是请求蒋介石说,我有一个心愿,希望能安葬这些英灵,得到批准后,在当地建了一个很大的远征军墓园,把那些魂断异国的中国官兵安葬下来,现在海外在一些纪念日还有很多人去缅甸去拜祭那些英灵。后来,很多年后,每年我的婆婆即廖夫人在台湾或者在美国过寿时,他的部下都会来看望,他们还每人写一篇回忆野人山的文章,最后结集成一本书叫《血战野人山》。

  廖耀湘在印缅时,联军的统帅是史迪威,中方的统帅是蒋介石,印缅一战,远征军给全世界留下了英勇善战的现代化军队形象,战争胜利后,史迪威将军代表蒋介石亲自给他戴上了国军最高的功勋章——青天白日勋章。他还获得过美国的自由勋章。1980年代时,大陆的亲戚又寄来了一个勋章,是英国女王为了感谢廖耀湘将军在远征缅甸时保护英国军队,追赠了一枚十字勋章,我现在还保存着。后来,英国的蒙巴顿将军访华,中共还特意让廖将军去机场迎接。这说明海外都很敬佩中国那段历史。

  对日本八年抗战,中国牺牲了那么多的军人、老百姓,得到最后的胜利,我觉得廖将军贡献他的一份力量,很多中国人我相信都是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廖将军在芷江带着几万大军,虽然被安排作为预备队,但仍然起到了很重要的牵制作用。日本投降,就是先在芷江签订的投降书,廖将军当时就在台上。那时全中国人都快疯了,开心的不得了。我很敬佩他,像他这样拼死抗战八年,最后赢得胜利,他自己也作为国军的代表接受日军的投降,我很为他骄傲。”

  埋骨洛杉矶

  “我听我先生说过,廖将军当时在东北做兵团司令,他是黄埔六期,但是升得很快,一些黄埔二期、三期的还在他手底下,可能会有人心里不服气,但是他因为在国外受过军事教育,像西方人一样都是彼特什么的直呼其名;另一方面,他觉得是保密需要,说军衔的话,电话一旦被盗听,敌方就知道是在跟谁讲话。所以廖将军在电话里讲话从来不尊称别人军阶,所以有人会觉得他高傲,其实不是。家人从未听到过他对同僚、上级有过什么不满,他都是以上级命令为准。可能作战有什么分歧,会对上司有一些反驳,但是决定了以后,他都会执行。他跟史迪威将军也是这样,连跟蒋介石不怎么处得来的史迪威后来也很敬重他这个蒋介石的学生,称他General Liao(廖将军)。

  他在辽沈战役时,跟上司的意见不同,回家说蒋委员长气得拍桌子、踢板凳,在军事会议上这样发脾气。蒋介石问他,你是不是我的学生,是你就要听我的,所以他就哑口无言。最后蒋介石问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廖将军就说,我想见我儿子一面。我先生廖定一当时大概十二三岁,就一个人由副官带着连夜坐火车从上海家中赶到南京,在南京见了廖将军最后一面,就是吃了一个午饭,讲了一些任何一个爸爸都会讲的话,无非是让他好好念书,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要听妈妈话。当时廖定一还不知道这是最后一面,但是廖将军可能已经知道结果了。廖将军在家很少谈公事,不过也抱怨过,说委员长身边可能有间谍,我们的计划共军都知道。我现在看大陆拍的谍战剧,有一个片子叫《人间正道是沧桑》,哎呀共军的情报人员太厉害了,铁一般的军纪党纪。共产党的心战也厉害,在辽沈战场上一天到晚广播,亲爱的兄弟们,同胞呀,你们想一想,你们抗战八年,都没有看到你们的妻儿、父母,你们想不想他们,你们还在这里跟自己同胞打仗,是跟日本打仗不一样,是自己血肉相残,通过喊话,有些士兵就放下兵器走了,战意消减,不是那么恋战了,士气没有那么强了。

  最后澄清一点,有人说廖耀湘的夫人叫黄淑兰,死后骨灰还送回邵阳与廖耀湘合葬,这是不对的。廖将军的骨灰葬在八宝山烈士公墓,我觉得共产党做事是很公道的,廖耀湘虽然是国军将领,但是抗日有战功,所以还是进了八宝山。最后他的骨灰应我们的要求迁到美国,跟我的婆婆合葬在纽福海滩(音)太平洋观景花园的地方,墓碑上写着In Loving Memory of General Liao Yao Hsiang and Pei-Yuan Haung Liao, Joined Together Again For Eternity(至爱廖耀湘将军和廖黄伯溶夫人永远相伴)。”

  注:文中引号部分为廖耀湘儿媳妇廖欧阳蘅女士口述整理,廖欧阳蘅女士常驻美国加州尔湾市,安度晚年。曾孙女廖志宇女士任欧洲领先投行与管理咨询公司德国高驰goetzpartners中国总裁,立志于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和跨境的投资合作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11-20 10:10:1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刘源上将漫忆父亲刘少奇:不忘初心卫中华

下一篇:教育家冯国华抗战殉国:在抗日的“战声”中倒下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